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灰头土脸的杜冲! - 极品透视

第二十一章 灰头土脸的杜冲!

就在几人觥筹交错,开怀畅饮的时候。 “啊……” 吴老一阵惨叫,手中酒杯打到在地下,晕倒过去。 “杜冲,我说了爷爷不能喝酒,非要喝酒,爷爷,爷爷你怎么样了?”吴玉儿咬着牙齿,晃动着吴老的手臂。 杜冲张了张嘴,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锅。 要不是自己为了在吴老面前逞强,也不会硬拉着吴老喝酒。 “我来看看吴老。”杜冲走过来,作势扶起了吴老,可惜他只是个鉴宝师,根本没学过专业的医学知识。 作为一个在米国混迹多年的情场老手,杜冲明白现在要在吴玉儿面前保持镇定。 这种镇定或许能传染给吴玉儿,吴老发生奇迹也说不定。 “快给医院打电话。” 不需要杜冲多说,那边刘铭已经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医院的电话。 “我来看看吴老吧。”陆沉准备绕过杜冲,来到吴老身边。 “不行。”杜冲挡在陆沉身前,“你一个二流学校出来的鉴宝师,还会看病?” 杜冲现在万万不想让陆沉看好吴老,出于私心,这次吴老的突发病征全部都是由他引起。 要是让陆沉治好了吴老的突发急症,恐怕他在吴老心中地位又能够提高一大截。 陆沉这小子年年轻轻,在杜冲眼中,陆沉浑身透着邪气。 “那你一个伊利斯顿大学出来的高材生,也不会看病,在这样耽误下去,要是吴老出什么事情,你能负的起这巨大的责任?”陆沉沉声说道。 陆沉的声音不大,却在杜冲耳中变成了一道惊雷,吴老若是因此出了什么差池,与他杜冲完全脱不了关系。 到时候这件事情传出去,或许杜冲就背上了弑师的罪名,那个时候,杜冲就是跳进黄河也兴洗不清了。 旁边的吴玉儿美目一直在看着吴老,注意着吴老的身体变化。 另一方面,也在打量着杜冲和陆沉两人,本以为大师兄杜冲能够想出什么好的方法,帮助爷爷脱离险境,现在看来,除了等医生,一切都是惘然。 吴玉儿性子嫉恶如仇,一向将这种地下帮派组织视之为毒瘤,而陆沉那日与五虎帮发生矛盾,肯定脱不了关系。 一方是最爱她的爷爷,另一方是她视之为毒瘤的地下帮派组织。 要接受陆沉的救治,肯定就要和这些地下帮派组织扯上关系,以吴玉儿的性子,最讨厌和这些毒瘤帮派打交道,尤其还是承受这些地下帮派组织的人情。 两难抉择,让吴玉儿颇有难色。 “啊……”吴老嘴角又吐出一口口水,面色苍白,连呼吸都有些不正常了。 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出来,现在吴老情况危机! “好吧,你来看看,要是我爷爷出了什么事情,我饶不了你!”吴玉儿说着,示威性的挥舞着右拳。 听到吴玉儿开口让陆沉过来,杜冲也不好继续挡在吴老面前,随即让开身笑道:“我倒要看看你这种从二流辣鸡学校出来的学生,有什么本事?” 陆沉双眼微沉,挂不的跟杜冲发生冲突,右手指尖径直点向吴老的脉搏上,双眼却注视着吴老的五脏六腑。 吴老五脏六腑中的种种经络,血脉全部出现在陆沉的眼前。 这次发病的病因很简单,吴老是因为喝酒过多导致突发疾病。 陆沉双手按了按吴老的太阳穴,接着陆沉又朝着吴老檀中穴,巨阙穴和鸠尾穴等几个穴位,随着穴位的朝下,手法也慢慢重了起来。 一道微不可见的紫色能量从陆沉指尖环绕而出,在吴老的周身环绕起来,这道紫色能量是陆沉昨日偶然发现沉淀在身体中的存在。 对于这紫色能量的来历,陆沉将其归咎为那日被雷电劈来的福利。 陆沉抱着尝试的心态,操纵这团能量,发现在这能量在他的操控下易如反掌。 或许,能够透视也跟这团紫色能量有关! “嘿嘿,我就说你一个垃圾二本学校出来的渣渣,怎么可能治好吴老的症状?少在那装逼了。”杜冲摇头笑道,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在杜冲看来,陆沉就是一个不懂装懂的装逼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撩吴玉儿,毕竟吴玉儿那可是警花级别的人物。 放在杜冲这种阅女无数的人眼中来看,都是极品女人。 “闭嘴,要是我把吴老救醒了怎么办?”陆沉淡淡的说道。 “要是你把吴老救醒了,我直播吃翔,穿着大裤衩围着云海市跑……”正当杜冲准备放声嘲笑陆沉的时候。 吴老的手臂有一丝轻微的动弹,这一丝动弹很轻,却被杜冲和吴玉儿看了个实在。 说出了前半句话的杜冲,硬生生被憋住了后半句话,这样的感觉很难受! 随即吴老猛然从嘴中吐出两滩酒水,眼疾手快的刘铭拿过了两包纸巾,帮着吴老擦拭身上的脏东西,吴老猛然咳嗽几声,晃悠悠的睁开眼睛。 此时杜冲的嘴巴长得很大,像是真的吃了一坨翔,难以闭嘴。 “爷爷,爷爷,你终于醒了!”看着苏醒过来的吴老,吴玉儿喜上眉梢,声音恳求的说道,“陆沉,谢谢你。” 陆沉能感受到吴玉儿的善意,这种善意很真诚,没有半点杂质,越是这样,旁边的杜冲脸色越是难看,这种纯屌丝也配得到吴玉儿垂青? 幸而陆沉没有纠结于刚才杜冲打赌的事情,反而是看向吴老,观察着吴老的身体状况。 “刘铭,给吴老拿杯热水,要白开水,别用茶水。”陆沉高声说道。 陆沉这边刚说完,那边刘铭端过来一杯温水,在众人的注视下,水杯中的温水被吴老喝了个一干二净。 “我说,陆沉你这小子还真有一手,我以为我都要一命呜呼了。”吴老拿起毛巾擦着头上的汗珠说道。 “哼,爷爷你胡说什么话,你的孙女还没尽孝呢,怎么可能让你一命呜呼?”吴玉儿撇着嘴说道,“下次谁在叫爷爷喝酒,我就把他逮到监狱去!” 吴玉儿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看向杜冲,杜冲只好装作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