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的是赝品!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的是赝品!

站在吴天林旁边的陆沉和蓝悠然,也没有想到吴老会这么耿直,直接是当着众人的面前,求起了辛元明。 “这吴天林的弟子也是的,居然给吴天林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这小子真是年轻气盛,刚才只是嘴上痛快,现在倒是还要需要吴天林去求着辛元明。” “我看这年轻小子也是为了吴天林,不过和辛元明接下仇怨,一点都不值得。” 众人一看到吴天林去求辛元明,当下也知道这陆沉,多半会因为钱财不够。 陆沉心中微微一怒,这吴老一直对待他像是晚辈一样爱护,没想到为了这些钱,会对着辛元明开口求道。 对于吴老,辛元明这种层次的人来说,开口乞求比下跪还要脸疼。 辛元明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笑容,吴天林的家底终究没办法和自己相比。 辛元明正准备说话之际,却被陆沉打断。 “吴老,你不用这么着急求他,或许等会他还要哭呢。”陆沉笑着站在辛元明面前说道。 这一番话,让辛元明笑的更加猖狂,更加放肆,求这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 “我会哭?你真是相当可笑,我怎么也不会哭!”辛元明摇头哈哈大笑。 前面买家拍买,交易物品的时间很短,很快就到了陆沉,吴老和蓝悠然这里。 “这么快就到你们了,快求求我,说不定我还真能够帮你们一把么。”辛元明兴奋的看着陆沉三人。 他最期待的,就是天宝会将三人从里面赶出来。 陆沉,吴老和蓝悠然走了进去,看见女史箴图,墨梅图和江雪垂钓图放在桌子上。 “各位,这三幅便是三位所需要的古玩字画,一共是一亿六千万。”那老者兴奋的看着陆沉三人。 陆沉再次检查一遍,确认无误后,才将这三幅图画收起来,随后将一亿六千万支票递给了那老者。 “你,你真有这么多钱?”吴老说话也有些结巴起来。 “嗯,走吧,吴老。”陆沉收起三幅画,朝着外面走去。 等了许久的辛元明和辛无暇二人看着里面,按照时间来算,这时候陆沉和吴天林那老头子,应该是被天宝会的工作人员给赶出来。 可出乎意料的是,三人有说有笑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这等场景简直是比一口吞下一条鱼还罕见。 微微张嘴的辛元明,一直直到看着陆沉等人走出了门外,这才缓过神来。 “族伯,马上该到我们了。”辛无暇说道。 站在外面的吴天林感慨万分,这才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陆沉身上的资产就数以亿计。 想来以陆沉的鉴宝天赋,能够做到这一点并不难,鉴宝本来就是一种暴利行业。 可惜这行业要求的眼光,运气等所需要的成分太高了。 “唉,你这小子,可是真把我急坏了,没想到你现在比我老头子还有钱啊,哈哈哈。”吴老心情舒畅的开怀大笑。 “吴老,这是您所需要的女史箴图。”陆沉将其中那副女史箴图给递了过来。 “这副女史箴图可是从日不落帝国传来的真本,还是你收藏吧,虽然我喜欢这女史箴图,但这次能够得到这副女史箴图,还是多亏了你。”吴老摸着胡子笑道。 “我怎么可能夺人所爱呢,吴老,这女史箴图就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吧。”陆沉将女史箴图递给了吴老。 吴天林见到推辞不过,就接了过来。 “接下来我们去干什么?”吴老开口问道。 “等,等辛元明出来,然后告诉他一个秘密。” 吴老看着陆沉满脸坏笑,就知道这个秘密对于辛元明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 辛元明和辛无暇从里面走了出来,辛元明手中拿着郑燮的墨竹图。 只要这副墨竹图被交给了辛家家主,辛元明在辛家家主的地位,又能够更上一步。 唯一不爽的是,这次竞拍所得到的墨竹图价格太高,远远超出辛元明的想象,也让辛元明不由得恨上了陆沉。 辛元明有些搞不清楚的是,这陆沉怎么会有这么多钱,所知道身价上亿的年轻人中,似乎没有陆沉这一号人。 不管如何,一定要查清楚这陆沉的来历。 就在辛元明这么想着的时候,已经走出了门外,辛元明一抬头就看见了陆沉等三人。 再看见陆沉脸上那有些诡秘的笑容,让辛元明心中一惊,他可不认为陆沉站在这里有什么好事。 “辛先生,你今天拍买的这副郑燮的墨竹图,倒是价格有些高了。”陆沉看见辛元明走了出来,立刻上去打招呼。 蓝悠然抱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站在陆沉的身后,吴老则是略微有些不解。 “鄙人喜欢这墨竹图,难道你也喜欢这墨竹图?”辛元明这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来的。 为了购买这一幅墨梅图,所花费的价格,让辛元明这种人,都有些心疼。 “我不是喜欢这幅画,只是喜欢有人为了买一副赝品,而跟我竞争这么长的时间。”陆沉淡淡的笑道。 陆沉这一句话,在辛元明的耳朵中,无异于一颗惊雷响起,让辛元明的内心如滔天大浪一般。 赝品?这副郑燮的墨竹图,怎么可能是赝品? 自己经过再三检查,已经确定这副墨竹图,绝对是出自郑燮之手。 在陆沉这里,就变成了赝品?陆沉连画看都没看,怎么可能知道是赝品? 当下辛元明的心神大定,已然认定这是陆沉在之前竞争中嘲笑自己。 “呵,我这手里的墨竹图,怎么可能是赝品?”辛元明不信的摇摇头。 接下来,震惊目瞪口呆的人是吴老,他也万万没有想到陆沉会说出这种话。 如果如陆沉所说,这是真的,那确实是可以当作一个秘密来讲,甚至可以当作一个笑话来讲。 辛元明作为一代鉴宝大师,居然会连续在吴老和陆沉两人手中连续吃亏。 这已经不单单是笑话,更是对辛元明鉴宝技术的质疑。 可陆沉又怎么敢断定,这副墨竹图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