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求饶!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六十四章 求饶!

里面的雷炎身形狼狈,在这一道道紫色雷光的袭击下,全身衣衫褴褛,内伤极重。 饶是外面龙凤和火焰两人一起进攻这雷电牢笼,都无法打破这由紫色天雷所形成的雷电牢笼。 “大哥,这牢笼有诡异,可能与这小子有关。”火焰喘了口气,看着陆沉。 陆沉优哉游哉的看着龙凤,火焰和雷炎,三人无论使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打破这雷电牢笼。 “如果你们没有事情,那我就先走了。”陆沉拍了拍手说道。 “别,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们的得罪了你,还请你帮雷炎将雷电牢笼撤去。”龙凤开口说道。 对于这个神秘莫测的陆沉,龙凤不敢莽撞出手,使用这种厉害的武技,陆沉都没有半点脱力的迹象。 要是陆沉在打出两个雷电牢笼,恐怕龙凤和火焰也会被困在这里,这是龙凤一点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况且处于雷电牢笼中的雷炎,身上已然是皮开肉绽,这雷炎其中有一种异能也是雷,为什么他会破不掉陆沉的雷电牢笼? 殊不知这紫色天雷,连地阶高手都害怕,更不用说这区区一个黄阶中期的武者。 雷炎手中的雷异能威力,可远远比不上这紫色天雷。 “哦?你们这算是求我,还是……?”陆沉若有所思的看向龙凤和火焰二人。 任凭两人的攻势再怎么迅猛,都无法破掉那紫色天雷。 在两人的进攻下,紫色天雷反而是有着向龙凤和火焰进攻的趋势。 直到被那紫色天雷盯上,龙凤和火焰才知道这紫色天雷的威势是有多可怕。 紫色天雷仿佛无物可以阻挡一般,径直劈在了两个人的身上,那种疼痛,就是以两人特殊的身躯体质,都无法遭受。 “我们是龙组的人,你要是敢杀我们,就是与龙组为敌。”火焰气喘吁吁的说道。 火焰周身已然是布满了赤黄的火焰,帮助火焰抵挡紫色天雷的进攻。 陆沉莞尔一笑,对于火焰的威胁,他丝毫都不放在心上。 “之前我连辛远都杀了,你觉得我连你们都杀不了么?”陆沉声音一提,陡然爆喝道。 那紫色天雷仿佛是为了与陆沉的声势交相呼应,天空中那百道天雷的威势,越加的可怕。 龙凤三人心中暗暗叫苦,这种紫色天雷的威力也越来越可怕,似乎在下一刻,三人将会被这紫色天雷轰得渣都不剩。 一听陆沉要把他们放在这里,吓得魂飞魄散,时间不用太多,最多半分钟,他们也将会被紫色天雷轰杀。 “陆沉,我们错了,我们不应该来找你麻烦,还请你将这异能收去,我们便不在找你麻烦。”龙凤开口求饶道。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龙凤觉得以陆沉这个年龄和心性,说不定会对他们手下留情。 他向来也是龙组中的天才修炼者,何曾这样低声下气的求过? 只不过是碍于形势,才在无奈之下,向陆沉求情。 “你们还是在这呆着吧,瞌睡了,我要撤了。”陆沉头也不回的,迈着大步朝京城方向走去。 这一幕恨得龙凤三人牙痒痒,“龙凤,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既然他不伸手帮我们,我就不相信破除不了他这该死的雷电牢笼。”龙凤全身上下散发出一阵淡白色的光芒。 这种乳白色的光芒,竟然是将雷电牢笼,有着一点一点融化的痕迹。 远去的陆沉,还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一幕,他终究是少年心性,想着如此一来,龙凤等三人或许就被雷电所镇压。 再不济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来继续找他的麻烦,最让陆沉忌惮的是,龙凤等三人身后站着的龙组。 这龙组能够在华夏传承数千年,龙组里面的高手,肯定数不胜数。 这种神秘的组织极为强大,在陆沉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前,断然不敢和龙组撕破脸皮。 再击杀龙组三个成员,说不定龙组就会对他下达通缉令,这些都是让陆沉比较顾忌的事情。 回到蓝家的陆沉,已经到达夜里一点半了,蓝家中上上下下的人都睡着,陆沉轻轻走向自己的房间。 当到了自己所居住的房间后,陆沉看见蓝恨坐在了自己的房间。 “家主。”陆沉微微叫了一声。 那蓝恨紧闭双眼,神游物外,被陆沉一声唤回了神。 “你回来了,我听说龙组的人去找你了。”蓝恨严肃的说道。 这龙组来历势大,要不是蓝家在京城中有着特殊的渠道和地位,蓝恨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陆沉点了点头,将之后遇到龙凤等三人的事情告诉给了蓝恨,前面的事情陆沉基本没有提。 直到陆沉说完这一切事情后,再次看向蓝恨,就发现蓝恨那眼神中,充满了丝丝惊讶的神色。 “你是说,你一个人独战龙凤等三人?”蓝恨讶然说道。 其他人蓝恨不是很清楚,这龙凤蓝恨听说过他的名字,龙凤天生觉醒龙凤血脉,一旦修炼到极致,可不死不灭,浴火重生。 在刚刚加入龙组后,龙凤就显示出非凡的修炼才能,仅仅三年时间就修炼到黄阶中期,堪称龙组里面年轻一辈最强的王牌之一。 龙凤这样的天才,居然会被陆沉以一敌三,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真的是黄阶前期?”刚说完话,蓝恨就后悔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陆沉身上的气息。 陆沉身上那种气息,绝对是黄阶前期武者才能够拥有的气息。 陆沉点了点头,蓝恨沉吟半响后,才微微抬头说道:“你要小心龙组的报复,我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够给你提供一些情报。” “无妨,该来的总会来,我陆沉从未怕过他们。”陆沉淡淡的笑道。 自从获得天雷异能之后,陆沉整个人的信心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种变化好似感染到蓝恨一般。 “好,有什么帮助的可以尽管来找我,我蓝恨在京城中,还有一番薄面。”蓝恨拍了拍陆沉的肩膀,“你早些睡觉,我也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