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陆沉决定! - 极品透视

第十八章 陆沉决定!

易昊一双小眼睛一边防备着陆沉,怕他抢过自己的手机,陆沉的身手他可是见过的,另一边他打通了刀哥的电话。 “刀哥,我是耗子,对,对,还是上次那小子,这次我把凌云轩房契都送给您……”易昊点头哈腰的说道。 “陆沉,你还是快走吧。”萧雅丽看向陆沉颇为担忧的说道。 萧雅丽还不知道陆沉和刀哥是什么关系,刚刚回来之前,苏雄所说的免除了她的十万块钱,不保证过一会不变挂。 那可是足足十万块,普通人一年都未必挣得了十万,想到这里,萧雅丽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过了约莫十分钟,刀子带了四五个人出现在凌云轩门口。 “刀哥,您来了。”易昊看见刀哥来,就跟仿佛看见他亲爹来一样,“这小子又坏我们好事。”说着易昊手指指向了陆沉。 刀哥一眼又看见了陆沉,眼中闪过一抹颤栗。 娘希匹的,你惹陆沉不要紧,还要我帮你一起祸事,刀哥一下就不乐意了,为此自个还断了两个手指头。 要不是眼前这小子,自个儿还不用断两个手指头,想到这里刀哥就是一肚子邪火。 “陆先生,你看这个人是要……”刀哥转身看向陆沉。 现在陆沉是他们五虎帮的坐上贵宾,连他都要对陆沉恭敬有加。 易昊的脸色变得极为精彩! “刀,刀哥,你……你。”易昊结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说好的一起收拾陆沉呢? “易昊,这位陆先生是我们五虎帮的座上贵宾……” 易昊听到这个消息如同五雷轰顶,眼前这个穷学生竟然是五虎帮座上贵宾? 在易昊的眼中,陆沉只是一个快要毕业的穷学生,身上身无分文不说,连人脉都不会有。 可这才几天,连刀哥叫他都这么恭敬。 一念至此,易昊感觉到事情不会如自己预料的那样发展。 想要逃跑,却发现要逃走的四周都有人堵着。 “刀子,等会让他走,先让他签个合同。”陆沉说着,声影消失在二楼。 蹬蹬蹬! 没一会,陆沉从二楼跑了下来,手里拿着两张白色的纸片。 “把这签了再走。”陆沉把手上的纸片拍在易昊面前。 易昊扫了两眼,脸色立刻变得跟猪肝色一样。 条约内容很简单:一,从今以后,凌云轩由萧雅丽做主,换句话所,萧雅丽就是凌云轩的户主。 二,那十万块只能由易昊偿还,与萧雅丽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这,这不可能。”易昊将陆沉写出的合同甩在地下,转而乞求的看向刀哥“刀哥,我……” 以他的性子,单独还这笔钱,要还到猴年马月去。 有了凌云轩,只用一夜就可以还清欠款。 “陆先生说出的话,没什么不可能的,捡起来,签名。”刀哥说的话很简单,每一句话都是咬着牙根说出来的。 望着刀哥摄人的眼神,易昊虚了,易昊从刀哥眼神中读出一股想要杀人欲望。 如果不是萧雅丽和陆沉在这,恐怕易昊早就被刀哥剁成了肉泥。 “丽丽,我,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易昊知道现在他的希望都在萧雅丽的身上! 萧雅丽是一个心软的女人,只要自己乞求萧雅丽,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萧雅丽眼中闪过一丝不忍,看见易昊一个大男人低三下四的求她,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慌乱中的眼神只能望向陆沉! 这么多年来一个人管理凌云轩,她也累了,她需要一个依靠,陆沉的出现让她的心慢慢有了一个依靠。 “签……”一声冰冷的声音,彻底让易昊绝望了。 易昊汗如雨下,哆哆嗦嗦的看了萧雅丽一眼,萧雅丽眼中不忍的情绪一闪而逝,易昊又看了眼陆沉,陆沉目光阴寒。 形势不饶人,以刀哥对陆沉的态度,易昊知道今天他不签字,恐怕连这扇门都出不去了! “好,我签。”易昊咬咬牙,不甘心的签下了字。 “再按个手印。”陆沉又递过来一个红印章,易昊只能按下手中的红印章。 陆沉默默看着易昊做完一切,开口沉声说道:“好了,你可以滚了,下次再让我见到你,我让你躺着出去。” 易昊狼狈的离开了凌云轩,临走前怨毒的盯了陆沉一眼。 “刀哥,这次谢谢你了。”陆沉看向刀哥说道。 “陆先生,以后叫我刀子就好了。”刀哥受宠若惊的说道,“没什么事情,我们就不打扰陆先生休息了。” “好。” 看到刀哥领着手下的几个小弟离开后,萧雅丽恍若全身的力气被抽干一样,做倒在地下。 “丽丽姐……”陆沉眼疾手快,扶起了萧雅丽。 “哎,休息吧。”萧雅丽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失魂落魄的走向了自己的闺房。 陆沉知道今天的事情对萧雅丽的打击太大了,易昊的做法完全将两人的关系推向了深渊,原先萧雅丽对易昊还有一些感情,然而现在…… 一夜无眠。 陆沉醒来的很早,当陆沉醒来的时候,萧雅丽已经做好了早饭,早饭很丰盛,有油条,有小菜,还有玉米粥,可以看出萧雅丽心情好了不少。 “多吃点。”萧雅丽笑着说道。 嗡嗡! 就在萧雅丽和陆沉吃早饭的时候,陆沉的电话声响了。 “喂,是小陆么?我是吴老。”吴天林哈哈大笑的说道。 “吴老,早啊,我还在吃饭,今天有什么鉴宝协会的事情么?”陆沉开口说道。 “哈哈,还是你小子聪明,今天我大徒弟带来一副真迹,想要让你看看真伪,等会有时间么?”吴天林问道。 陆沉询问的眼神看向萧雅丽,萧雅丽点了点头。 “有时间,吴老,在什么地点?”陆沉开口笑道。 “还是在我们云海市的鉴宝处,等会吃完饭你就来。” “好的,吴老。”说着,陆沉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的陆沉一脸笑容的看向萧雅丽,“丽丽姐,等会我有事,先出去一会喽。” “哼,又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萧雅丽撇着嘴说道。 此刻的萧雅丽幽怨的就像是一个小少妇,让陆沉有些尴尬。 原来的萧雅丽都是以大姐姐的身份陪伴在陆沉身边,现在萧雅丽这么幽怨,倒是让陆沉有些手无足措。 自从与曾如喜分手后,陆沉身上多了几分成熟,无论是为人还是处事方面,昨晚不单单让易昊签名还有按手印,就是为了防止易昊耍赖。 可是面对萧雅丽的调戏,却是让陆沉有点淡淡的忧伤,貌似不会反调戏…… “好了,好了,你去忙吧,姐姐逗你的。”萧雅丽嘴角露出一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