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竟然是他!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九十二章 竟然是他!

这么强的身手,一出手就打到三四十个人,光是这份实力,就不是刘天齐带来这群人所能抗衡的。 这三四十个人,是刘天齐手下打架最强的一群人,可以说是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 要不是慕容天明催得紧,一般这些人刘天齐都不会擅自动用。 除了那三四十人以外,剩下的那些人,打起架比这些人的身手还差。 陆沉似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看着最后一个向他进攻的人倒在地上,拍了拍手看向刘天齐。 “这就是你们带来的打手,也有些太弱了吧。”陆沉笑了起来,言语之间充满了不屑。 刘天齐和张虎知道,他们现在真的惹上硬茬子了,在这么纠缠下去,他们今晚肯定一个都逃不了。 “阁下是谁,我是胜天公司云海市分部的总经理刘天齐。”刘天齐低声说道。 刘天齐知道他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看这个架势,今晚拆迁又不能成功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知道这个神秘高手的名字,这样也好回去交差。 否则以慕容天明的个性,在知道这件事情后,恐怕会亲自赶赴云海市。 或许那时候,刘天齐就做不了总经理这个位置了。 “你问我的名字啊,你就回去跟慕容天明说我叫陆沉。”黑暗中的陆沉开口说道。 陆沉,陆沉……刘天齐低声说了两声,他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忽然,刘天齐想起来这个名字他在慕容天明那里听过,慕容天明向他打听过陆沉的资料,只不过慕容天明的语气相当忌惮。 “好,我知道,阁下还有什么话,需要我带过去的。”刘天齐继续开口问道。 “我的耐心是十分有限的,下次别再来拆迁彭海县了,再让我知道你们来拆迁彭海县,我让你们都葬身在这。”陆沉低声说道。 刘天齐诺诺点头,立刻带着拆迁队所有人迅速离去,不敢在这里多呆一分钟。 看着那些人离去,那些准备和刘天齐手下干仗的人,有些意兴阑珊。 “好了,热闹已经看完了,大家该回去休息了。”萧雅丽的父亲说道。 萧雅丽的父亲对于陆沉的身份没有疑问,萧雅丽却不是如此,见到陆沉那身手和低沉的语气之后。 萧雅丽发现眼前的陆沉,让她越来越看不透。 这胜天公司分部的来历,萧雅丽也是略知一二的。 胜天公司的背后,可是站着金融大亨慕容天明的声影,慕容天明放在云海市这种地方,属于打个喷嚏,都能够让云海市抖三抖的人物。 威胁了胜天公司的分部,从某种意义上就等于是威胁了身后的慕容天明。 连胜天公司分部也敢威胁,这陆沉不是一般的强大。 慕容天明有些焦急的坐在办公室里,一夜他都没有睡好。 一方面在追蓝悠然的时候,屡屡失利,另一方面,云海市那自己所计划的风景旅游区也受阻,这让慕容天明憋了一肚子火。 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慕容天明就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接电话的是刘天齐 “什么?你说在彭海县的人是陆沉?”慕容天明颇为惊疑的说道 那边的慕容天明有些气结,怎么在哪里都能遇上陆沉这个煞星。 在京城也是如此,在云海市还是如此。 这陆沉的身手慕容天明是见过的,一个小小的云海市中,想诞生一名抗衡陆沉的强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陆沉这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此刻慕容天明最大的希望,就是别得罪陆沉。 毕竟陆沉和蓝家还有着某种关联,他想要追到蓝悠然,就要和陆沉保持好关系。 从那天的言语中,慕容天明能够隐约听出陆沉还和蓝悠然有着一些非比寻常的关系。 慕容天明可不想以后头上带着一顶原谅帽。 “算了,那开发彭海县的计划就先搁置起来吧,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慕容天明想了想,将电话挂掉。 挂掉电话之后,慕容天明双眼透露着疯狂,这些时日什么事情都不顺心。 想到这里,他拿起一个茶杯砸在地上,发泄着内心愤懑的情绪。 萧雅丽和陆沉同居住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就准备启程回云海市了,还遭到了萧雅丽父母的挽留。 “我说丽丽啊,陆沉好不容易来一次咱家,你就和他多住几日吧。”萧雅丽的父母挽留起来。 萧雅丽的父母越是挽留,陆沉和萧雅丽就越是不敢继续在这多住下去。 再多住几日,说不定两人的关系就会被萧雅丽的父母发现,那时候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 “母亲,店里还有急事,我和陆沉回去准备去忙店里的事情,到时候赚够钱了,在市里面买一套大房子,我和陆沉把你接过来。”萧雅丽立刻推脱起来。。 “嗯,我相信你们,以后没事儿多回来看看。”萧雅丽的父亲说道,“家里还是需要你们多帮衬。” 萧雅丽和陆沉频频点头,说到这里,陆沉又想起关于拆迁的事情。 “伯父伯母,你们再也不用担心胜天公司的人前来拆迁了,他们以后不会再来了。”陆沉安慰起来。 等到慕容天明追究起来,刘天齐报上自己的名字,慕容天明应该就明白这一切了。 听到陆沉的安慰,萧雅丽的父母心这才放了下来。 “女婿,你都这样说了,我自然是放心了,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回去之后,你们什么时候结婚?”萧雅丽的母亲追根究底的问道。 “母亲……”萧雅丽脸红的喊道,细小的声音如蚊虫一般,引得萧雅丽的父母哈哈大笑。 “好了,就不为难丽丽你了,你们什么时候订婚,你们自己说了算,这小子我看出来是挺靠谱,加油抓紧了,可别让其他女生捷足先得了。”萧雅丽的父亲拍着萧雅丽的肩膀说道。 萧雅丽点着头,眼里却露出一股复杂的神色。 在和萧雅丽的父母再见之后,萧雅丽和陆沉朝着坐公交车的站台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