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定计捕凶!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五十章 定计捕凶!

当看到陆沉再一次站到这里时,很多教授的脸色变得很是厌恶。 “张教授,这杀人恶魔怎么还站在这里,没有被抓进去,我看是不是那些警察同志还没有去抓他。” “就是,他利用银针干出这样的事情,居然还没有将他碎尸万段。” 张教授看着每一名愤怒的教授,不得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让大家停止吵闹。 “是这样的,我相信陆先生所制作的银针没有问题,可是我们怀疑有人在里面动了手脚,导致那些身患拉曼哈病毒的平民,死在了这些银针之下。” “什么?居然会有这种事情,简直是败类!难道不是陆沉做的这一切?” “真是丧心病狂,做出这样的事情,居心何在?” “我们都是华夏子民,有人胆敢用这样的方法行事,简直是该天打雷劈!”德高望重的张教授一出声,立刻改变了这些教授言语之间的风向。 之前张教授在没有见到陆沉前,只是不太相信是陆沉所做的的手脚。 但刚刚与陆沉一番话,让张教授坚信,银针中所孕育的毒,绝对不是陆沉所制作出来的。 他相信陆沉的人品。 “好了,我们就配合一下陆先生,看他能不能找出,到底是谁在这银针上做了手脚。”张教授开口说道。 说完之后,张教授朝着陆沉略微示意了一下。 陆沉开口说道:“那就请诸位说说自己的名字。” “张小非……”张教授第一个说到了自己的名字。 “李耀昌……” “华林……” 每一名教授都说起了自己的名字,陆沉那脑海中响起了每一名教授心中所说的话。 “卢新华……”到了卢新华的时候,陆沉的脑海中响起了卢新华邪恶的声音。 “嘿嘿,这次将断肠草的毒素,混合在那银针上,确实是让这陆沉脱不了关系了。” 陆沉双眼微微一沉,没想到是这卢新华在搞鬼,陆沉并没有当场揭穿卢新华的面目,而是等到所有教授都说完自己的名字后。 陆沉点点头,看向张教授:“好了,张教授,今天下午我还会为那些拉曼哈病毒的患者,提供相应的银针,来解除他们身上的拉曼哈病情。” “那就多谢陆先生了。”张教授说着,亲自去给陆沉取了一个新的银针箱。 卢新华脸上出现一抹冷笑,光凭问名字就可以判断出谁是凶手? 完全是天方夜谭,只要再过些时日,这陆沉就会被抓进局子去。 到了那个时候,陆沉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陆沉没有着急,坐在椅子上,右手敲打着桌子,静静等着张教授的到来。 不过一会儿,张教授就拿着银针箱跑到了陆沉的身旁。 “这里面又是十根新的银针,陆先生。”张教授边说话,边将银针箱递了过来。 接过银针箱的陆沉,打开看了看这十根银针,银针上闪烁着寒芒,颇是一根根好针。 “好了,那我下午在送过来。”陆沉带着蓝悠然朝外走去。 陆沉的这一系列举动,让蓝悠然感觉到自己像是活在梦里一样,完全不知道陆沉在干些什么。 “陆沉,我们不是来这找线索的么?你怎么又带了一个银针箱回去?”蓝悠然不解的问道。 “你就等着看好戏吧。”陆沉露出神秘笑容,拿着银针箱,坐进了蓝悠然的车里。 回到蓝家的陆沉,将银针箱拿到了屋子里面,将每一名银针中注满了天雷异能,那滚滚灵力钻入银针中。 让整个银针绽放出银白色的光芒。 “喂,是张教授么?对,我将这些银针都布置好了,带回去放到实验室最显眼的位置。”陆沉交代一切完毕后,看着身旁的银针箱。 他相信,卢新华对于这种陷害他的事情,一次不够,还能够再来一次,这件事情炒得沸沸扬扬,想要将卢新华当场抓住,并不是一件难事。 张教授取回银针箱之后,按照陆沉的吩咐,放到了实验室中最显眼的位置。 一下午的时间,陆沉就在漫长的等待中度过去了,而蓝悠然也有些着急的看着陆沉。 等到天蒙蒙黑之后,陆沉看了看表说道:“走吧,蓝悠然,好戏要上演了。” 蓝悠然驱车带着陆沉来到了京城大学的停车场内,两个人坐在车子上,陆沉将那紫色的神识释放出去。 整个京城大学里面,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陆沉的脑海之中。 夜幕降临,漫天星辰点缀着星空,煞是好看。 “下车了,让我们去看一看到底是谁做了这种事情。”陆沉带着蓝悠然朝着实验室的方向走去。 另一方面卢新华鬼鬼祟祟的朝着实验室走去,没想到陆沉还敢继续提供银针。 这让卢新华对于嫁祸陆沉,又多了几分把握。 只要这些银针被送到江浙沪地区,让那些身患拉曼哈病毒的人,再次扎入这些银针,就会当场身死。 没想到这陆沉还真是个愣头青,不过卢新华也研究过陆沉这银针上的秘密。 可卢新华发现,这银针上用任何仪器,都检查不出来有异样的情况,这是最让卢新华吃惊的地方。 卢新华从怀里拿出断肠草所熬制成的汁。 谨慎的卢新华,手上还带着一双手套,这手套能够防止卢新华的指纹沾染在银针上。 卢新华用手拿向那十根银针,准备将十根银针浸泡在断肠草中。 然而卢新华的右手,刚刚触碰到那十根银针的时候,一股酸麻的感觉,从银针上直接窜入卢新华的手掌心后。 然后那股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直接是恍如雷电一般,电的卢新华连动都有些难以动弹。 身上烧糊灼烤的气味,似乎是被烧焦一般。 感受到危险的卢新华,想要将手中的银针放下来,却发现那十根银针,像是粘在自己皮肤上一样,甩到甩不掉。 气急败坏的卢新华,用左手撕着右手的手套,几乎是将手上的皮,全部撕了下来,都没有反应。 “别挣扎了,除非是把你的右手砍掉,否则你别想摘下来手套。”卢新华身后传来一道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