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饭店风波! - 极品透视

第二十章 饭店风波!

一万块钱在杜冲这种世家弟子眼中就是打发穷叫花子的钱,如果不是吴老在这,当着吴老的面不好发怒,杜冲早就甩手走人了。 “吴老,马上我送你一副真正的《孔雀明王像》!刘铭,麻烦给我一柄刀片。”陆沉抬头看向吴天林。 吴天林听到陆沉所说,没有半分迟疑,从抽屉里掏出一柄精致的小刀递给了陆沉。 陆沉拿起小刀,朝着《孔雀明王像》四周比划下去。 “你要割画?”刘铭眼睁睁的看着陆沉拿着小刀四处比划着。 这幅《孔雀明王像》虽然说是赝品,但这幅画也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割画不是那样割的。”杜冲一直在旁边看着陆沉的动作,当杜冲看见陆沉拿起小刀直接割画的时候,立刻噗哧笑了出来。 “陆小友,稍微小心点,这画……”刘铭开口劝道。 土包子到底是土包子,连割画都不会,他割画干什么? 难道这画中有画? 杜冲也是思维敏捷的人,想到这里立刻联想到刚才陆沉的动作。 刺啦啦! 确实如杜冲所料的那样,这幅《孔雀明王像》画中有画,画里面包裹的还是一章《孔雀明王像》,不过这里面的《孔雀明王像》却是真迹! “辣鸡,这样割画迟早把画割坏掉。”杜冲摇摇头。 杜冲不知道的是,陆沉有透视眼,能够看出画中画的规格,大小,陆沉沿着《孔雀明王像》的周边,小心翼翼的切开了外面这层赝品。 里面《孔雀明王像》的真迹慢慢抖落历史的尘埃,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这真的是《孔雀明王像》……”吴天林双手颤抖的捧起了孔雀明王像。 作为吴道子的粉丝,吴天林天生就对吴道子的画充满了狂热,前面吴天林遭受到了打击,这会又能够得到《孔雀明王像》的真迹, “这……”杜冲的脸色更加难看,辗转国外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给吴天林送一副吴道子的真迹,谁知道现在却替陆沉做了嫁衣。 吴天林的办公室中,此时有人欢喜有人恼。 “爷爷,我来了。”一声清脆如黄鹂般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是小玉。听闻此声,杜冲脸上恼怒的神情一闪而逝,继而流露出一股和善的目光。 而且这种和善,一点都不作假,很让人产生出好感。 若不是陆沉提前读取到杜冲的内心,恐怕早就被杜冲的外表所欺骗。 “杜冲哥哥,你回来啦。”吴玉儿笑着和杜冲打招呼,随即将目光转向了陆沉,脸色变得有些厌恶“怎么又是你这个讨厌鬼?” 讨厌鬼?陆沉捂着鼻子苦笑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得到这样一个雅号? “玉儿,不可无理取闹,陆沉先生是我请来的客人。”吴天林拍了下吴玉儿的脑袋。 吴天林感谢的目光看向陆沉,要不是陆沉及时发现这画其中的端倪,日后流传出去对吴老的声誉也有一定影响。 “哼,这种和五虎帮有关系的,哪会是什么好人,爷爷你可别被他给欺骗了!”吴玉儿嘟囔着嘴说道。 “他是爷爷的贵客,小玉啊,对爷爷的客人要尊重点。”吴天林摸着胡须笑道,“陆沉小友,可不要和我孙女一般见识。” “爷爷,你……哼!陆沉,我一定会抓住你和五虎帮相互勾结的罪证,休想糊弄我爷爷。”吴玉儿气鼓鼓的看着陆沉说道。 陆沉摸了摸鼻子,有点无奈的看向吴玉儿,两人此时反而像一对小冤家。 “孙女,你看陆沉才华横溢,在鉴宝上的眼光比爷爷还要长远,要不要让爷爷做媒,帮你两说说?”吴天林为老不尊的笑了起来。 对陆沉,吴天林早就有拉拢之意,陆沉的鉴宝知识从某些方面来说,比吴天林还要厉害,至于孙女,也是一直单身,没有男朋友。 吴天林虽然看不透平时陆沉的一身本事是从哪里学来的,但是对陆沉的人品还是十分信任。 “爷爷,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会看上这种品行不端的人!”吴玉儿摇着头说道。 吴玉儿一番话,让旁边的杜冲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对这个可爱的小师妹,杜冲一直都在暗恋,却未曾表明心意。 现在吴天林竟然想把师妹做媒说给陆沉。 一念至此,杜冲多了几分和吴玉儿亲近关系的念头。 “师傅,你看今儿个天色也差不多了,由我坐东,我们出去吃一顿,你看如何?”杜冲说道。 “好啊,刚好老汉我的肚子咕噜咕噜饿得慌,小陆和小刘你们两呢?”吴天林转头看向两人。 “大师兄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一次,我当然却之不恭了。”刘铭笑着说道。 “我都可以,吴老。”陆沉说道。 看到几人都没有异议,在杜冲的带领下,陆沉,吴玉儿等四人从吴老的办公室鱼贯而出。 饭店的选择则是由杜冲做主,在杜冲眼里,只有金碧辉煌的档次才配他杜冲的身份。 金碧辉煌是云海市里最高档的饭店,十二楼的高层建筑,站在金碧辉煌顶端,能将云海市的景色尽收眼底,里面贵客云集,就连很多政府要员,商业大亨都常常聚集在这里。 在车上杜冲就订好了饭店的包厢,刚一下车,就有迎宾小姐迎了过来,服务之周到让陆沉都暗暗惊讶,不愧是市里唯一一所五星级酒店。 跟随在迎宾小姐身后,几人有说有笑的朝着预定的二楼包厢走去。 杜冲看了眼陆沉,杜冲始终认为他跟这种土包子是有距离的,转而将目标重点放在了吴玉儿的身上,只是对于杜冲的搭讪,吴玉儿少了几分兴趣。 就座后,杜冲把菜单递给了吴老,吴老的推辞不过,点了三个小菜,要了两瓶白酒,在做的除了吴玉儿之外,都是喝酒之辈。 “爷爷,你少喝点酒。”吴玉儿言语中有种嗔怪之意。 “知道了,好孙女,我今天只喝一点点。”吴老点头说道。 “今天高兴,你就让吴老少喝一点,酒喝多了确实不好,今天由我看着吴老喝。”杜冲开口说道。 杜冲是几人中的大师兄,吴玉儿看着是大师兄如此说来,只好作罢,瞪了杜冲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