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夜晚露宿!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夜晚露宿!

欧阳荣看见宋飞执意如此,右手指着宋飞说道:“好你个宋飞,喝你的汤,是给你面子,大不了老子不喝了。” 欧阳荣喝了一碗野兔汤后,立刻觉得四肢充满了力气,转而之前那种低三下四的态度消失了,又变得盛气凌人起来。 “小人得志。”远处传来的陆沉,吐出四个字。 此刻的欧阳荣,正处于暴怒状态,出生于大家族的他,什么时候在吃的这一方面,被人屡次掣肘? 区区一碗野兔汤,平常送给欧阳荣,他都不带看一眼。 要不是今天欧阳荣饿极了,也不会拉下面子,去喝这一碗野兔汤。 再加上说这四个字的是陆沉,这就让欧阳荣随时随地都处在暴走状态。 陆沉能够说出这四个字,旁边的萧雅梦也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萧雅梦的态度就显而易见了。 “你说什么?”欧阳荣放弃正在面对的宋飞,转而朝着陆沉走来。 “好话不说二遍,好狗不挡道。”陆沉用筷子搅了搅碗中的野兔汤,淡淡的说道。 “不教训教训你,还真不知道你自己信什么了。”欧阳荣二话不说,一拳袭向陆沉。 “小心……”萧雅梦提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欧阳荣狠狠的摔了出去。 欧阳荣双眼之中满是惊慌之色,连他都没有看清楚陆沉出手,他就倒飞出去,这陆沉的实力太过可怕。 欧阳荣的见识自然不会比旁人少,他见过有很多身怀绝技的男子,这些人身手比他还要强悍数倍。 难道这陆沉不显山,不露水,是个高手? 就在欧阳荣疑惑的时候,陆沉拿起碗,喝着碗中的野兔汤,“好喝,再来一碗。” 陆沉起身,拿着碗走到了宋飞身边,慢慢低头盛起了野兔汤。 看着旁边拳头大小般的石头,欧阳荣心中一横,右手拿起那拳头大小般的石头,朝着陆沉砸来。 “小心,后面偷袭……”陆沉还没有转身,就听见有很多学生在提醒他。 这些学生平常都看不惯欧阳荣的所作所为,见到陆沉能够替他们出一口恶气,纷纷觉得暗自内爽。 可看到欧阳荣在背后偷袭陆沉,他们立刻提醒起来。 不远处的萧雅梦,气的大叫起来:“欧阳荣,你这个卑鄙小人。” 谁知道那盛完汤的陆沉,一转身右脚踢在了那径直而来的石头,那石头被陆沉反手一脚狠狠踹了回去。 这块石头准确无误的砸在了欧阳荣的嘴巴上。 咔嚓! 只是听到这一声响,伴随着石头的掉落,欧阳荣嘴巴上布满了血迹,四颗大门牙次啦啦的掉落下来。 众人颇为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要知道牙齿可是人身体上,为数不多最坚硬的地方之一。 除非是拿着榔头,使劲敲打着牙齿,光是凭借着这一脚之力,陆沉能够把欧阳荣四颗门牙都踢下来? 欧阳荣摸着嘴巴上的血迹,忽然感觉到牙齿前面有一些漏风。 “我……要撒了你。”那漏风的牙齿,吐出的字音都模糊不清。 “哈哈哈。”很多人低头笑了起来。 失去理智的欧阳荣,左手捂着嘴巴,右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着陆沉的背后袭来。 听到身后接踵而至的脚步声,陆沉右手将野兔汤狠狠泼了欧阳荣一脸。 那滚烫的热汤,让欧阳荣扔下手中的石头,使劲擦拭着脸上的热汤,疼得欧阳荣在地上直打滚。 “欧阳大少。”那妖艳女子跑过来,扶起了欧阳荣,这欧阳荣可是她的摇钱树,她可要照顾好这欧阳荣。 “明天一早我们出发,小子,别让我在京城见到你。”欧阳荣被那妖艳女子扶了起来,擦着脸上的热汤。 宋飞也有些担心陆沉,宋飞知道欧阳荣的家世,对于这欧阳荣,宋飞也只是言语上能够损他。 想要做到明面上这么去打欧阳荣,他完全做不到这一点。 陆沉又盛了一碗野兔汤,走到了萧雅梦旁边的位置,优哉游哉的做了下来。 “哇,陆沉哥哥,你这身手好帅,是不是你有这身手,胡斌才那么佩服你?”萧雅梦套着陆沉的话说道。 “臭丫头,还学会套我话了,那是我帅气临风,当然被万人所敬仰。”陆沉刮着萧雅梦的鼻子说道。 喝完这清蒸野兔汤后,紧接着便是烧烤野兔,小鱼儿等野生动物,这种烧烤的香味香飘十里。 烧烤之后,在宋飞的带领下,这些同学还做了一些活动,这些活动一直持续到深夜十二点才结束。 “今天玩的太晚了,大家也累了,都早些休息吧。”宋飞笑着说道。 萧雅梦拉着陆沉的手,走到了一旁:“陆沉哥哥,我刚好带了一个两人型帐篷,我们住进去吧。” 其他人也都各自掏出自己的帐篷,陆沉看了看这周围,确实没有能够让他好生休息的地方。 看来只能够和萧雅梦住在一起了。 随即便和萧雅梦铺开了这个帐篷,两个人躺进了这个帐篷。 萧雅梦看着躺在身旁的陆沉,呼吸忽然间变得有些急促,就算是当初在云海市,两人都没有这样亲密的呆在一起。 一念至此,萧雅梦心中泛起一阵阵别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如同跗骨之蛆一般,钻入到萧雅梦身体的各个角落。 就在这个时候,陆沉那身体朝着萧雅梦这边靠了几分。 感受到旁边的陆沉,往自己这边移动了几分,萧雅梦喜从心来,以为是陆沉有意和她靠的这么近。 萧雅梦便也朝着陆沉那边,移动了一下身体,作为女孩子,萧雅梦很矜持,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已经算够多的。 剩下的,萧雅梦希望陆沉能够自己主动一些。 陆沉现在是有苦说不出,这个帐篷有些太小了,他使劲蹬了蹬这个帐篷,生怕这个帐篷跌倒,只能够蜷缩着身子。 谁知道那边,萧雅梦也朝着陆沉这边靠过来,里那个人有意无意的靠在了一起。 就连脸庞也不例外,萧雅梦吐出的呼吸,能够清楚的被陆沉所嗅到。 陆沉能够按捺的住,小陆沉就有些按捺不住了,那种尴尬只有陆沉自己能够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