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陆沉的生日! - 极品透视

第二百零三章 陆沉的生日!

这一顿饭吃的吴老开心不已,得到了女史箴图的他,一直很高兴。 等到吃完饭之后,陆沉和刘铭扶着吴老回家,确定吴老到家以后,陆沉这才离去。 离去的途中,陆沉始终感觉到有人在监视着自己,莫不是那给刘雅菲写威胁信的男子发现了他? 这样思索着,陆沉的神识展开,却不料,令陆沉稍微惊讶的是,跟踪他的男子,竟然是杜冲! 这样的发现让陆沉惊诧不已,他倒要看看杜冲要搞什么名堂。 就这样,陆沉和杜冲一前一后的走着,一直走到了家门前,那杜冲才放弃了跟踪。 陆沉并没有惊动杜冲,反而是放任杜冲离去。 等到陆沉回到家里,已经晚上九点多,萧雅梦这小妮子不见了踪影,萧雅丽下班回到家,也才吃完饭。 “我说你一天神出鬼没的,见不到人影,还不去找个工作,以后娶不到老婆怎么办?”萧雅丽笑骂道。 陆沉歪了歪脖子,看着萧雅丽说道:“这不是等你来养我嘛,刚好我也不用工作了。” “哼,你都跟我妹妹谈恋爱了,还用得着我养你嘛。”萧雅丽右手一指,点在了陆沉的额头上。 陆沉满脸大汗,他跟萧雅梦确实没什么。 然而在萧雅梦那些女同学的嘴中,越传越离谱。 这让陆沉体会到,什么叫做人言可畏。 说到这里,萧雅丽脸色一抹暗淡。 她虽然舍不得陆沉,但和妹妹萧雅梦相比较而言,妹妹更适合陆沉。 自己也是结过一次婚的女人了,很多女生所具备的天然优势,她都没有了。 “那就一个人换一天,怎么样?这样谁都不吃亏,像我这么玉树临风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喜欢呢。”陆沉开起玩笑说道。 “贫嘴,闻闻你嘴里的酒气,这两天你也累了,还是快去睡觉吧。”萧雅丽递过来一个梨子说道。 “你嫌弃我了?”陆沉的脸朝着萧雅丽贴了过来,萧雅丽能够闻到陆沉嘴中的酒气味。 萧雅丽闻着从陆沉嘴中散发出来的酒气味,不自觉的朝后靠了靠。 随着萧雅丽朝后靠去,陆沉反而得寸进尺的朝前继续移了一段位置。 被陆沉这么肆无忌惮的注视着,萧雅丽居然脸上罕见的出了一抹红晕,目光四处闪躲着。 萧雅丽越往后靠,陆沉越往后移。 到了最后萧雅丽直接是差点倒在沙发上,看着陆沉那近在咫尺的脸,不禁咬了咬嘴唇。 面对陆沉如此侵犯,她想要说出一些拒绝的话,可到了嘴边,却无法说出来。 正在这时,屋子的门铃响了,陆沉猛然一咳嗽,打破了这种尴尬,身体不由自主坐正。 萧雅丽也没说什么,去给外面的人开门了。 进来的人,赫然是萧雅梦,她手中还拿着一个一米多高的大熊,这大熊看起来相当可爱。 “我说萧雅梦,别告诉你神神秘秘搞了半天,是买这个大熊去了。”萧雅丽头疼的说道。 旁边的陆沉也装作若无其事一样,看着电视。 “那是自然,陆沉哥哥,陆沉哥哥,你忘了嘛,今天……”萧雅梦看着自己的姐姐,脸上怎么有一朵朵红晕。 进了屋子的萧雅梦,奇怪的打量着四周,姐姐平常的脸从来没这么红过。 萧雅丽看着萧雅梦不停打量着四周,还以为刚才和陆沉的事情被萧雅梦偷窥到了。 “我说梦梦啊,你在找什么?”萧雅丽问道。 “姐,这屋子里不热啊,你怎么脸上有一朵朵红晕,还那么明显。”萧雅梦奇怪的问道。 萧雅梦不问不要紧,一问萧雅丽的脸色更红了,想到刚才的事情,萧雅丽咬了咬牙齿。 心里扑通扑通如小鹿般乱撞。 好歹她也曾经是人妇,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陆沉就有这种反应。 看着萧雅丽那快如出血的脸蛋,萧雅梦更奇怪了,似乎姐姐有事情瞒着自己。 “姐,你干什么了?脸上的红晕都这么浓了?”萧雅梦高声问道。 那边陆沉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萧雅丽,正因为刚才的举动,才让萧雅丽这么丢人。 “咳咳,刚才我在跟你姐开玩笑,对了,你买只大熊回来干什么?”陆沉打岔话题说道。 那边被解围的萧雅丽,如逃脱一般,回到沙发上。 “我要听什么笑话,听了我才给你讲。”萧雅梦倔强的说道。 看了看萧雅梦,又看了看萧雅丽,随后陆沉咳嗽了一声:“你真要听?” “要听,当然要听。”萧雅梦像是小孩般撒娇说道。 “小鑫:爸爸,为什么我的名字里面三个金呢?爸爸:你命里缺金,所以取名叫鑫,就像有些人命里缺水,就取名叫淼,还有些人命里缺木就叫森。小鑫:爸爸,您说那郭晶晶姐姐命里缺什么呢。” 萧雅梦愣了一下,对于这种带有颜色的笑话,她稍微反应愣了一秒,就立刻明白了陆沉所说的意思。 听到这个带有颜色的笑话,萧雅梦脸色微红,却出奇的没有骂陆沉,身体有些扭捏的转身离去。 “不要脸,大.色.狼,没想到你喜欢讲这种笑话,你就和姐姐慢慢讲吧,我先上去休息了,真是累死我了。”萧雅梦朝着楼上走去。 “喂,你还没说你买这个大熊干什么?”陆沉开口问道。 “明天不是你生日嘛,我就给你买个礼物,算是提前给你庆贺你的生日。”萧雅梦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萧雅丽狠狠盯了陆沉一眼。 今天陆沉没有用紫色能量驱逐酒精,喝的头脑有些发热,险些忘掉了明天是他的生日。 没想到萧雅梦却一直牢牢记得她的生日,不用多说,这肯定是萧雅丽在之前透露给她的。 想到这里,陆沉摸了摸头,无形之中,他又欠了一笔巨大的情债。 再傻陆沉也明白萧雅梦的心思。 看着那萧雅丽杀人般的眼色,他就知道萧雅丽恨上他了。 然而这并非是陆沉所愿,可惜还没有等陆沉有所解释,萧雅丽就回到了房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