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 父母的电话! - 极品透视

第两百一十六章 父母的电话!

陆沉和萧雅梦看完热闹,回到家里,萧雅丽已经将饭菜全部准备好了。 “快来吃饭喽。”萧雅丽喊着说道。 陆沉和萧雅梦两人来到了饭桌上,看到那丰富的菜肴,馋的直流口水。 “这么多菜,丽丽姐,难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陆沉笑道。 “明天梦梦就该回学校了,我想趁着这个机会,算是给梦梦送行了。”萧雅丽笑道。 “姐,我还不想回去,我还想在这呆两天。”萧雅梦撒娇说道。 可惜这撒娇大法对萧雅丽没有一点用处,萧雅丽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条件,有这么一个好机会,还是好好读书的好,要不然到时候没有工作……”萧雅丽还没有说完,就被萧雅梦打断了。 “好,好,好,我听你的,姐姐,你不要跟妈妈一样念经,我头疼死了。”萧雅梦泄气说道。 这一顿饭吃的萧雅梦都不想走了,可一看到姐姐那凌厉的眼神,萧雅梦不想走都不行了。 吃完饭之后,今天破例由萧雅梦洗碗,作为萧雅梦抱怨的代价。 在萧雅梦杀人的眼神中,陆沉打着饱嗝回到了房屋中,躺在床上,眯着眼睛,哼着小曲,听着音乐,好不乐乎。 叮铃铃! 陆沉的电话响了,看着手机号码,那是孙林语的电话,陆沉右手打开手机说道:“喂?” “陆沉啊,我是孙林语,你吃过饭了么?”孙林语和陆沉聊起了家常。 陆沉也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孙林语聊了起来,算算时间,两人已经有四五年没见过面了。 时间的疏远,也让两人的距离,变得疏远起来。 “对了,后天中午,我们在金碧辉煌订了一个包厢,你有没有时间来?”扯到了一半,孙林语进入了主题。 陆沉想了想,后天也没什么重要事情,就答应下来:“行,没问题,我后天有的是时间。” “嗯,那就后天中午一点钟,在金碧辉煌的大门口见面。”孙林语开口说道。 紧接着,两人也聊了一些近况,陆沉跟这个,与自己离别了四五年的女生,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共同语言。 直到聊到了最后,孙林语也找不出什么话题,就把电话挂了。 陆沉挂了电话之后,长舒一口气,他脑海中回忆着的,是五年前那个头后面扎着一对马尾辫的小女孩。 时间能够冲淡所有东西,包括那不成熟的爱情,况且那不算什么爱情,只能算是一般的一厢情愿。 陆沉发现自己一想到孙林语,就有些多愁善感了,想到这里,陆沉摇了摇头。 此时的两个人,终究是属于两条不想交的平行线,永远没有交点。 陆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咚咚咚! 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啊。”陆沉打开门,看见萧雅梦站在了门外面。 “怎么,不欢迎我啊?”萧雅梦俏皮的撅嘴说道。 “欢迎欢迎,怎么可能不欢迎你呢。”陆沉将萧雅梦迎了进来。 “哼,我还以为你不欢迎我呢。”萧雅梦一步蹿了进来,手里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 说着,萧雅梦如同变戏法一样,从手中变出来一个钱包,这钱包看起来使用牛皮制作而成,价钱不菲。 “上次那个生日礼物,被毁了,这是我送给你的新生日礼物。”萧雅梦说道。 “谢谢。”陆沉从萧雅梦的手中,接过了萧雅梦送给他的礼物。 “对了,我还在钱包上给你夹了一个我的大头贴,记得时时想我哦。”萧雅梦笑着说道。 说完之后,萧雅梦打开钱包,陆沉看着钱包上萧雅梦的大头贴,哈哈笑了起来。 这大头贴不知道是谁给萧雅梦拍的,还p了一个猪头,那漂亮的萧雅梦,反倒是变得有些可爱起来。 “笑什么笑,哼,笑死你,这是林仙儿帮我拍的,要笑我就找她去。”萧雅梦看样子有些生气,但内心是有些小开心的。 萧雅梦别的照片拍的又不上镜,所以只能暂时用这个大头贴。 “好了好了,不笑了,你先去休息吧,明天就要回去了。”陆沉说道。 听到陆沉所说的话后,萧雅梦这才乖乖的走了出去,临走之前,仍然不忘叮嘱陆沉。 看着萧雅梦离去的陆沉,本来准备睡觉,又被一阵电话声吵醒来,陆沉看见电话号码的来源是父母,便立刻接了起来。 “喂,儿子,你睡了没?”母亲低声问道。 “没睡呢,妈。” “对了,最近温度快要下降了,你多注意保暖,不要感冒了。”母亲话语,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但让陆沉有种内心想哭的冲动。 自从上大学之后,和父母聚少离多,自己也很少给父母打电话,这次回来后,陆沉本来是想要回家一趟,却因为各种事情,耽误他回家的行程。 到最后,还是母亲给他打的电话,让陆沉有些自责。 “咱娃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陆沉的母亲林霞在那一头说道。 “没有,没有,父亲的身体怎么了?”陆沉打着哈哈说道。 “好多了,现在下地工作两三小时,都不带累的,对了,我们可能会搬到城里住两天。”陆沉的母亲说道。 陆沉有些不解,他父亲可是跟萧雅丽的父母一样,他们那一辈人,对故土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离开家乡。 家里绝对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妈,你们不是一直都喜欢住在家乡的土地么?怎么会突然要进城了?” “唉,是这样,有人要拆迁了。”母亲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父亲陆海涛在旁边说道:“说那么多干什么?赶快给儿子讲讲,过两天我们去城里住。” 陆沉可是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一般情况下,他们那犄角疙瘩大小的地方,很少有人去那里,怎会突然遭受到拆迁? 又拆迁?这怎么和萧雅丽父母所住的存在一样,都在被人遭受拆迁? 陆沉觉得这件事情,里面另有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