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邀请聚会!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五十七章 邀请聚会!

辛无暇可是在京城上流社会公子哥中,都属于大佬级别的人物。 连辛无暇都在陆沉手中吃了亏,胡斌怎么还敢有对付陆沉的念想? 本来胡斌还相当喜欢萧雅梦,在学校中不停的追萧雅梦。 自从云海市回来以后,胡斌连和萧雅梦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生怕陆沉哪天杀到京城,找他算账。 一念至此,胡斌左手抬起来就是一个巴掌,扇在了豹子的脸上,胡斌这一巴掌不单是把豹子,就是让朱静都懵了。 朱静可是知道这胡斌,在京诚中流世家公子的圈子中,混的可谓风生水起,她有几次都想要勾搭胡斌,却被胡斌看不上眼。 就是这样一个能够混的风生水起的男人,却对眼前陆沉唯唯诺诺。 多年混迹在社会的朱静,加上心头女人独有的直觉,让朱静心头产生了一丝阴云。 或许这陆沉来历极大,连胡斌都要忍让三分。 “斌哥,你这是……”豹子不敢对胡斌动粗,只好看着胡斌。 胡斌的眼睛立刻示意起豹子,豹子也不算傻,即刻转头看向陆沉。 “这位大哥,是我豹子有眼不识泰山,全部都是朱静和张浩挑起事情来的,一切都责任都在我身上,有什么我都认了。”豹子对着陆沉抱拳说道。 豹子看见陆沉半天没有所动,咬了咬牙,立刻当场给陆沉跪了下来。 “一切都是我豹子的错,有什么责罚尽可能的冲我来。”豹子这一跪,连萧雅梦都捂住了嘴巴。 这豹子的名头,她也是略微听说过,混迹在艺校周围的黑白两道,专门做着夜场的买卖。 是这周围大哥级别的角色。 在这附近的黑白两道,提起豹子的名头,都会对豹子暂避三分。 “陆哥,我这位兄弟也是有眼不识泰山,您看……”胡斌谄笑着说道。 张浩和朱静吓得两腿打颤,他们身后的靠山,在陆沉面前竟然会如此不堪一击。 其中当属朱静的内心最恐惧,她怎么也没想到,看似单纯的萧雅梦,背后竟然会有如此之强的靠山! “各人自断一根手指,我便饶了你们。”陆沉淡淡的说道。 张浩和朱静脸色苍白,他们都是还没有出校的大学生,怎么会惹到这一尊凶神恶煞。 虽说平时喊打喊杀,一副社会人的模样,但真正说起断一根手指,他们谁都不愿意。 “快,陆哥发话了,你们还不照做?”胡斌摸了摸头上的汗珠说道。 豹子在社会混久了,骨子里就是个狠人,知道今天的事情,没有点交代,是不可能安然离去。 咔嚓! 豹子把自己的小拇指撇断,大汗淋漓的望着陆沉,那边张浩甚至被吓得当场尿出了裤裆。 一股骚臭味冲鼻而来,直接是让萧雅梦用手掌捂住了鼻腔。 “陆沉,好歹是同学一场,让他们走吧,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们了。”萧雅梦颇为厌恶的说道。 陆沉微微叹了口气,这萧雅梦终究心慈手软。 就算是没有如此重罚,也不能轻易放过这二人,没点教训,两人是记不住事儿的,做什么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可萧雅梦开口了,他也不好拒绝。 “萧雅梦,谢谢你,谢谢你。”张浩和朱静不停的嘴中说着。 “既然萧雅梦帮助你们求情了,那就别再让我们看到你了,滚吧。”陆沉看着张浩和朱静说道。 张浩死里逃生,听到陆沉所说,如蒙大赦一般,转头就朝着外面跑去,生怕再碰上陆沉这种杀神。 为此,他心里恨透了朱静,要不是朱静诱惑他,也不会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豹子,你也带着你手下滚吧。”胡斌转头说道。 豹子听到胡斌所说,在看看陆沉,发现陆沉没有拒绝的意思,便转头带着几名手下逃去了。 胡斌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自从回到京城后,胡斌嫌天气太热,直接将自己的头发剃成了光头。 “陆哥,这件事情都是误会,误会……”胡斌为了缓解气氛,马上说道。 “萧雅梦,你先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陆沉摆了摆手说道。 萧雅梦点点头,挥了挥手说道:“你也要早点回去啊。”继而又翻了翻白眼看着胡斌:“胡斌,可别把我陆沉哥哥带到花天酒地那种地方。” “放心吧,就算是我想带他去,他不去也没有办法啊。”胡斌摸着光头苦笑道。 萧雅梦冷哼一声,这才转身离去。 陆沉见到萧雅梦离去,这才转身看向胡斌:“没想到这几个月不见,你在京城混的不错啊。” “陆哥说笑了,要不是陆哥在云海市饶我一命,恐怕我还不会混到这种地步。”胡斌陪笑道。 当初胡斌想要在云海市建立起新的青龙帮,就是听了辛无暇所言,而对于辛无暇在京城的地位和手段,他也是相当清楚。 所以胡斌才相信了辛无暇,直到陆沉得到云海市贪官受贿的资料出现后,辛无暇败在陆沉手里,逃回京城。 得到这些消息后,才让胡斌真正对陆沉信服起来。 “只要你在学校保护好萧雅梦,一切都好说。”陆沉淡淡的笑道。 “一定一定,陆哥的事情我定当遵命。”胡斌点头哈腰的说道。 紧接着胡斌看了看手表:“陆沉,等会有一个专门由京城上流社会公子组成的聚会,里面有着鉴定书画古玩的活动,陆哥,你看有没有时间去一趟?” 胡斌查过陆沉的资料,自然是知道陆沉喜爱鉴宝这一兴趣。 为了能够巴结上陆沉,胡斌一直苦无机会,刚好这次被胡斌碰见,胡斌其会放弃这个机会? 尤其是这次活动,都聚集了圈子里面有钱有势的富二代。 像胡斌这种富家弟子,都是处于外围。 如那四大家族的公子,也可能会;熬参加,这古玩书画,一来是彰显自家的深厚底蕴。 二来也有着相互攀比的意味,这种古玩书画流的真迹传于世的较为少见。 “哦?那我就去看看。”陆沉挥手笑道。 听到陆沉所言,胡斌屁颠屁颠的带着陆沉朝着艺术学校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