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脑子有病吧!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脑子有病吧!

小吃一条街是云海市中吃货最喜欢的一条街,恰好刘雅菲就是个吃货。 在来云海市之前,刘雅菲就研究过云海市的风土人情,其中当属这小吃一条街里面吃的东西最多。 陆沉在小吃一条街门口,等着刘雅菲的出现,六点钟的时候,刘雅菲戴着墨镜,准时出现在小吃一条街的门口。 在刘雅菲的出来的同时,陆沉还能够感觉到有不少人在跟踪着刘雅菲。 看来这刘雅菲还不是一般的火,出门都有这么多狗仔跟着。 “你来了?这是五张演唱会的门票。”刘雅菲递过来五张演唱会的门票。 陆沉看了看这五张演唱会的门票,都是第一排的座位,可以说是极为难得的门票。 陆沉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被刘雅菲叫住了:“我听说这小吃一条街里面吃的东西不少,你能不能给我做个向导呀。” 原来陆沉和曾如喜谈恋爱的时候,就经常来这小吃一条街吃夜宵,但当曾如喜离开陆沉后,陆沉就再也没有来过这小吃一条街了。 “怎么样?陆沉,我可是听说过云海市这小吃一条街最好吃了。”看着发愣的陆沉,刘雅菲催促道。 “可以,我带你去吃吧。”陆沉拉着刘雅菲,朝小吃一条街里面走去。 小吃一条街里面充斥着热闹的人群,卖串串的,卖麻辣烫的,能够想到的吃的东西,在这小吃一条街中应有尽有。 “你喜欢吃什么?海鲜?串串?烧烤还是别的什么?”陆沉笑道,“我可是把这小吃一条街吃了个遍,对这里最熟悉不过了。” 刘雅菲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那就海鲜吧,我特别喜欢吃海鲜。” 陆沉带着刘雅菲,往小吃一条街的一个偏僻地方走去,这地方只有陆沉知道。 转了个弯,出现在陆沉和刘雅菲眼前的是一座破旧的店面。 “老陈老字号!” 当初的曾如喜也是喜欢吃这儿的海鲜,从那以后,陆沉也渐渐的喜欢上吃海鲜。 “这是整个小吃一条街最老的海鲜店面了,自从小吃一条街建店以来,就一直存在这儿了,里面的味道也是相当正宗。” 刘雅菲看着眼前的海鲜店,店面上有着不少岁月流过的痕迹,可里面时而飘出来的香味,却让人垂涎不已。 陆沉带着刘雅菲进入这老字号,里面的生意还算平常,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老字号里面有一名五十多岁的大叔和一名二十多岁的服务员。 “陈叔叔,我来了。”陆沉朝着那大叔走去。 大叔抬头看去,见到陆沉高兴的说道:“陆沉,好久不见,最近你都一直没有到店里来吃饭,这位是……” 陆沉的前女友大叔是认识的,可眼前这女子却有些陌生。 “是我朋友,大叔,找个靠窗户的座位吧。”陆沉笑着说道。 “好叻。”大叔带着陆沉朝二楼走去。 二楼没有多少客人。 “陆沉,你看看你要吃什么?”陈叔拿着菜单走到了陆沉和刘雅菲面前。 陆沉倒是无所谓,什么都不忌口,陆沉就将菜单推到了刘雅菲的面前,刘雅菲拿起菜单,点起了几味海鲜菜。 陈叔应声拿着菜单走了下去。 这时候,下面走进来三个大汉,这三个大汉人高马大。 到了二楼之后,坐在离陆沉和刘雅菲的不远处,陆沉敏锐的感觉到这三个大汉,时不时的望向自己。 一念至此,陆沉便悄悄利用读心术,读起了这三个大汉心中所想,一想到那读出来的内容,让陆沉不禁皱了皱眉头 “我说你是不是惹了什么麻烦?后面那三个大汉都是针对你的。”陆沉低声说道。 这三个大汉的目标是刘雅菲,他们这次跟着刘雅菲出来,就是为了把刘雅菲抓回去。 刘雅菲听完陆沉所说的话后,也是一脸惊诧,“我从来没有招惹过他们啊,要不然我们现在走吧。” “不了,有我在他们动不了你,来这就是吃东西的,他们想要出手,我就让他们后悔。”陆沉开口说道。 刘雅菲索性就相信了陆沉的话,等待着老板将饭菜送上来。 在等待着老陈上饭菜的这些时间,陆沉注意到这群人没有任何动作,那就代表着他们暂时不会动手。 唯有出了这小吃一条街后,找个僻静的地方才会动手。 陈叔端着一盆盆海鲜走了上来,那海鲜的气味着实香,让刘雅菲都情不自禁的闻了起来。 刘雅菲吃过不少海鲜,对于海鲜的色香味很是挑剔。 这陈叔做的海鲜味道,绝对是她所见过最好的海鲜之一。 一端上来,闻到这个味道,就让刘雅菲馋的有些直流口水。 “好香的味道,我已经忍不住了。”说到这里,刘雅菲直接拿起筷子,尝起来那海鲜。 “好吃,是真的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海鲜。”刘雅菲说着,便吃了起来。 等到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刘雅菲拍了拍胀起来的肚子,还不停的回味着刚才吃过的味道。 “陈叔,结账。”陆沉走下去,将这顿饭的饭钱结了。 当陆沉和刘雅菲离开的时候,那三名大汉也纷纷走了下来,跟在陆沉的身后。 和陆沉走在大街上,刘雅菲有些忧心忡忡,她始终记得身后跟着的三名大汉。 这三名大汉身强体壮,她有些担心陆沉这瘦弱的身板,根本不是三名大汉的对手。 “陆沉,我们跑快一点,小心后面的三个人。”对于之前陆沉所说,刘雅菲只是当成了戏言。 “刚吃完不要跑那么快,会对胃的消化不好。”陆沉轻轻一拉刘雅菲的手,刘雅菲身体停住了。 后面那三个大汉,一看刘雅菲有逃跑的迹象,立刻追了上来。 陆沉这才挺下脚,转头看向那三名大汉。 “我说三位兄弟,你们跑这么快追着我们干什么?”陆沉云淡风轻的转过头来说道。 这条路罕有人烟,陆沉专门挑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专门收拾这三个大汉。 “臭小子,赶快滚开,把你身旁的那个女人交给我们,否则……”那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陆沉皱着眉头看向那大汉:“我说你脑子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