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帐篷中的暧昧!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七十二章 帐篷中的暧昧!

在黑夜之中,两人挨靠的那么紧,难免会有些别样的情绪,荡漾在两人所处的这种环境之中。 萧雅梦咽了口口水,右手轻轻摸向陆沉的手臂,小手指好像找不到能够搁置的空间。 不停的在陆沉手上晃来晃去,加上那身上的清淡的香味,让陆沉心里发痒。 帐篷,美人,就是陆沉想要再压抑那种本性,却始终能够感觉到身体中传出来一阵阵燥热的感觉。 在这狭小的空间中,想要离萧雅梦远一点,实在是太难了。 陆沉猛吸一口气,平复着心中的胡思乱想,想到那个把他当弟弟的姐姐萧雅丽。 陆沉的那种欲望就停歇了下来。 然而那吐气如兰的萧雅丽,却让陆沉无法躲闪。 “你再这样下去,我可是会要犯罪的。”实在忍受不了萧雅梦的调戏,陆沉张着嘴说道。 “嘻嘻,今天晚上我就要调戏你。”萧雅梦嘟囔着嘴说道。 说完之后,萧雅梦大胆的将陆沉的右手牵起来,使劲拉扯陆沉的胳膊。 猝不及防的陆沉,被萧雅梦一拉,身体立刻滚到了萧雅梦身旁,和萧雅梦紧紧贴在了一起。 陆沉迎面与萧雅梦亲了上去。 柔软,润滑,这是陆沉的第一感觉,如同甘甜的水蜜桃一般。 紧接着,萧雅梦猛然吮吸了一下空气,继而又与陆沉接在了一起。 陆沉下一瞬间反应过来,立刻与萧雅梦分开。 “陆沉哥哥,难道我不漂亮么?”萧雅梦幽幽的说道。 透着那皎洁的月光,面前的萧雅梦,让陆沉有些模糊,“漂亮,你当然漂亮了,可是……” 陆沉话没有说完,就被萧雅梦打断了:“好了,我知道了。” 两人一时之间有些尴尬下来,陆沉也不好意思去用读心术读取萧雅梦心中的想法。 “啊,救命了……”黑夜中熟悉的嘶吼声,让陆沉和萧雅梦缓过神来,从帐篷中走了出来。 “是欧阳荣的声音。”萧雅梦一下子反应过来,这声音的来源正是欧阳荣。 继而周围那些萧雅梦同系的同学,也从帐篷中纷纷走了出来。 虽然之前和欧阳荣有些矛盾,但是陆沉能够听得出来,这欧阳荣不像是在闹剧。 顿时,灵海中的紫色神识散发出来,如同一阵紫光,笼罩着北宫山的脚下。 五名身形狼狈的男子,出现在陆沉的神识之中,最让陆沉震惊的是,这五名身形狼狈的男子,手中或多或少都携带着枪支。 “我听到好像是欧阳荣的声音,他怎么这么晚,发起了神经病?” “可能是遇到什么野兽了吧,听说前段时间,这北宫山深处有狼,欧阳荣的声音就是从那传出来的吧。” “不会吧,狼群过来,我们岂不是都要完蛋?欧阳荣是不是已经惨遭不测了?” 这欧阳荣的关系与众人不太好,但这些学生尚且刚刚踏入大学。 心中那份善良的恻隐之心,还是瞬间让众人操心起了欧阳荣。 “大家把火把点起来,能够暂时驱逐狼群。”宋飞颇有经验的说道。 马上有几名学生就开始按照宋飞的话,点起了之前还没有燃尽的火把。 “你们别动,那些是一群人,并不是什么狼群,他们手中还有着枪。”陆沉沉声说道。 谁知道陆沉话刚刚说完,人群的骚动更大起来。 “什么?对方手里有枪,那我们怎么办?该不会什么歹徒要来把我们当作人质吧。” “快跑吧,趁着我们还没有被抓住的时候。” “跑什么跑,这么黑的山地,我们怎么可能跑得动。” 陆沉的神识能清楚看到这群人的位置,有欧阳荣的带路。 很快一束束手电筒的光芒,照耀在众多学生的脸上。 “就是这?这边娃子还挺多嘛,看来能够卖一个好价钱。”说话的,是一名中气十足的壮汉。 灯光照射在这些学生的脸上,让他们无法看清这群壮汉的面庞。 “都别动,谁动一下,我手中的枪可是不长眼睛的。”那壮汉说完话后,鸣枪示威。 这些学生哪里见得到这些场景?吓得瑟瑟发抖,有些胆小的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生怕这一颗颗子弹飞过来,要了他们的性命。 身旁的萧雅梦可没那么害怕,在云海市的时候,那种千钧一发的时刻,她都经历过。 区区这种场面,在她看起来倒是有些无关痛痒了。 “陆沉哥哥,我们现在怎么办?”陆沉成为了萧雅梦的主心骨。 在萧雅梦看来,这种场面也只有陆沉能够镇得住。 “再看看吧,他们有什么目的。”陆沉这样说着,心中却一直想着,如何对付这五名歹徒。 这五名歹徒手中都携带了大量的枪支弹药。 如果只有他和萧雅梦两个人,陆沉有一百种方法,能够从这五名歹徒手中逃跑。 可惜的是,现场还有几百名学生,只要处理不当,肯定会发生惊天惨案。 如今,陆沉只能够选择走一步看一步了。 “所有人,都给我围成一圈坐着,有谁敢试图逃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一名一名壮汉拿着枪围着这几百个学生。 那边吓得发抖的欧阳荣,马上走到那名壮汉,附耳说道:“大哥,你看我路给你已经带到了,能不能放我走了?” 原来找到这数百名学生的路程,是欧阳荣泄露的,场内所有人都有杀了欧阳荣的心。 “欧阳荣,我们担心你的安全,没想到你还把我们卖了。” “简直就是个畜.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亏我瞎了眼,还担心你。” “要是让我活着离开了,我一定打死你。”数百名学生的怒火是非常可怕的。 就连一向以飞扬跋扈著称的欧阳荣,也像一只过街老鼠一样,低着头不敢应话。 “欧阳荣,还有我呢?我怎么办!”那与欧阳荣一同前来的妖艳女子,此时也不淡定了。 这欧阳荣离开了,居然连她也不带上。 “大哥,这是我女朋友,你看?”欧阳荣略微求情的说道。 “刚好老子还缺个娘们暖床,再不走,老子毙了你。”那壮汉似是恐吓,手中又是一梭子弹打在了天空。 吓得欧阳荣连多余的话都没有,转身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