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再聚彭海县!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九十一章 再聚彭海县!

远在京城的慕容天明接到手下报告,脸上露出怒不可遏的神色,关于拆迁彭海县的事情,竟然被停止下来。 听说还是彭海县那些穷逼村民中出现了一个高手,制止了他的拆迁队。 这可是关乎到慕容天明,首次进军云海市的业务。 彭海县的实际地理位置,慕容天明实地考察过,这里风景如画,景色优美,能作为重点风景旅游区来发展。 一旦将这里建造成为重点风景旅游区后。 到那时候,钱就犹如流水一般,流入慕容天明口袋里。 俗话说阻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如今有人想要阻止慕容天明的财路,无疑就跟杀人父母一样。 “刘天齐,给我查出到底是谁阻止我们胜天公司的发财,今晚就派大量的人给我去拆。”慕容天明严厉呵斥起来。 “是,是,我知道了。”刘天齐忙不迭的点头说道。 刘天齐是云海市胜天公司分部的总经理,听到慕容天明怒气冲冲的话语,立刻战战兢兢挂了电话。 刘天齐不敢怠慢,当天下午就组织起人手,开赴彭海县。 当到了夜晚的时候,刘天齐带领手下一干人等到达了彭海县,万家灯火通明。 看着这些村民灯火通明,刘天齐大喝一声:“拆迁队,给我拆。” 那些拆迁队的队员丝毫不敢违反刘天齐的命令,挨个开着推土机出来,轰隆隆的将眼前这破旧的平房夷为平地。 所幸里面并没有人居住。 彭海县中有不少人听到这动静,拿着手电筒走了出来。 “谁啊,这么晚了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让不让人睡觉了?” “怎么像是房屋倒塌的声音?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走吧,我们出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一名名村民打着手电筒说道。 陆沉正在和萧雅丽聊天,也听见了外面房屋倒塌的声音。 砰砰砰! 萧雅丽家门口一阵重重的敲门声。 “谁啊?”萧雅丽的父亲也被这敲门声吵醒。 “老萧头,出大事儿了,那些拆迁队的人不死心,又回来拆我们彭海县了。”外面传来一名老者的声音。 “什么?拆迁队的人又来了?”外面那老者所说的话,不仅让萧雅丽颇为惊讶,就连萧雅丽酒醉的父亲,也一骨碌爬了起来。 听到这些拆迁队又来拆迁,萧雅丽的父亲当下就不干了,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萧雅丽和陆沉生怕萧雅丽的父亲出事,也跟在他身后走了出来。 这次刘天齐来,带了上百名好手,一眼望去,密密麻麻都是刘天齐的人,让人一看就头皮发麻。 白天那戴墨镜的大汉,正抱着手臂站在刘天齐的身后。 就是老萧头和其他那些钉子户看到这种阵势,也立刻吓了一大跳。 “妈的,怎么这么多人?我看这么多人前来,绝对不会轻易罢休。” “老萧头,我们该怎么办?他们这么多人,我们打又打不过。” “就是,看来今天晚上大事不妙了。” 刘天齐扫了萧雅丽父亲等人一眼,继而看向那戴墨镜的大汉说道:“张虎,白天打你的是哪个?” “就是那个。”张虎指了指站在老萧头身后的陆沉说道。 刘天齐抬着头,朝陆沉看了过来,手下人用手电筒帮忙照着陆沉。 “就是你,打了我手下小弟的那个,给我滚出来。”刘天齐指着陆沉说道。 “女婿,不能出去,他们这次来势汹汹,一看就是来者不善,就是针对你的,你出去我怕他们不会放过你。”萧雅丽的父亲,拉着陆沉的手说道。 陆沉笑着安慰起来:“没事,伯父,他们奈何不了我。” 陆沉看向刘天齐等人,别说这一百多号人,就是三四百号人,陆沉都不放在眼里。 刘天齐看见陆沉走了出来,打量着陆沉说道:“就是你这小子不让我们拆迁的?” “对啊,你还有什么疑问?”陆沉说道。 “有种,妈的,你们给我打死他。”刘天齐右手一挥,三四十个人冲了出来,或者手拿铁棒,或者手拿钢刀。 一时间场内气氛紧张起来,刘天齐知道陆沉身手不错,直接便派手下最精锐的这三四十个人教训陆沉。 到时候就可以直接将这彭海县拆迁了。 “父老乡亲们,这彭海县是我们居住的地方,也是我们的故土,我们怎么能够让别人来侵犯我们居住的地方?”萧雅丽的父亲大声说道。 萧雅丽的父亲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善了,看着对方来势汹汹的样子,一定不会对陆沉手下留情, 他只能够纠集这些人拼死一战。 “对啊,我们绝对不能够忍受别人来侵犯我们的故土!” “誓死保卫故土,誓死保卫故土,誓死保卫故土。”其他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喊了起来。 “伯父,别激动,这群人我还是能够对付的。”陆沉拍手笑着说道。 那三四十个人朝陆沉冲了过来,旁边萧雅丽的父亲等人,一直在给陆沉压阵。 只要陆沉出现一丝不敌之势,他们就要冲出来帮助陆沉。 在黑夜的掩护下,陆沉的身形几乎如同隐秘在黑夜中一样,那三四十个打手,连陆沉的身影都无法捕捉到。 砰砰砰! 陆沉每一拳都用了五分力,他怕用的力气太多,直接将人打死,那时候影响就有些不好了。 饶是如此,这些平常打惯了普通人的打手,在面对陆沉的时候,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陆沉每一拳的出手,都必将伴随着一名打手倒摔出去。 “废物,都是废物,三四十个人,连一个人都打不过。”刘天齐在后面怒吼道。 转眼间,场内就被陆沉收拾的还剩下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咬了咬牙,继续举起手中的武器,朝陆沉袭来。 不出意料的是,这三四十个人连陆沉的衣角都没有摸着,就被陆沉打翻在地。 这……那开口准备嘲笑陆沉的张虎,嘴巴的笑意无法发出来,陆沉的身手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 刘天齐的后背也惊出一声冷汗,以刘天齐的眼力,能够看出来这陆沉绝对不是彭海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