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聘请教授!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六十五章 聘请教授!

翌日清晨,陆沉吃着蓝悠然早已准备好的油条豆浆。 看着陆沉吃的津津有味,蓝悠然眉头一挑:“听说你昨晚回来到深夜了。” “嗯,昨晚发生了一些事情。”陆沉一边持着油条,一边喝着豆浆说道。 “对了,张教授准备让你去他那一趟,说是有好事儿告诉你,等会我也准备去学校,一起走吧。”蓝悠然说道。 陆沉点点头,三下五除二将油条和豆浆吃完之后,坐上蓝悠然所开的车,匆匆朝着学校行去。 张教授面露喜色的站在实验室中走来走去,其他教授同样是遮掩不住脸上的笑容。 陆沉提供的这十枚银针,成功有效的帮助沿海地区的人民,治疗了拉曼哈病毒。 为此还得到了首长的嘉奖,特此嘉奖了陆沉和京城医学系的所有教授。 而在银针上做过手脚的卢新华,也受到了国家严厉的制裁。 这种殊荣不管是对于张教授,还是对于医学系的其他同僚,都有着非比寻常的异议。 “唉,陆沉这小子应该马上就到了。”张教授笑意盎然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阵脚步声,陆沉和蓝悠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张教授。”陆沉和蓝悠然朝着张教授打起了招呼。 “陆沉,你终于来了。”张教授站起身子,迎向了陆沉和蓝悠然。 见到陆沉和蓝悠然的到来,其他教授也都纷纷站起身体,向陆沉和蓝悠然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这一次首长的荣誉嘉奖足以让他们名留史册,这一点还要多亏了陆沉。 “陆沉啊,我这次来,是携带着首长的口头嘉奖而来,过些时日,首长的秘书也会向你进行嘉奖。”张教授握着陆沉的手说道。 对此陆沉并不感到意外,拉曼哈病毒肆虐华夏的沿海地带,早就成为很多人的心腹之患。 倒是这件事情连上面的首长们都惊动了。 “张教授,过奖了,我陆沉也是华夏的一份子,如今见到沿海平民身受苦难,岂能置之不理。”陆沉淡淡的说道。 张教授见到陆沉在得到首长的嘉奖后,还是如此不卑不亢,未曾骄傲自大。 对于陆沉这个晚辈,他也是越加的喜欢。 “不骄不躁,端的是日后前途无量啊。”张教授笑着,将陆沉迎到了旁边的会客室中。 坐在椅子上的陆沉和蓝悠然对视一眼,不知道张教授是什么意思。 蓝悠然看了看表,她上课的时间快要到了。 “你们先聊,我还有课。”蓝悠然起身说道。 见到蓝悠然离去,张教授像是聊家常一样说道:“陆沉,这蓝教授人很好,你跟她在一起,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听到张教授打笑的声音,陆沉摸了摸头,看着张教授尴尬的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张教授的神情颜色起来:“陆沉,我想聘请你在我们京城大学医学系为教授,你看如何?” 当陆沉治愈好拉曼哈病毒之后,张教授就有了这种想法。 拉曼哈病毒在国际中,都有着极强的影响力,除开华夏以外。 非洲还有很多国家的难民,都感染上了拉曼哈病毒,能够治愈好拉曼哈病毒的陆沉,就成为了举足轻重的人物。 迄今为止,张教授还没有听说哪个国家,有能力去治疗拉曼哈病毒。 只要京城大学掌握了治疗拉曼哈病毒的技术, 这样,京城大学的威望还可以再一次席卷整个华夏,将那些视为对手的学校,声望压制下去。 “当然了,平常你都没有课,只是挂名而已,不过当我们医学院碰到棘手的病例之后,才会麻烦你。”张教授急忙说道。 陆沉摸了摸下巴,他清楚张教授这种行为,无疑就是看上了他能够治愈拉曼哈病毒的能力,想要拉他入伙。 这件事情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一旦传了出去。 在自己扬名立万的同时,想必自己的麻烦是源源不断的找上门。 张教授没有急于打搅陆沉,而是用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 “你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传出去以后,将会有多少人找我麻烦吧。”陆沉嘻嘻哈哈的笑道。 这紫色天雷能够治愈疾病固然是好事,可这种能力也像是一种炸弹般。 让其他异能组织知道这个消息后,肯定会对自己产生浓厚的兴趣。 这种事情肯定不会一直瞒下去,总会有石落水出的那一天。 “我知道,所以,我会申请首长,派人来保护你。”张教授郑重的说道。 “人就免了,我来去自由,不喜欢有人干预我,你说的事情我答应了,没什么事情我先回去了。”陆沉站起身子说道。 “我送送你。”张教授起身将陆沉送到了楼下。 从校园里面出来后的陆沉,双手插在裤兜中,时而感觉到背后有人在跟踪自己。 在陆沉神识灵敏的状态下,身后这几个跟踪者显得就有些小儿科了。 这几个跟踪者一直跟着陆沉出了京城大学,陆沉转了个弯,朝着一处僻静的地方走去。 这一条小道上很少有人来往,即使是动手,也很难被别人发现。 陆沉身形一闪,整个人消失在那几名跟踪者的眼前。 “快,快找陆沉那小子,今天收拾了他,还准备回去领钱呢。”那带领着手下四人,跟踪陆沉的是一个瘦小男子。 身体穿着打扮相当普通,属于那种混迹在人群中都觉察不出来的那一种。 “我在这呢,你们想去哪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陆沉诡秘的身形出现在这名男子的身后,这名男子被吓了一大跳。 他好歹也是特种兵退伍,在部队中经受过严格的训练,怎么可能会有人悄无声息的摸到了他的背后? 那就唯有一种可能,这个人的实力比他高出太多。 那身材瘦小的一人,不敢怠慢,猛然转身,时刻停放在腰间的拳头,一拳狠狠击向了身后陆沉的脖颈。 这一拳不用那人多看,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击中陆沉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