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吴老的忧虑! - 极品透视

第两百零一章 吴老的忧虑!

听到吴玉儿熟悉的声音,陆沉苦笑一声,正准备给李正打电话,没想到吴玉儿的电话先来了。 陆沉想了想,还是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吴玉儿。 当吴玉儿听完这件事情后,立刻神情紧张:“你说什么?有人给刘雅菲写了威胁信,还威胁刘雅菲?你还抓到了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 刘雅菲身为如今华夏炙手可热的明星,其地位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比拟的。 她身上发生了这种威胁信的事件,并且在云海市里面失踪。 一旦传出去,绝对会引起粉丝之间的滔天怒火,很多压力就会纷纷压向云海市警局。 这对吴玉儿和一干工作人员来说,根本就是一件坏事。 “当然确定,一切都布置好了,不过要你们出一点力气,防止这些罪犯逃跑。”陆沉说道。 出于对陆沉的信任,吴玉儿这才答应了一声说道:“好,没问题,什么时候?” “后天晚上十点,你们埋伏在露天体育场的后门就够了。”陆沉说道。 现在的吴玉儿,也是一个小队长了,有权力调动局里面的一些人。 这也是陆沉找吴玉儿帮助的原因。 “对了,我家老爷子让你今天下午,就来家里坐一坐。”陆沉说道。 陆沉摸了摸头,人家吴老对他说的那番话,显然是有些怒气在心里,可陆沉始终不知道在哪里得罪了吴老。 为此,他也只能够先去吴家一趟,调查清楚这件事情。 “嗯,那我现在收拾收拾就去吧。”陆沉挂了电话,收拾了一下着装,出了门就搭车朝着吴老家的方向去了。 当陆沉到了吴家以后,刘铭还是一如既往的陪伴在吴老身边。 倒是吴老的大弟子杜冲,自从他父亲杜宇出事情以后,杜冲就神秘消失了。 陆沉在刘铭的引领下,进入到屋子里面,那副女史箴图,就挂在吴老的眼前。 吴老挥了挥手,刘铭走了下去,整个客厅就剩下吴老和陆沉两个人了。 “唉,玉儿已经跟我说了,我知道你为她好,其实我是不愿意你将这件事情交给吴玉儿的。”吴老叹了口气说道。 这反而是让陆沉觉得有些诧异了,当一名合格的警察,一直以来都是吴玉儿心中的梦想。 否则,陆沉也不会在这件事情出来以后,就直接告诉吴玉儿。 陆沉只是想让吴玉儿赶紧立功,这样才能让吴玉儿升职加薪。 “她一个女孩子家,我是想让她收收心,你这么一搅合……”吴老那带着皱纹的脸上,双鬓已然变成一缕缕白发。 直到现在,陆沉才明白了吴老的想法,原来吴老是想让吴玉儿一直呆在他的身边。 这样危险的事情,以吴玉儿的性子来办,确实是会让老人心里担惊受怕。 陆沉也逐渐明白了一个爷爷对于孙女的担忧。 “唉,后面我也慢慢想通了,这些都是她喜欢去做的事情,我还是会坚持让她去做。”吴老叹了口气说道。 说到这里,吴老仿佛是打开了心结一般,招了招手,示意让陆沉坐在沙发上。 陆沉转身坐在沙发上,那吴老靠在躺椅上,微微的说道:“等会还有几个老伙计要来,他们也想看看你。” “对了,刘铭你过来吧。”刘铭听到吴老的招呼声,立刻走了回来。 刘铭看了看墙上的女史箴图,又看了看陆沉,马上夸赞起陆沉来。 “陆沉,辛元明与吴老抢夺这副女史箴图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总算是帮吴老出了口恶气。”刘铭哈哈笑道,“其实我早就想帮吴老出这口恶气,一直心有余而力不足。” 对于师傅吴天林和辛元明的仇怨,刘铭也很清楚。 辛元明背后的辛家,想要碾死刘铭,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就是拥有这样势力的辛元明,却在陆沉手中吃了大亏。 这让刘铭不得不对陆沉刮目相看,凭着刘铭多年的相人之术,他看的出陆沉并非易于之辈。 可刘铭也没有想到,这才仅仅半年,陆沉就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实力,让辛元明翻了个跟斗。 以辛元明这种小人心性,在辛元明吃了亏之后,绝对会打击报复陆沉。 过了这么久,陆沉能够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就足以证明陆沉绝不简单。 半年前的陆沉,才是一名刚刚从学校出来的穷逼学生,现在的陆沉,连他都有些看不透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刘铭暗自感叹,幸而当初没有得罪陆沉。 “以后你就叫我刘铭吧,这样也显得亲切一点。”刘铭笑道。 刘铭与陆沉之前的交情本来就不浅,再加上刘铭这么一说,两个人的关系就更近了。 “对了,还有杜冲的事情,正想跟你说说杜冲的事情呢。”吴老忽然提起了杜冲的事情。 刘铭的脸色也有些严肃,倒是陆沉,饶有兴趣的看着吴老。 吴老这时候提出了杜冲的事情,莫不是想要跟他追究什么? 平常人对于杜宇的死,也只是当个新闻,一笑了之而已,杜冲却不一样,那是他的亲生父亲。 这杜冲作为吴老的大徒弟,两人的感情绝不会薄。 可自从杜宇被陆沉击毙之后,杜冲就消失了,吴老试着联系杜冲的电话号码,却发现杜冲的号已经成了一个空号。 直到吴老在京城见到陆沉回来后,杜冲就一直没有出现,杜冲也一直没有联系过吴老。 仿佛从来没有这师傅一般。 旁边的刘铭也是如此,杜宇死后,杜冲也没有联系过刘铭,这一切都像是杜冲人间蒸发一般。 为此,刘铭也托了不少朋友打听杜冲的行踪,却一直没有追查到杜冲的踪迹。 “陆沉啊,这杜冲也是咎由自取,”反倒是吴老宽慰起陆沉来了,“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对于杜冲,陆沉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在陆沉看来,这杜冲只不过跳梁小丑而已。 放过杜冲,也不过是答应了杜宇临死之前的要求,别人无法搜寻到杜冲的踪迹,陆沉可不一样。 陆沉想要找出杜冲的踪迹,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