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抬价!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四十三章 抬价!

当陆沉拍买了女史箴图之后,接下来又有十几件古画字迹,这些古画字迹只有一副柳宗元的江雪垂钓图被蓝悠然看上了。 其余的都被三人掠了过去,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天宝会拍卖,将近尾声的时候。 郑燮的一副墨竹图的出现,让辛元明眼睛一亮。 辛家家主辛晨海最喜怪石竹林,房间中挂满了很多朝代大家的怪石竹林,唯独缺少郑燮的竹林图。 郑燮是清朝著名的竹林画家之一,诗书画是三绝,尤其是浸淫画竹五十多年,一手竹林图无与伦比。 对于郑燮的竹林图,他可遇不可求,甚至有几幅他人赠送的郑燮竹画,最后被断定为假画,也是颇让辛晨海失望不已。 买下这一幅竹林图,能够对辛晨海投其所好,也是物有所值,在辛家,辛元明还有很多事情,要求着这位大哥。 “这副郑燮的墨竹图,我们将以四百五十万为起步价,开始起售。”那老者笑眯眯的说道。 “这墨竹图经过多方专业大师鉴定,十有八九是郑燮的真迹,大家也知道郑燮在竹林图上的成就……”那老者开始忽然起来。 “四百六十万!”辛元明大声喊道。 一听到辛元明大声报价,很多人都摇了摇头,没有跟进辛元明的价格,刚才辛元明在众人面前,被陆沉狠狠打了一巴掌。 尚且不论那陆沉有没有本事,买下女史箴图,光凭这一点,就让的辛元明勃然大怒。 谁都不敢在出动辛元明的虎须,何况有熟悉辛家的人,更清楚辛家中,是谁喜欢这副墨竹图。 辛晨海至今没有收到一副郑燮竹图的真迹,偶然在这一次天宝会上,出现的这一幅郑燮主图的真迹,岂会不让辛家家主眼馋? 既然如此,还不如间接给辛家家主卖个好,任由辛元明将其买去。 哦?这辛元明终于报价了?陆沉眉头一皱,继而脸上笑容灿烂的,看向那边的辛元明。 这辛元明虎视眈眈的看向陆沉,在确定购买墨竹图之后。 当天宝会结束之时,他也要到后台去付款,到时候可以看看陆沉那没钱乱报价的窘样。 “四百八十万!”陆沉开口笑道。 在陆沉报价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又被吸引到了陆沉这边,旁边的吴老在众人眼神的扫视下,如坐针毡,唯有蓝悠然,还是一副颇为淡然的模样。 没有被陆沉的报价所吓到,八亿这才用了两亿不到,还有六亿可以供给陆沉挥霍。 “这臭小子怎么又跟辛元明开始抬价了?他不知道辛家家主最喜欢郑燮的墨竹图么?” “唉,这小伙子还是年轻气盛,惹就惹了辛元明,他要是真有钱,将墨竹图购买下来,也等于是间接得罪了辛晨海。” “他怎么可能拿出来,光是买的前两幅图,就要价值将近两亿。” “肯定是跟辛元明在斗气,要不然不会光跟辛元明抬价。” 见到陆沉插手此事,那周围的人耐不住寂寞,议论起来。 在众人的议论中,辛元明咬着牙齿,他对陆沉恨之入骨,这陆沉还真大胆,只是他不敢放弃与陆沉的竞争。 如若陆沉真的能拿出这么多钱,加上这副墨竹图是真迹的话,被辛晨海知道此事,辛晨海一定会怪罪于他。 到那时候,他想要背靠大树,就显得有些困难,辛家之中的竞争也相当激烈。 想要捧辛晨海臭脚的人很多,但是辛元明却是众人之中比较幸运的一个人。 “五百万!”辛元明说道,不管无论如何,这副墨竹图,他一定要抢到手。 就算是个赝品,至少也是在他送给辛晨海后,再作打算。 陆沉嘴角淡淡的露出一抹笑容:“五百五十万。”陆沉的肆意抬价,让辛元明脸色一黑。 对于辛元明心中所想,陆沉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因此陆沉对于抬价这方面的事情,也是变得无所顾忌。 陆沉能够轻易知道辛元明的底线,可坐在陆沉旁边的吴老,大嘴张开,一副震惊的模样溢于言表。 要不是碍于陆沉不是自己的亲传弟子,吴老差一点跳起来,将陆沉的嘴堵上。 然而事已至此,吴老只能任由陆沉开始抬价,这样下去,他们不仅仅是得罪了辛家,更是得罪了天宝会。 “七百万!”辛元明直接将价格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 “七百万,七百万,还有要么?”那站在展台上的老头,兴奋的望着四周。 “七百万一次。” “七百万二次。” 辛元明暗暗舒了口气,看来这陆沉不准备和自己继续竞争了,这陆沉还真是知趣。 “慢着。” 陆沉的一番话,让辛元明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七百八十万。”陆沉不慌不忙的报价道。 辛元明那几乎杀人一般的目光,似乎要将陆沉撕成碎片,等到天宝会后,就是他真有钱付款。 辛元明也会让陆沉走不出京城的。 “八百万。”渐渐冰冷下来的声音,让很多在座的达官贵人,都听出了辛元明的不爽。 不爽归不爽,这是在天宝会的地界,辛元明也不能怎么样,只能够按照规矩开始办事。 “九百万!”陆沉毫不迟疑的报价,那一双眼神,挑衅似得望着辛元明。 让辛元明那心中的杀人冲动,越来越强烈,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恐怕陆沉早都变成了凿粉。 “九百五十万。”辛元明头上微微有些大汗淋漓的迹象。 郑燮的这副墨竹图,到了六百万已经是高价了,七百万更是高价中的高价,谁都没有想到会炒到九百五十万这种天价。 而众人看向辛元明之际,发现辛元明那不甘心的眼神中,透露出丝丝狠辣。 “一千万。”陆沉打了个呵欠。 “两千万!”辛元明最恼怒的不是这价钱,而是这陆沉一直在跟他竞争,险些让他丧失了面子。 直接抬价一倍的辛元明,如同一只暴怒的狮子,盯着陆沉。 对于辛元明来说,两千万不算什么,可用这两千万来购买一副墨竹图,这是一次亏本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