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争执风波!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争执风波!

吴天林看到这一幕,只能够苦笑不已,甚至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吴老你放心好了,我买的画不会有赝品。”陆沉信誓旦旦的说道。 对于陆沉而言,重要的不是那画,而是画中,能够与紫色天雷能量交相呼应的那团能量。 这点陆沉自然是,不能够和吴老说清楚的。 “好了,众位,接下来的这副作品是宋朝赵孟坚的岁寒三友图,这赵孟坚也是我国宋朝历史上不可多得的绘画大师。” “他的岁寒三友图,以二百五十万的价格起步,有意者可以报名。” “二百五十万。” “二百六十万。” “二百七十万。” 这价格越来越高,最后到了四百二十万才堪堪停止,天宝会中都对这些字画的价格有一个初步的估算,越到后面的价格也就越高。 “这几幅字画,只是给各位开开眼界,下面我们将拿出这次天宝会第一个压轴产品。” “顾恺之的女史箴图!” 哗啦! 围绕在女史箴图的幕布一下撕开,惊讶到了众多著名的鉴宝大师,这些鉴宝大师见惯了一辈子的珍藏字画。 当他们再次见到女史箴图的时候,还是不由得从内心发生了一丝感叹。 就连那一直没有参与报价的辛元明,这个时候眼睛也是一亮。 顾恺之的女史箴图,一直都是被认为流失在海外的重要珍贵字画之一,其潜在价值名列前茅,不输于任何已知的著名画作。 只不过顾恺之的女史箴图,相传真本一直都在日不落帝国,怎会突然跑到了天宝会的手里? “我听说这女史箴图,一直被保留在日不落帝国,怎么会突然跑到了天宝会的手里?” “这天宝会也不得了啊,连潜藏在日不落帝国博物馆里面的女史箴图都能搞到手。” “这女史箴图,可是自从八国联军侵入我中华以后,就一直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看着那摆在台子上的女史箴图,众人纷纷各有颜色,有惊叹,有艳羡,也有不可置信。 “诸位,这便是流落在海外的女史箴图!”那名老者洋洋得意的说道。 “好了,这女史箴图的价格,我也不用多说,诸位已经是明白,起步价,一千五百万!” 当吴老看见这副女史箴图后,脸上都有着一种渴求的目光,不过他知道在场只要是有眼力的鉴宝师,都能够看上这女史箴图。 面对这女史箴图,吴天林一阵阵肉疼,他能够抢夺到这女史箴图的概率极小。 就算这女史箴图是个赝品,他也在所不惜,可难就难在,他身上的钱财,或许不太够。 “一千五百万!” “一千七百万!” “两千万!” 这女史箴图的收藏价值极高,只要是有点眼力的鉴宝大师,都会将这女史箴图拿下。 一时之间,整个天宝会五楼中,显得热闹异常。 “没想到是女史箴图,陆沉,这女史箴图你打算不打算下手?”蓝悠然有些兴奋的说道。 身为京城大学医学系教授的蓝悠然,自然从别人口中,听说过这女史箴图的珍贵之处。 这么热闹的现场,蓝悠然骨子里好动的因子,有些蠢蠢欲动。 “这,我就不用了吧,倒是吴老,好像是对这东西颇有兴趣。” “两千六百万!”吴老刚刚报价,就被人海声湮没。 “三千万!”价格还在以极快的速度上升,到了四千万之后,整个五楼中,那满堂的报价声,才逐渐变得稀稀拉拉。 “四千万!”这时候,那辛元明的声音,出现在陆沉等人的耳畔,听到那辛元明的声音,吴老刚刚抬起头,就看见辛元明那颇为鄙视和轻蔑的眼神。 辛元明是在上次天宝会中吃了亏,可跟吴老相比,他身为辛家弟子,在钱财上有着巨大优势。 这种优势,导致吴老在和辛元明竞争时,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看见辛元明报价后,又有一部分人,碍于辛家的关系,停止了辛元明争抢报价的想法。 这辛元明跟辛家家主关系相当好,很多想要见到辛家家主的人,都需要通过辛元明这一关。 继而,零零碎碎的报价声,在辛元明将价格抬到四千五百万后,只剩下极个别的几道声音。 “四千九百万!”价格报到了这一步,也算是将近到了落幕阶段。 “吴老,你是不是特别想要这副女史箴图?”陆沉这才开口说道。 “嗯,作为一名鉴宝家,当然是希望这副女史箴图归自己所有,可惜了,我财力根本比不了辛元明。”吴天林摇了摇头,眼中全部都是失望之色。 在鉴宝的经验上,他是比辛元明强上几分,可是在家世的对拼上,他差了辛元明太远。 就算是他想要这副女史箴图,也根本没有办法将其获得。 “五千万”!迎着那众多人惊讶的眼神中,陆沉昂然喊出五千万的价格,让所有人一惊。 就是吴老也被陆沉吓了一大跳,刚才陆沉所购买的那副王冕的墨梅图,已然是让陆沉投掷出了四百万。 十幅墨梅图都比不上这一幅女史箴图! 但若是陆沉将价格喊了出来,而没有将其拍买,将会遭到天宝会的制裁。 曾经在京城中,有一个二流家族的大少,来参加天宝会的拍买下场,在乱叫价之后,第二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大少所在的二流家族,叫嚣着要为那大少报仇,可到了第三天,这二流大少所在的家族,都不敢出声了。 从那以后,很多人都清楚,这天宝会后面有着庞大的势力。 那种势力一直都在京城众多势力的顶尖层次,可谁都不知道,这天宝会后面,到底站着的是什么人! 所以,吴老才会被陆沉吓了一大跳,他们这些从外地来京城的人,势力本来就比不过京城本土的势力。 尤其是天宝会,这种身后站着极强的势力的人,陆沉再敢乱报,没有钱将这副女史箴图买下的话。 连吴老都保不住陆沉的性命,那边与吴老关系较好的许老,也一直担忧看着这边,他也是很清楚吴老与辛元明之间的恩怨。 而在许老的眼中,这陆沉完全是代替吴老,迎战辛元明,这种做法根本就是不知死活。 但是价格已经报出来了,断然没有收回去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