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拆迁队又来了!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八十八章 拆迁队又来了!

萧雅丽脸色苍白的坐在原地,她没有想到自己和陆沉只不过是假的男女朋友,就遭到父母这样的反对。 “父亲,母亲,我和陆沉是真感情,关于房子的问题,我们不用那么着急……”萧雅丽急忙说道。 就连一向是女强人的萧雅丽,面对这种情况都束手无策。 “丽丽啊,你也不小啊,爹娘也不求你大富大贵,只要能够找到一个好人家,剩下半辈子能够幸福的过去就够了。”萧雅丽的父亲长吁短叹的说道。 “就是啊,丽丽,我和你父亲也没有多少事情反对过你,上次易昊的事情,你父亲就跟你说过吧,可你非要坚持跟他结婚,这倒可好了。” “你要知道,离过一次婚的男人是宝,可离过一次婚的女人就是根草了,我们女人跟男人不一样。”萧雅丽的母亲苦口婆心的劝了起来。 旁边的陆沉,见到萧雅丽如此委屈,立刻插进来说道。 “伯父,伯母,这件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发誓,不出三年送丽丽姐一套房子。”陆沉开口说道。 其实别说是三年,就是以陆沉现在手上的余钱,就可以帮助萧雅丽在云海市一环附近买一套房子。 不过这件事情,陆沉是不可能现在告诉给萧雅丽的父母。 “三年?别说三年了,我看五年都悬,你现在还在丽丽手下工作,你的吃喝应该都是丽丽在管吧,我真看不出来,你是什么勇气说出这句话的。”萧雅丽的母亲开口说道。 萧雅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之前她跟易昊的事情,确实是没有听父母的劝告。 可这次不一样了,陆沉本来就是假装她的男朋友,来见父母的,这样闹下去,萧雅丽真怕是假戏真做。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拖拉机的声音,紧接着,萧雅丽家前的大门,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萧雅丽的母亲冷冷看了陆沉一眼,在她的眼里,陆沉绝对是不靠谱的那种男人。 “老头子,我去开门。”萧雅丽的母亲出去开开门。 外面一道身影急急忙忙的闪过。 “老萧,你去叫人看看,拆迁队的那帮人又来了。”一名身材黝黑,满脸风霜的老者跑了进来说道。 一听到这名老者跑了说道,萧雅丽的父亲也坐不住了。 “你们先吃水果,我出去看看。”萧雅丽的父亲开口说道。 萧雅丽和陆沉对视一眼,陆沉也看到了萧雅丽眼神中的疑惑。 “丽丽姐,这是怎么回事儿?”陆沉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我没有听父母说过。”萧雅丽摇摇头说道。 外面萧雅丽的母亲走了进来,招呼着陆沉和萧雅丽,先吃着水果。 为此还苦口婆心的劝着陆沉。 “对了,母亲,父亲那么着急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萧雅丽问道。 “唉,你是不知道,最近有一个拆迁队,想要将我们这彭海县拆了。”萧雅丽的母亲说道。 “这是好事儿啊,刚好你和爸爸可以跟我们一起回云海市。”萧雅丽开口说道。 “好什么啊,这群人完全就是流氓,强买强拆,他们要拆的不仅仅是屋子,还有我们种植的地,他们也要拆了。”萧雅丽的母亲说道。 萧雅丽眼神一愣,这地都是父母亲的唯一赖以生存的地方。 一旦这些地方被拆了,那萧雅丽的父亲和母亲,就真的成为无业游民了。 “这,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强买强拆吧。”萧雅丽略带怀疑的说道。 “那也跟强买强拆差不多,他们只赔付我们各户各家五千块钱,你想想,在这个时代,五千块钱能干什么?”萧雅丽的母亲完全是无奈了。 况且拆迁队的那些人,各个身强体壮,还有着不少打手。 对于这些村民,拆迁队的那些人软硬兼施。 原来有很多居住在彭海县的人,经受不住拆迁队这些人的软硬兼施,只能拖家带口,灰溜溜的带着自己家人逃去。 “伯母,那我们出去看看吧。”陆沉在旁边说道。 萧雅丽的母亲听着,忙不迭的点头,她也有些担心萧雅丽父亲的安危,这群外来拆迁者动起手来,那绝对是不含糊的。 萧雅丽的母亲就曾经见过,有一个倔强的居民,不服这些拆迁队,因而被这些拆迁队打得头破血流。 能够在彭海县,遗留到现在的人,全部都是钉子户中的钉子户。 在萧雅丽母亲的带领下,陆沉和萧雅丽来到村头,村头有不少村民和拆迁者在对峙着。 “这次是不拆也得拆,拆了也的拆,每家每户五千块钱,要拿就拿,不拿就赶紧滚,惹得大爷我不高兴了,将你们这些屋子全部铲平了。”说话的一名眼戴墨镜的男子。 这男子身后跟了很多人,远远望去,比整个彭海县遗留下来的人还要多。 那些人手持铁棍,还有不少人手中携带着钢刀等危险物品,反观这些遗留下来的居民,手中只有一些木棍等东西。 这样拼起来,显然是这些居民更加吃亏。 “不可能,这是我们赖以吃饭的家伙,后半辈子,我们还准备靠着这些地来养活。”萧雅丽的父亲,明显是这群人的头头。 萧雅丽的父亲一喊话,其余的人,也就都不答应这件事情。 “就是,不可能,我们都是靠着这地来生存,你们把我们这些地全部都破坏了,我们去哪里吃饭?” “想饿死我们是吧,我们又不是叫花子,区区五千块钱就能够打发我们。” 那带着墨镜的男子,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之色,今儿是上面下了死命令,这地方必须被拆除。 已经拖延了三四个月,在拖延下去,上面会不高兴的,到了那个时候,谁都保不住他。 “我说,你们怎么不去云海市里面告状去啊。”萧雅丽低声说道。 “女儿啊,你不知道,他们一直威胁我们,只要我们进云海市告状,他们会直接动手,拆除我们这居住的地方。”萧雅丽的母亲,也是一脸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