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炒到上亿!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四十四章 炒到上亿!

展台上的老者,在霓虹灯的照耀下,脸上闪烁着兴奋的神色,这副墨竹图卖到两千万,已经让他赚到很大的利润空间。 “三千万。”陆沉停也不停的喊道。 这一喊,彻底喊出了辛元明的真火,“四千万,我就不相信你这个臭小子,还能给我加价!” “五千万,咦,不要这么气急败坏嘛,有话好好说。”陆沉脸上笑容满面,却是一个好好先生。 仔细看那墨竹图,陆沉已经知道这墨竹图是一副赝品。 然而这赝品的程度,比他见过的所有制作赝品的真迹字画还要高超。 再让辛元明出点血,顺便让他知道这副墨竹图是假画,恐怕他会气的当场吐血。 “八千万!”辛元明硬生生的说道,那咬着牙齿所说的每一句话,像是要将陆沉生撕一般。 原本六百万的墨竹图,活生生被陆沉抬价抬到八千万,将近抬高了十倍的价格,任谁心里都相当不爽。 “九千万。”陆沉报完价之后,右手的中指朝着辛元明鄙视起来,“就是不知道你继不继续跟了,不继续跟,这副墨竹图就是我的了。” 吴老听的心脏病都快发作了,那可是九千万,陆沉抬价的速度也太过恐怖了。 就是把家里的古玩字画全部卖了,也没有这么多钱、 细细算下来,陆沉这次天宝会投入的金钱,都快到达了两亿之多。 这两亿的金钱,就是放在吴老平时,也不敢这么夸张的抬价。 “吴老,您别着急,陆沉能够报价,自然有办法应付。” 蓝悠然也不方便明说,陆沉身上那赢了慕容天明来的八亿,只好低声宽慰着吴老。 那辛元明当时有些气血上头,但这股气血下去后,就有些犹豫不决的看向陆沉,作为一个商人,最重要的是唯利是图。 这副墨竹图的价格,超乎他的想象,不过这墨竹图给他带来的价值,也是相当的高。 能够讨得辛晨海的欢心,他在辛家中,无疑朝着辛家的中央集权,靠的更加近一些。 这些年摸爬滚打,让辛元明明白一个道理,风险越大的事情,到最后,回报也就越多。 何况他也是鉴别大师,在购买之前,天宝会都会让买家确认一下买品的情况。 辛元明的鉴宝经验相当老辣,料想这墨竹图到了手中,就算是赝品,他也能够察觉出来。 赌一把! “一亿!”辛元明这一声一亿喊出来,让不少人都面面相觑。 “这辛元明也真是的,将一副六百万元的墨竹图,硬生生的抬到了一亿,真是土豪。” “唉,你可不知道,这辛元明有了这幅画,可以更高的攀上辛家家主的大腿,京城中有多少人想要见到辛家家主,却不得入门之法?” “嗯,如果这副墨竹图是真的,那辛元明就赚大发了。” “辛元明在鉴宝界中也算是大师级别的人物,想要在他眼中出现赝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辛元明将一副价值六百万元的画,炒到了一亿,就算是在这些人中,不是冤大头,也算是壕级别的存在。 “这副墨竹图,一亿一次,还有没有人继续报价,抬价了?”那名老者兴奋的朝着陆沉这边望来,期望陆沉能够继续朝着更高处抬价。 谁知陆沉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继续抬价的准备,反而是悠闲自在的看向辛元明。 “一亿两次。” “一亿三次!” 当最终那老者喊出第三次价格的时候,辛元明那差点跳出胸膛的心脏,也是让辛元明松了松心。 辛元明也是冷哼一声,不在看陆沉,有人专门将墨梅图,拿到了辛元明的跟前。 辛元明仔细检查起来,这副墨竹图要是赝品,他绝对亏大了。 “这副墨竹图你把价格抬到这一步,不怕他忽然不跟叫价了?”蓝悠然低声问道。 “当然不怕啊,我知道他在想什么。”陆沉故作深沉的说道。 这番话本是陆沉实实在在说的,不曾想,在蓝悠然的耳朵里,变成了装逼的意味。 “呸,你还知道他想什么,那岂不是我想什么你都知道?”蓝悠然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你现在不就在想我嘛。”陆沉调笑的说道。 “去死,你说他手里那副墨竹图是真货还是赝品?”蓝悠然说道。 “当然是……赝品,绝对不会是真货,你相信我,我倒是要看看他那副吃瘪的模样。”陆沉撇了撇嘴说道。 “那……那他岂不是亏死了……” 在辛元明确认三遍无误是真货后,微微喘了口气,朝着那服务员点了点头,那服务员拿着墨竹图走了下去。 紧接着,剩下来的几幅古画字迹,都被天宝会以极为正常的价格拍卖出去。 直到天宝会全部拍卖完古画字迹后,没有出钱购买的人,都被天宝会的工作人员送了出去。 其他购买古画字迹物品的人员,则是被天宝会的工作人员带到了后台。 陆沉,蓝悠然和吴老站在一块,那辛元明和辛无暇两人站的地方,也不比他们远。 “吴天林,你这次可是带出来一个好徒弟,等一会交易的时候,可别没钱,那时候可丢人丢大了。”辛元明出言嘲讽道。 看到昔日的对手,会因为没钱而被天宝会所驱逐,辛元明一阵阵暗喜。 吴天林没有辩驳,他深知陆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不会在辛元明面前那么难堪。 为此,吴天林看了看手机中所收到的信息,平常吴天林的人缘不错,这一会会儿时间,愿意借给吴天林的现金,将近六百万。 可是这与将近两亿的价钱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相差甚远。 着急的吴天林眼中长吁短叹,这样的场景被辛元明看在眼里,更加高兴。 “我说吴天林,我知道以你的身价,断然买不起这几幅古画字迹,还不如求我一次,我或许有可能帮你买下来。”辛元明脸上露出笑意。 吴天林看了看辛元明,又看了看陆沉和蓝悠然,脸色苍老了不少。 确实如辛元明所说,他有这个实力,帮助吴天林买下这些画。 “好,我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