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启程彭海县!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启程彭海县!

萧雅梦要来的这件事情,陆沉将其告知给萧雅丽。 “什么?那丫头要来?算了,她也成年了,我不想管了。”萧雅丽摆了摆手说道。 接下来陆沉和萧雅丽两人,便各自去休息了。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第二天七点多的时候,陆沉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就被萧雅丽拉了起来。 “陆沉,快些起,去彭海县的车就只有八点钟一辆。”萧雅丽急忙叫醒陆沉。 陆沉从美梦中醒了过来,一番洗漱过后,陆沉和萧雅丽朝着坐彭海县客车的地方走来。 陆沉准备给萧雅丽的父母买点东西,谁知道却被萧雅丽劝住了。 “我的父母只是想见一下你,这些客气的礼物就不用买了。”萧雅丽说道。 不一会儿,一辆客车行使而来,陆沉和萧雅丽便投币走上这辆汽车。 汽车上的人很少,稀稀拉拉的只有十多个。 等到客车出了云海市的时候,也不过只有十五六个人。 “丽丽姐,这人也有些太少了吧。”陆沉摸着鼻子苦笑道。 云海市再怎么说,也是南方的经济重镇,每个月的人流量都达到了几十万,没想到去彭海县的人才这么少。 “唉,到彭海县的路越来越难走,很少有人再走四个小时的山路,去彭海县旅游观光了。”萧雅丽解释起来,“这么早起来,你也有些困了,先睡一会儿吧,反正离目的地还很远。” 陆沉听着萧雅丽所说,转头就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沉听到一声惨叫,立刻醒了过来。 “陆沉,我钱包不见了。”萧雅丽双目无神的说道,“里面有我给我爸妈的钱。” 彭海县太过偏僻,连银行都没有,所以萧雅丽每次回家,都给父母带几千块钱,根本不用转账的方式。 陆沉听到萧雅丽所说,双眼一眯。 这钱对于萧雅丽的父母,可极为重要,继而看向四周,神识朝着四处散开。 “丽丽姐,刚才有没有谁来过这里?”陆沉开口问道。 “有,那第一排的男人,第三排的男人还有那倒数第三排的男人来过一次。”萧雅丽急忙说道。 陆沉的神识一经散开,那偷了萧雅丽钱包的贼,就立刻出现在陆沉的脑海里。 陆沉不动神色的,朝着第三排的男人走了过去:“把你偷的钱包拿出来吧。” 那第三排的男人,长得贼眉鼠眼,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陆沉的到来,让他立刻着急起来。 “臭小子,你不要乱污蔑人,我可没有拿过谁的钱包,我只是去见我老婆。”那贼眉鼠眼的男子指着萧雅丽旁边的女子说道。 陆沉灵巧的双指,穿过那贼眉鼠眼男子的裤兜,拿出了萧雅丽的钱包。 面对这如铁证一般的事实,那贼眉鼠眼的男子怒了。 “臭小子,我让你坏我的好事儿。”那贼眉鼠眼的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 匕首上闪烁着丝丝寒光,这种寒光让萧雅丽看着不寒而栗,“陆沉,小心。” “晚了,让你多管闲事。”那贼眉鼠眼的男子,目露凶光,右手拿着匕首,一刀朝着陆沉的脖子划过来。 这一刀快如闪电,任何人都没有看清楚。 嗖! 陆沉双指死死的家主这一刀,那贼眉鼠眼的男子皱着眉头,眼中闪烁着惊疑的光芒。 “老婆动手!”那贼眉鼠眼的男子说道。 陆沉身手之强悍,远远比他想的要厉害,面对这陆沉,那贼眉鼠眼的男子心一横。 坐在萧雅丽身旁的女人,右手直接抓住萧雅丽的脖子,看到那抓住萧雅丽的女子,手上起满了老茧,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陆沉暗呼一声不好,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狠辣,先前,陆沉用神识检查过这个女人,身上根本没有凶器,所以这才没有动这个女人。 看着那手上的老茧,陆沉知道稍微处理不好,萧雅丽的性命就难保了。 车上其他旅客吓得纷纷低着头。 “将你手中的钱包拿过来,我就放了你的老婆。”那贼眉鼠眼的男子说道。 “好。”陆沉说完,就将钱包扔向了身后拿捏着萧雅丽性命的女人,那女人左手拿向钱包。 谁知道,在这一刻松懈的时机,陆沉动了,谁都没有看清陆沉的身影。 就听见砰的一声,那女人右手骨折,摔在了座位上,旁边的萧雅丽惊呼未定。 那贼眉鼠眼的男子,一看自己老婆手上受伤,立刻拿着小刀,一刀刺向萧雅丽。 他的看出陆沉不容易对付,只有将目标转移到萧雅丽身上,他和自己的老婆才有活命的可能。 “小心!”陆沉左手将萧雅丽搂入怀里,右手一巴掌抽向那贼眉鼠眼的男子。 轰! 随着那贼眉鼠眼的男子倒摔出去,萧雅丽结结实实的倒在了陆沉的怀里。 闻着陆沉那身上清淡的香味,一时间让萧雅丽浮想联翩。 生怕被陆沉抓到警局去,那男子打开窗户,从外面跳了出去。 随后喊道:“老婆,你也跳窗撤了。” 那女子不顾手腕的疼痛,打开车窗从里面跳了出来,对于这种事情,陆沉也没有阻拦。 这份果决,连陆沉都有些暗暗惊讶,就算他将这一男一女扣押下来,也无法交到警局去。 走到离彭海县一半的距离,暂时也不可能返回云海市。 “丽丽姐,你看看钱包里的钱少了没有。”陆沉将钱包递了过来。 萧雅丽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谢谢你了陆沉,要是没有了这些钱,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爸妈交代了。” 每过几个月,萧雅丽带回家的这些钱,都是萧雅丽父母养老的钱。 “没少就好,丽丽姐,那我们就等着到目的地吧。”陆沉笑着说道。 经过这些盗贼窃盗的时间后,陆沉连睡的心思都没有了。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萧雅丽和陆沉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好了,想要到达彭海县的乘客,可以在这下车了。”司机开口说道。 陆沉和萧雅丽从车上走了下来,一望无际的荒漠,少有人烟,难道萧雅丽所说的彭海县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