第二十二章 艳福! - 极品透视

第二十二章 艳福!

从金碧辉煌出来后,吴老看见了来救援的救护车,可惜吴老的病已经好了个差不多,那辆来救援的救护车只能无功而返。 几人当即在大街上分手了,吴老表示想要开车送陆沉,却被陆沉以吴老身体不好的理由婉拒了。 至于脸色阴沉的杜冲,早就被陆沉当成空气无视了。 和杜冲打赌,陆沉只是想杀一杀杜冲的傲气,他最讨厌别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跟几人分别后,陆沉搭车回到了凌云轩,凌云轩中萧雅丽正无所事事的收拾着房子里的卫生。 自从易昊不来找萧雅丽的麻烦后,萧雅丽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好。 这点也是陆沉最高兴的一点,他不希望萧雅丽一直沉寂在和易昊失败的感情中,只有快刀斩乱麻才是最正确的解决办法。 “丽丽姐,我回来了,咦,今天要不要出去逛逛商场散散心?”陆沉推开大门说道。 “哦?今日有时间陪姐姐出去了?行,等姐姐把身上的衣服换一下。”萧雅丽抬头笑道。 当萧雅丽收拾完,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萧雅丽的穿着打扮让陆沉眼前一亮。 一身淡紫色的连衣裙将萧雅丽的娇躯显现的淋漓尽致,右手黑色的手提包让萧雅丽俨然化身高雅,神秘的邻家大姐姐。 “弟弟,好看么?”萧雅丽咬着嘴唇,朝陆沉抛了一个媚眼。 “啊,咳咳……好看好看。”陆沉咳嗽了一声,掩饰着尴尬。 萧雅丽看着陆沉尴尬的笑容,忍不住笑了起来,能让男人这样尴尬,才是女人最迷人,最有魅力的表现,“来,帮我把包拿一下。” 萧雅丽把手中的包递给了陆沉,拿起钥匙将凌云轩的大门锁了起来。 领先大厦是云海市里数一数二专卖服装的大厦,五层高的大楼里面男式女式的衣服应有尽有,就连很多小孩子的衣服都是从这里购置的。 “今天,就先从领先大厦开始!我要把云海市所有的商场逛得干干净净!”萧雅丽捏着拳头,信心满满的说道。 陆沉经常听别人说,女人在面对逛街的诱惑力绝不下于女人对于男人的诱惑力,现在深深体会到这一句话的无力感! 领先大厦不远处,一辆宾利车里。 “这小子艳福不浅呀。”带着墨镜的杜冲坐在车中,咬牙切齿的看着远处的陆沉和萧雅丽两人。 今天在跟老师吴老的会面中,陆沉让他两次丢尽颜面,就连小师妹吴玉儿对他的态度较之以前都有些冷淡了。 最让杜冲垂涎欲滴的是萧雅丽,萧雅丽比之吴玉儿多了几分熟妇的味道,这种熟妇的味道就像陈年老酒那股后劲,年龄越大,后劲越足! 尤其这个女人还是跟陆沉有关系,一想到这里,杜冲就有种饥渴难耐的冲动。 “小六,你看见那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男人没?我让你收拾的就是那个人!”杜冲指着陆沉说道。 小六恐怖的身手杜冲曾经见过一次,这件事情交给小六来做,再简单不过。 小六作为青龙帮烈焰堂中身手最强的打手,当年为了青龙帮,一个人生生砍出两条街,为此可是获得一步杀十人的称号! 其凶残程度就连很多道上的人,都胆战心惊!小六可是真正见过血的人,不似一般的普通混混。 “知道了,冲哥,他死定了。”小六普普通通的脸上,却时刻掩饰着一抹无法言语的杀气。 小六简简单单的九个字,让杜冲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六答应的事情,从来没有办不到的! ………… 一下午的时间,陆沉陪着萧雅丽逛了三处商场,不得不说,女人在逛商场的这方面天赋,天生就比男人强。 陆沉双手提满了东西,腿都快跑断了,萧雅丽还兴致盎然的拉起陆沉朝着下一个目的地跑去。 下一个目的地需要经过一条小巷,小巷在领先大厦的后面。 冰冷的巷子中人烟稀少,提着东西的陆沉和萧雅丽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在巷子里,巷子暗中闪出七个人,堵住了陆沉和萧雅丽所有的退路。 “你们干什么?”萧雅丽看着七个人娇喝一声。 以萧雅丽多年的经验,知道眼前的这七个人找上自己,绝没有好事! “要钱我可以给你们!”萧雅丽继续说道。 “我们不要钱,要他的狗命。”小六指着陆沉嚣张的挥了挥手。 小六这一声仿佛是下手的命令,另外七个混混提起拳头朝着陆沉和萧雅丽站着的地方冲来。 不过他们的目标不是萧雅丽,而是眼前的愣头青陆沉。 陆沉原本还在担心萧雅丽的安危,现在一看对面几人的目标在自己身上,立刻放心下来。 在陆沉的眼中,这些人的速度变得奇慢无比。 “嗖!” 陆沉避过身后的一拳,右脚踢向一个冲来的混混裆部,那混混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陆沉身后似乎长着一双眼睛,左手死死抓住来自左边混混的突袭。 咔嚓! 被拿住左手的那个混混,左手被陆沉硬生生撇断!疼的那混混当场昏死过去! 自从陆沉获得透视眼后,整个身体沉浸在那股紫色能量团中,在那股紫色能量团的帮助下,陆沉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力量都有了一个惊人的变化。 小六双眼微眯,注意着陆沉的举动,越看小六的脸色越凝重,行家一出手,就只有没有。 这陆沉的实力比他只高不低,有好几次的必杀之举看似就快要成功,却都被陆沉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 砰! 陆沉一拳将最后一个混混捣飞了三丈远,那混混倒飞出去,五脏六腑承受不住陆沉拳头上的力量,一口鲜血喷在地上,昏死过去。 陆沉抬头看向小六,杀意凛然! 小六竟然有一种全身被桎梏在万年冰窖一样的寒冷,那股凉气嗖的一下从脚底升腾起来。 “你很强!”小六缓缓的开口,并没有急躁,反而是认真打量着陆沉。 “你很辣鸡!”陆沉很随意的捏了捏鼻子说道。 噗!这尼玛不按套路出牌? 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下,陆沉一句话反倒是让萧雅丽笑了出来,萧雅丽忽然发现,这个比他小两三岁的男孩身上居然有种叫安全感的东西。 这种感觉是易昊从未给过她的东西。 陆沉这小子比自己小两三岁,想什么呢?萧雅丽像是自嘲的笑着,使劲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