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利诱!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六十六章 利诱!

陆沉听到耳旁拳声呼呼,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那身材瘦小的男子眼中一喜,这陆沉的追踪与反追踪之术出神入化,可近战搏斗的本领,显然比他料想,要差的多。 也不知道身后那人,为何会对陆沉的如此畏惧。 然而,就在下一瞬间,那身材矮小的男子,感觉右手一拳被陆沉狠狠的阻止下来。 紧接着,陆沉右手轻轻一掰。 “啊……”撕心裂肺的疼痛,从那身材矮小的男子嘴中爆发出来,听的让人胆战心惊,不敢直视。 身旁与他同来的几名同伙,纷纷拿出手中的武器,或是长刀,或是匕首,朝着陆沉纷纷袭来。 陆沉直接一脚,将那身材矮小的男子踢飞十多米。 那几名手持武器的男子,平常堪称精湛的搏击之法,现在在陆沉看来根本连眼都不入。 咔嚓! 陆沉的身形如同鬼影一般,晃动在几人中间,这几人连陆沉的身形都没有看清楚。 就感觉到那拿着武器的手上,传来一阵钻心疼痛,手中的武器纷纷落在地上。 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挡的了陆沉的攻势,那先前领头的男子,惊恐的看向陆沉。 他这几个兄弟,可都是退伍特种兵中,一等一的身手。 当年在部队里,都是参加过小型围剿毒枭的战争,可谓是从尸山血海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现在在面对一个区区陆沉的时候,如此不堪一击,陆沉一出手,那男子就知道了他们与陆沉之间的差距。 望着这些摔倒在地的男子,陆沉拍了拍手,转而走向那身材矮小的领头男子。 “我说,你们想要出手,也要调查清楚再说吧,慕容天明那个白痴,就这么派遣你们来送死?”陆沉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几个人。 那身材矮小的领头男子,脸上的惊讶之色溢于言表,这陆沉怎么会知晓是慕容天明派他们来的? “该死,这群人还自称什么特种兵的精英,连个小小的陆沉都收拾不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内,坐着气愤的慕容天明。 用望远镜朝着那边看去的慕容天明,用手狠狠的砸在了方向盘上。 当慕容天明再次用望远镜看向陆沉的时候,却诡异的发现陆沉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向他看来。 惊得慕容天明手中的望远镜,差点就掉在了腿上。 这陆沉怎么知道自己在关注他?而且还知道自己在这个方位? 不对,肯定是巧合,慕容天明拿起望远镜,看向陆沉。 陆沉充满挑衅的眼神看着慕容天明,脚下一脚将那个身材矮小的领头男子踹了出去。 顺便,朝着慕容天明伸出一根鄙视的中指。 饶是慕容天明的涵养在好,当看到这鄙视一般的中指,朝他竖起的时候,慕容天明整个人肺都气炸了。 作为江浙沪一带有名的经商天才,他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 尤其还是在陆沉手中连续吃亏,以慕容天明的脾性,他早晚都要收拾这陆沉。 不过慕容天明很识趣,他知道,仅仅凭借着他一个人,根本不是陆沉的对手。 陆沉蹲下看着那受了重伤的男子:“以后有我在的地方,不希望能够看到你们,给我滚。” 说着,陆沉将那身受重伤的男子,一脚将他踢到了不远处的河流中。 慕容天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开着车朝陆沉这边缓缓行来。 “陆先生,这么巧,在这地方又见到你了。”慕容天明见到陆沉,立刻开始打起了招呼。 那脸上的笑容,丝毫不会让人联想到,刚才那些打手都跟慕容天明有关。 这慕容天明还真沉住气,陆沉倒是想要看看慕容天明想要搞什么花招。 “就是啊,我也觉得挺巧。”陆沉笑着看向慕容天明。 “要不然我们去喝两杯?”慕容天明笑道。 “好啊,没问题。”陆沉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慕容天明的车上。 慕容天明将车开到一家高级餐厅旁,叫陆沉走入这高级餐厅。 选了位置坐下之后,两人点了一些饭菜。 “陆沉,我希望你能离开蓝悠然,有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慕容天明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件事情慕容天明不想闹大,在京城中发生的凶杀案件。 以蓝家的势力,想要查清楚这幕后黑手并不难。 一旦蓝悠然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始末,慕容天明想要在追她,那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否则,刚才慕容天明就不是叫这群人打陆沉,而是选择直接用枪将陆沉干掉。 “原来你想要和蓝悠然在一起嘛,我想想。”陆沉装模作样的想着。 其实陆沉内心里,是在想着怎么在接下来的时间,来坑慕容天明。 “这样,我给你五亿,只要你能够离开蓝悠然,我再给你五亿。”慕容天明提出了诱人的条件。 这个条件在别人看起来很诱人,但在陆沉眼中,却是一般般的条件。 “才十亿,当时你可是花了八亿来买了我的座位。”陆沉沉着眼睛说道。 那狮子大张口的面目,让慕容天明冷冷吸了口气,他知道,没有重利这陆沉是不会离开蓝悠然。 可钱能在赚,让陆沉这样的男朋友,主动离开蓝悠然的机会可不多。 “二十亿,再多我就不答应了。”慕容天明摇着头,果决的说道。 慕容天明打听的很清楚,只有这个陆沉,离蓝悠然的距离最近,甚至还住进了蓝家。 只要陆沉能够离开蓝悠然,他付出的这些金钱并不算什么。 “二十亿嘛,可以考虑。”陆沉看着杯子里的龙井茶说道,“你说这西湖贡牌龙井茶,可是八万块钱一斤,现在的物价又这么贵……” “那就二十五亿,不能再高了,只要你答应不当蓝悠然的男朋友,我就给你。”慕容天明叹了口气说道。 陆沉喝了杯茶水笑道:“那就多谢慕容先生了。” 慕容天明将支票开给陆沉,“是去是留,由你决定,可我不希望以后在看到你出现在蓝悠然的身边。” “出现在哪里,可不是你说了算,慕容先生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离开了。”陆沉将支票装进了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