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魂飞魄散的胡斌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五十六章 魂飞魄散的胡斌

面对萧雅梦的邀请,陆沉不太好拒绝,他也清楚,自从刚才萧雅梦表白失败后,心里一定不好受。 两人走在学校中的林荫小道,京城艺术学院的后山,修建的相当精致,里面种满了花花草草。 陆沉和萧雅梦漫步在林荫小道中,月光洒在两人的身上,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美。 林荫小道中也聚集了不少的情侣,这后山就是情侣的约会圣地。 “陆沉哥哥,今天的月亮好圆啊……”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 算起来,这已经不是萧雅梦第一次对陆沉表白了,碍于女生的脸皮比较薄,萧雅梦这才第二次对陆沉进行了表白。 可惜陆沉似乎不太领情,这也让萧雅梦那性格中执拗的一部分,发挥的淋漓尽致。 相比于其他的女生姿色而言,萧雅梦还是比较满意自己的。 虽然算不上冠绝一方的绝世美女,好歹也是校花级别的人物,追萧雅梦的男人也不在少数。 陆沉哥哥怎么就会看不上自己呢? 萧雅梦这一句话,想要解决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却发现陆沉很直男的点点头,“嗯,确实挺圆的。” 这一句话一出,有一种让萧雅梦吐血的冲动,下面的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陆沉对于萧雅梦的心思,在清楚不过,可陆沉并不想与萧雅梦在男女之情上有什么牵连。 一直以来,陆沉都是把萧雅梦当作自己的妹妹来看。 两人也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天,纵然萧雅梦有意和陆沉打情骂俏,陆沉也没有接过话的迹象。 萧雅梦不是孙四娘那种熟女,也不知道该怎么和陆沉之间进行有效的调.情方式。 “死陆沉,你居然这么不喜欢我。”萧雅梦咬着嘴唇,内心这样想,嘴上却还是有意无意的将话题引向风花雪月。 “时间也不晚了,你回宿舍吧。”陆沉看了看表说道。 “好,陆沉哥哥,那你也一定要赶快回去哦。” 萧雅梦和陆沉两人在后山转了一大圈,里面不乏有人也在野.战的声音,这声音听的萧雅梦面红耳赤。 借助着月光,萧雅梦看到陆沉脸上丝毫没有任何变化,心中失望之色渐盛。 “陆沉哥哥,我的宿舍在那边,我先走了……”萧雅梦指着学校的另一边说道。 “走?没有我的允许,你们往哪里走?”一名满脸横肉的大汉,走了过来。 这大汉身后站着张浩和朱静等人,那朱静咬牙切齿的指着陆沉说道。 “豹哥,打我的就是这个人,你可一定要将这小子帮我收拾一番啊。”张浩指着陆沉恶狠狠的说道。 张浩是艺术学院的体育生,在社会上有不少喝过酒的兄弟,这些兄弟在京城里面的实力错综复杂。 其中不乏包括豹哥这种手染鲜血的人。 “就是豹哥,这个小蹄子长得也清纯,你帮我把这男人收拾之后,这小蹄子我想办法给你送过去。”朱静捂着嘴笑了起来。 那被陆沉扇的红肿的一张脸,由于那声声笑意而变得疼痛万分,使劲鼓着腮帮子,才能逐渐减轻那疼痛。 “嗯,有点符合我的胃口。”那豹哥捏了捏拳头,转而看向陆沉,“把你身边的这个小妞给我留下,我就放了你。” 戏谑的眼神,让陆沉懒都懒的看他一眼,像豹哥这种人,在他眼中就像是跳梁小丑的一般存在。 这种存在让他都不屑去出丑,陆沉懒洋洋的看着豹哥,继而嘴角露出一抹笑声,“要不是你把你身边的那女人送过来,让我帮你调教调教她?” 说罢,陆沉仔细看了看朱静那被他扇的红彤彤的脸庞,五道清晰的红手印,还留在朱静的脸上。 “你,你找死,豹哥,快带人打死他,这么嚣张的小子,我都看不过眼了。”朱静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尖叫的跳了起来说道。 “这就嚣张了?你恐怕还没有见到我的嚣张的时候。”陆沉淡淡的笑道。 不管当初在云海市的时候,还是前些时日在京城,陆沉当众打慕容天明等人的脸。 这话在豹哥耳中,却变得无比嚣张。 “妈的,在我豹哥面前嚣张。”豹哥提着拳头,一拳朝着陆沉的脸庞打来。 这一拳又快又狠,这豹哥完全就是一副练家子的模样,可惜他碰到的是陆沉。 陆沉连看都不看,右手一把抓住豹哥的拳头,转身直接是将豹哥这八十多公斤重的庞大身躯,给反手扔了出去。 豹哥整个人摔倒在地上,浑身疼痛的哀嚎不已,“妈的,给我上,打死了这个小子,我负责。” 豹哥右手一挥,身后跟着豹哥来的三四个人,蜂拥而至,正准备出手之际,却听到那边惊喜的喊道。 “陆哥是你?”远处那声音让陆沉有些熟悉。 一道人影逐渐出现在豹哥等人的身旁,来者赫然是胡斌,当时在云海市中,被陆沉放走的男子。 当初要不是看在萧雅梦的面子上,陆沉也不会安然放胡斌离开。 胡斌浑身一哆嗦,这个杀神怎么来到了京城,而且他脚下还躺着一个人。 “豹子,你怎么和我陆哥动起了手?”胡斌连忙责问道, 胡斌在京城混的风生水起,这些时日胡斌一直混迹在京城的中层社会。 和各个中层社会的世家弟子关系都很好。 加上胡斌也是富家子弟,身份不菲,这也让的胡斌融于京城中层社会的速度极快。 豹子在这京城周围也算是一个地头蛇,他可是求过胡斌,深深知道这胡斌的能量,绝非普通学生可比拟的。 在胡斌面前,豹子可不敢造次。 “斌哥,你这就说错了,是你这位兄弟跟我动手的,我可不敢跟他动手。”豹子从地上爬起来,朝着胡斌叫苦道。 “这陆沉是我大哥,你居然说是他先动手的。”胡斌听到豹子所说,吓得魂飞魄散。 这样的杀神,胡斌可不敢多招惹一次。 自从胡斌离开云海市后,就嘱咐下人收集云海市的资料。 到最后就连四大家族的辛家嫡系弟子辛无暇,都在陆沉手中吃了亏。 胡斌哪还对报复陆沉有半点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