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再次表白!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五十五章 再次表白!

那边脸色最难看的莫过于李欢,李欢与朱静最近一直在同房,这样的做法,无疑让自身感染性病的几率到了最大。 “朱静,你个臭女表子,走跟我去医院检查检查!”李欢跑过来,不由分说的就拉起了朱静的手。 这件事情对于李欢来说,就是终生大事,以李欢的家世,想要再找一个女人并不难,但是想要治好性病,却不是那么简单的。 “你,你居然怀疑我?”朱静气的身体发颤,转眼看向萧雅梦和陆沉。 “萧雅梦,让你的男朋友管好你的嘴,否则他在这京城之中……”朱静气的连脑袋都有些懵了。 这句话一出,一下子陆沉又一巴掌扇过来,扇在了朱静的左脸上。 这一下子,朱静红肿的脸庞变得极为对称,引得不少系里的同学低声嗤笑。 这朱静在系里的人缘和关系,本来就不大好,此刻的朱静就像是落水的鸭子。 “笑,笑什么?”朱静恨气冲冲的说道。 “当然是笑你脸肿的像苹果一样,听我一句话,赶快回去治病,再不济,就回去多祸害两个男人,少在这挡住我看月光的景象。”陆沉的目光绕过朱静,看向天空中。 那边李欢不干了,一直拉扯着朱静,朝外面走去,朱静力气再大,也拉扯不过李欢一个男人。 就这样,李欢将朱静拉扯了出去。 萧雅梦出奇的看着陆沉,陆沉的三言两语就让李欢和朱静两人闹得如此大别扭。 “陆沉哥哥,你小心些,他们两都不好惹,那朱静在社会上的背景挺硬的。”萧雅梦开口说道。 “那你陆沉哥哥会害怕他吗?走吧,晚会要开始了,我们进去吧。”陆沉拉着萧雅梦的手,朝里面走去。 萧雅梦所在的教室相当宽阔,里面经过一番收拾和打扮后,整个教室变得很漂亮。 紧接着,便是萧雅梦所在系里的学生,挨个上台表演节目,看着这些青春洋溢的面庞,陆沉瞬间想到了自己上大学时的舍友。 毕业之后,天各一方,陆沉和那些舍友也都断了联系,只是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可好? 陆沉失神的瞬间,外面响起了一阵阵烟花,教室里面的灯光瞬间全部熄灭。 不知道什么时候,萧雅梦手中出现了一朵绽放着五颜六色的银光花。 花做的很精致,上面只是刻有三个字“我爱你”。 其他有对象的同学,或多或少手中也出现了一朵银光花,花中都刻着极为浪漫的标语。 “陆沉,我……想来我的心思你已经明白了,今天,我就将这副花送给你。”萧雅梦咬着嘴唇说道。 关了灯的教室,在身后漫天烟花和手中银光花的衬托下。 身穿白衣的萧雅梦显得是那样神圣而又高雅,如九天之上的谪仙一般,让人心中升起了一丝朝圣般的心情。 “小丫头,花我能收下,但是……”陆沉话还没有说完,教室里面的灯光被打开了,外面走进来几名身体强壮的男子。 里面赫然站着的是朱静,还有其他几名男子。 “这,这不是我们学校体育系的人么?朱静怎么和他们在一起?” “你不知道吧,体育系的张浩和朱静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一次朱静把他们找来,估计是为了报复萧雅梦和他的男朋友吧。” “也是,这朱静被人当众揭穿是公交车,她能不气恼么?”很多学生低声私语起来。 向来脾气温和的萧雅梦,也有些恨上了这些人。 本来萧雅梦是想要借助今天这个晚会,利用这个晚会最后的烟火,来对陆沉进行表白,谁知道竟然在关键时刻,被朱静等人所破坏。 “耗子,那个男人就在那,给我把他打残废了。”朱静右手指着陆沉,恨声恨气的说道。 在众多同系的同学之间,被当众训斥为公交车,就是朱静想要澄清,也是百口莫辩,何况这还是个事实。 无论朱静怎么澄清,都无法掩盖这个铁一样的事实。 “好叻,静静,我把他打残以后,别忘了今晚你对我的许诺。”张浩看着陆沉,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笑容。 四五个体育生,还揍不过陆沉这么一个小小的麻杆? 一看见张浩冲了过来,那本来有些怨念的萧雅梦,忽然抓着陆沉的手,就想要朝外面逃去。 这张浩可是练过跆拳道的人,一般两个人都不是张浩的对手,再加上张浩打架很凶残,一般很少有人愿意招惹到张浩。 “萧雅梦,别那么着急嘛,不就是几个虾兵蟹将,让你看看我拉风的身手。”陆沉捋了捋头发说道。 萧雅梦也是一时心急,再想到陆沉当时在云海市那恐怖身手的时候,心彻底平静下来。 别说再来四五个,恐怕就是四五十个都不是陆沉的对手。 “敢说我们是虾兵蟹将,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张浩一听就怒了,拳脚相加,以最大的力气打向陆沉。 轰! 张浩的拳头被陆沉一把抓住,转而陆沉一手将张浩的手腕捏成了骨折,左手略微一旋转,直接是将张浩的右手给废了。 剩下的几个人,陆沉连抬头都没有抬头,三拳两脚就将他们给收拾了。 见势不妙的朱静,准备装神逃跑,却看见陆沉不知道什么时候,堵在了自己面前。 “我,我……”连续说了半天我的朱静,言语之间变得很结巴,这张浩怎么也不能这么不堪一击吧。 “我什么我,在敢来找我麻烦,我连女人都会打的。”陆沉说着,右手举起来,一巴掌将朱静扇了出去。 借着这个机会,陆沉右手一团紫色能量,从陆沉的手指尖窜入朱静的身体内部。 张浩等人从地上爬起来,就朝着外面逃了出去。 被张浩和朱静等人这么一破坏,萧雅梦向陆沉表白心迹的环境已经被破坏。 再做这一切,也就显得有些索然无味了。 但萧雅梦的性格很执拗,对于坚持下去的事情,一定会想办法将其办好。 “陆沉,你能不能陪我出去转一转……”萧雅梦咬着嘴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