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郊游邀请!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六十八章 郊游邀请!

陆沉本来来到京城,是为了给邢老爷子治病,只是没想到,一治病就遇到了这么多的情况。 先是遇到蓝家家主,随后又是龙组成员,这京城还真是有点不太太平。 办完事之后,陆沉有点想回到云海市了,云海市是他的家。 就是上了大学,陆沉都没有出过这么远的远门,一去还是长达半月之久,忽然陆沉有些陌生了。 就在陆沉思绪之间,手机响了,来电话的又是萧雅梦小妮子。 “喂,陆沉哥哥,你在哪呢?”萧雅梦电话里,一个又一个陆沉哥哥喊着,换成另外一个男人,早就被萧雅梦的声音喊酥了。 所幸的是,陆沉早就对萧雅梦这甜美的声音有了免疫力。 “当然是刚刚睡起来,怎么了,又有什么事情。”陆沉打了个哈欠。 “今天中午我们系准备去郊游,陆沉哥哥,你有没有时间啊……”萧雅梦嘟着嘴说道。 说完之后,萧雅梦咬了咬嘴唇,没有听到那边陆沉的回话声,有些着急的萧雅梦,碍于女生那小小面子,不好意思继续追问。 直到五秒钟后,陆沉才说道:“刚好有点时间,那就去吧。” 听到陆沉有时间,萧雅梦噎的兴奋了一声:“今天中午十二点,在我们学校门口集合,陆沉哥哥你别迟到了哟。” 说着,萧雅梦就挂了电话,陆沉揉了揉眼眶,听说京城周围有一些名胜风景不错,刚好借此机会,可以游玩一番。 旅游全国乃至世界,是陆沉小时候就一直拥有的梦想。 可上了大学的陆沉,将这个梦想深深的埋藏在心底,将一切时间都花在了照顾曾如喜的感受上。 如今有了闲暇时间,陆沉岂能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游玩一番? 陆沉起床收拾一番后,跟蓝恨打了个招呼,便朝着屋外走去,搭了一辆的士,来到京城艺术学院的门前。 趁着这个时间点,陆沉顺便买了跟油条,充充肚子,当买好之后,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门口远远看去,陆沉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萧雅梦,穿着淡白色的衣衫,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出来。 今天的萧雅梦,特意在脸上画了一点点淡妆、 这淡妆不仅没有遮掩萧雅梦那气质,反而是将身上的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 “陆沉哥哥,你终于来了。”萧雅梦掩饰不住心中的兴奋之色,跑到陆沉的身旁,就拉起陆沉的手。 生怕其他人不知道路尘是她朋友一般,将陆沉的手牢牢抓紧,这一举动让陆沉张了张嘴,却没有吐出一个字。 陆沉看着周围萧雅梦这些同班同学,原来这些人都带了自己的异性朋友。 萧雅梦身旁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这个男子一直围聚在萧雅梦的附近。 当看到萧雅梦与陆沉牵手之后,这名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双眼一眯,快步朝着陆沉与萧雅梦这边走来。 “萧雅梦,这位是?”那白色西装的男子,看着大口噘着油条的陆沉,早已把他划分在屌丝的行列。 陆沉穿着也不是很名贵,全部都是地摊货,京城中藏龙卧虎,可他不相信,陆沉就是一条龙。 “欧阳荣,这是我男朋友,离我远一点,我不想再看到你了。”说着,萧雅梦气呼呼拉着陆沉,朝最前面走去。 欧阳荣身旁很快就蹿出来一名打扮浓艳的女子,这女子抱着欧阳荣,不停的用身子蹭着欧阳荣:“好哥哥,你就别看他了。” “不看她难道还看你?看你我都看腻歪了,再看下去还是那样,这次我一定要将萧雅梦追到手,就算他有男朋友也不例外。”欧阳荣跺了跺脚。 萧雅梦拉着陆沉出了人群,拥挤的人群让空气变得更加燥热,出了这人群,两人立刻觉得凉了不少。 “咦,胡斌那小子没来?”陆沉打量了一番,胡斌与萧雅梦是同学,这一眼望去,这小子还没有到来。 “没有,他那种富二代,旷课打架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这种郊游他一般都不会来的。”说着,萧雅梦拉扯了一下陆沉。 “陆沉,你可不能被胡斌带坏了。”萧雅梦那略微警告的语气,让陆沉苦笑一声,他怎么会被胡斌带坏。 要带坏,至少也是胡斌被他带坏。 “对了,你和胡斌的关系怎么会这么好?”这是萧雅梦一直以来比较疑惑的问题。 上次在云海市,胡斌见到陆沉的时候,还满怀着怒气。 可自从胡斌不辞而别后,在前些日子,重新见到陆沉之后。 胡斌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任由萧雅梦怎么猜测,都想不出胡斌态度变化这么大的原因。 因此,萧雅梦偷偷找过胡斌,然而这胡斌别看平时打架旷课,嘴可是很严的。 无论萧雅梦怎么询问,这胡斌没有透露一丝一毫。 女人的直觉告诉萧雅梦,这胡斌和陆沉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估计是我太帅了吧,你看,他们都被我帅的睁不开眼睛了。”陆沉指着前面,那些被阳光刺的睁不开眼睛的人说道。 “哼,真不要脸。”看见陆沉不想说,萧雅梦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在萧雅梦的疑惑中,系里的人浩浩荡荡排成一队,沿着马路朝城外走去。 这一次萧雅梦等人郊游的地方,是京城外的北宫山,北宫山四季凉爽,尤其是在这烈日炎炎的时候,无疑是避暑的一块圣地。 北宫山紧邻着北宫河,这北宫河是华夏如今以来,为数不多没有遭受过污染的河流。 陆沉当年也只是闻听过北宫山的大名,未曾去旅游过,这一次刚好乘着这个机会,与萧雅梦一同去旅游。 北宫山中野味无数,萧雅梦系里的人带了许多野炊用的东西,甚至连锅和烤炉等东西也带上来。 “对了,我忘了给你说了,今晚我们要在北宫山中留宿。”萧雅梦坏笑着说道。 陆沉无奈的敲了敲萧雅梦的额头,这妮子完全就是不想说。 “好,好,好,不就是住在北宫山中,我大不了睡在树上。”陆沉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