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认可陆沉!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九十章 认可陆沉!

来拆迁的拆迁队,在陆沉的恐吓下,由墨镜大汉带队,开着推土机纷纷离去,片刻都不敢逗留。 众多彭海县的居民,看见墨镜大汉带着带着推土机大队离去,露出满心欢喜的笑容。 “老萧头,你这女婿真厉害,一个人直接是把拆迁队给赶走了。” “嗯,我看你这个女婿要比上一个女婿强多了。” “我都替你满意这女婿,这下好了,他们拆迁队都逃走了。” 萧雅丽的父亲也是一脸喜气洋洋的模样,他也没有想到这次驱赶拆迁队的事情如此顺利。 在与众多邻居告别之后,萧雅丽的父母,脸上始终露出欢快的神色,带着萧雅丽和陆沉走回了家。 “女儿呀,看来你这次真是找了个不错的男人。”对于之前的事情。萧雅丽的父亲没有提起,继而不停的夸起了陆沉。 “嗯,丽丽,咱啥时候要个孙子啊?”萧雅丽的母亲忙不迭的问道。 经过这件事情,萧雅丽的父亲和母亲,都对陆沉的印象有了极大改观。 在他们眼中,陆沉不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而是一个能担当重任的男子汉。 “就是啊,女儿,你都老大不小了,连个孙子都没有,女人一过三十五啊,生育就困难了,我看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萧雅丽的父亲也在旁边搭腔说道。 陆沉和萧雅丽两个人呆立在当场,他们没想到萧雅丽的父母,态度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这次回来,直接是问萧雅丽和陆沉什么时候抱孙子。 “这个……父亲,母亲,我们还没有考虑,可能还要过两年吧。”萧雅丽摸着头苦笑道。 “还要过两年?这怎么能行,再过两年,恐怕你生孩子就有些困难了。”萧雅丽的母亲连忙说道。 “算了,孩子的事情,还是由孩子自己去做主吧,我们就不要管了,你快去做饭。”萧雅丽的父亲说道。 此刻萧雅丽的父亲,满脸洋溢着笑容,不知道从哪个疙瘩拐角处,拿出一瓶隐藏多年的好酒。 打开瓶盖,就问道一股浓浓的酒香,这种酒香光是闻着,就让人感觉到头晕目眩。 “父亲,陆沉喝不了这么高度数的酒。”萧雅丽立刻说道。 萧雅丽从来没有见过陆沉喝过度数高的酒,尤其是父亲酿制的这种白酒,度数高到吓人。 就是父亲这种常年喝酒的老酒鬼,最多能喝上一斤不倒,已然算是好酒量了。 陆沉这种酒量,别说和一斤,就是一杯,萧雅丽都觉得很悬。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萧雅丽害怕陆沉喝醉之后,酒后吐真言,将陆沉和自己作假的事情说出去。 “不行,这次回来看我,连酒都不喝,简直是没有诚意啊,是不是啊,我的女婿。”萧雅丽的父亲板着脸说道。 “这……”陆沉不善于喝白酒,光是这种浓重的酒精味,就让陆沉头大。 “都是自家酿的酒,这酒不容易醉,而且能够帮你壮阳,绝对是好酒,喝完把这当成自家,倒头就睡。”萧雅丽的父亲劝了起来。 看到萧雅丽的父亲这么热情,陆沉知道推辞也推辞不了,只好强忍着那股冲人的酒精味,端起白酒喝了起来。 然而一杯入肚,陆沉体内的紫色天雷能量帮助陆沉开始分解酒精,让陆沉根本感受不到一丝醉意。 陆沉有些诧然,难道连酒精都可以被这紫色天雷能量化解?那自己真要成为千杯不醉的男人了。 在萧雅丽的帮助下,萧雅丽母亲做饭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五个菜。 一个个菜品端了上来,萧雅丽母亲做饭的水平,比萧雅丽还要高。 那散发在空气中的菜香味,让陆沉垂涎欲滴。 “家里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只有几个家常菜能够招待你了,不要嫌弃。”萧雅丽的母亲谦虚的说道。 “这么好吃的菜,怎么能说家常呢?我看比起很多五星级大饭店的厨子都要强。”陆沉尝了一口说道。 接下来,便是萧雅丽的父亲和陆沉喝酒的环节,边喝酒边吃饭。 经历过拆迁队的事情之后,以萧雅丽的父亲多年识人的眼光,能够感觉到陆沉不一般。 而对萧雅丽和陆沉的事情,也变成了同意的态度。 “来,再喝,你的酒量这么好,丽丽还说你不能喝。”萧雅丽的父亲喝的醉醺醺,陆沉却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萧雅丽的母亲,也加入到喝酒的战场中来,这萧雅丽母亲的酒量,丝毫不差于萧雅丽的父亲。 即便如此,萧雅丽的父亲和母亲两个人在饭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被陆沉一个人喝败。 陆沉还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饭桌上。 萧雅丽的父亲和母亲躺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臭小子,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喝了这么多酒,一点醉意都没有。”萧雅丽气哼哼的说道。 自家酿的酒,萧雅丽自然知道自己这酒的度数,别说是陆沉这种刚毕业的大学生。 就是多年浸淫于喝酒的壮汉,也喝不了这么多而保持清醒,陆沉却能。 萧雅丽甚至有些怀疑,酒都被陆沉倒在了地上。 可萧雅丽并没有在地上发现有倒酒的踪迹。 “我哪有什么秘密,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男生,站在你面前。”陆沉摸了摸鼻子说道。 萧雅丽说到这里,捋了捋头发,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算了,反正明天就要回去了,你也不会再是我的男朋友了。” 说到这里,萧雅丽内心有种淡淡的失落感,这种失落感,让萧雅丽想要用力抓紧。 可萧雅丽也知道,有些东西抓的越紧,越容易流失。 那墨镜大汉带着自己的一群小弟开着推土机,狼狈不堪的朝着云海市方向逃离而去 “大哥,我们就这样走了?”跟在墨镜大汉身后的一个小弟,不甘心的说道。 “那不然还能够怎么办?我们这么多人打不过他一个人,难道还要去找死不成?”那墨镜大汉咬牙切齿的说道。 “先回公司吧,这次的事情我会亲自找上面去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