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奇怪古画! - 极品透视

第一百四十章 奇怪古画!

整个楼层,在突然一刹那间,都暗了下去,展台上有四束紫色的光线,不停的来回照耀着展台。 一名身穿黑色晚礼服的老者,走到台上,扫视了一下众人,继而又笑了起来。 “众位都是我华夏有名的鉴宝大师,这三年一次的天宝会又开始了,与以往的规则相同,老头我也不多做解释了,这次老头我所带给大家的,都是极好的字画真迹。” 啪啪啪! 那身穿黑色晚礼服的老者拍了拍手,那展台之中,红幕升上来一副看似贵重的字画。 “这次天宝会第一部作品,是唐寅唐伯虎的《会琴图》!” 紧接着那身穿黑色晚礼服的老者笑着说了起来: “这会琴图的来历,我不需要和大家多说,大家都应该知道这会琴图的珍贵之处,底价120万起步。” “一百二十万。” “一百三十万。” 唐伯虎的字画,在世间也算是极为稀奇的古画。 很快这会琴图就被炒到了两百万,这价格增长的速度,可比楼房房价增长的速度还要快。 “陆沉,你有没有需要的字画,有的话,只要价格不算太贵重,老夫都可以做主,拍买下来送给你。”身旁的吴老笑道。 “哪有长辈给晚辈送礼的道理,倒是吴老,您有什么需要掌眼的作品,瞧上了,我都可以帮你拿下来。”陆沉笑道。 “那就谢谢你了,比起唐寅的画,我倒是喜欢唐寅的字。”吴老捏着胡子笑道。 很快,这副唐伯虎的会琴图,就被众人炒到了二百八十万的价格。 当然,在此之前,那拍买这幅画的人,也检验过这副会琴图的真假,在场每一名都是鉴宝大师,对于拍买下来物品的真假,心中都有数。 除了一些运气较为不好的人,像那辛元明…… 在一旁迟迟没有叫价的辛无暇和辛元明,一直在看着场中央,任由其他鉴宝大师叫价。 “族伯,你不喜欢这唐寅的字画,怎么一直没有出手拍买?”辛无暇开口问道。 “还没到时候,等到了时候,我自然会叫价。”辛元明淡淡的开口说道。 这一次辛元明有备而来,专门是为了要让吴天林出丑,而这出丑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报复吴天林。 吴天林让他出丑的一幕,一直让辛元明历历在目,不报复吴天林,恐怕辛元明连饭都吃不好。 “接下来,第二件拍卖的作品是苏轼的潇湘竹石图!” 说完,那名老者一把将红布拉开,下面赫然一片片竹林与山石所组成的壮丽景象,那幽静空灵的竹林中,怪石嶙峋,宛如天成。 “两百万起步。”那老者说道。 “两百一十万。” “两百二十万。” “两百三十万。” ………… “三百万。”最后这一幅潇湘竹石图,被拍卖到三百万的价格,报到这个价格的是一个身穿红袍的女子。 当这幅图被呈现到女子面前时,经过一番鉴定,这女子觉得这副潇湘竹石图是赝品。 “林老,你看这副潇湘竹石图是不是赝品?”那身穿红袍的女子,捂着赤炎红唇说道。 经过一番细细鉴定之后,身穿红袍女子身旁的一名老者,也不敢确定这副潇湘竹石图的真假。 “小姐,这我也不太确定,这幅图的手法和苏东坡相差甚远。”身旁那老者摇头苦笑道。 直到最后纠结再三,那女子只能放弃争夺这副潇湘竹石图。 “好了,既然这位小姐放弃了竞争潇湘竹石图,那价格就会回到上一次的二百九十万。”站在看台上的这名老者说道。 陆沉有些惊异的看着这一幕。 “陆沉啊,只要买家放弃竞争,价格就会回到上一名报价人的手中,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漫天喊价。”吴老笑着,在旁边解释道。 陆沉这才恍然大悟,而那副潇湘竹石图,最终是以三百一十万的价格,被另外一名年轻男子拍买走。 “好了,第三件物品,是来自元朝画家和诗人王冕的墨梅图。” 一只只寒梅出现在众人的眼中,这些寒梅显得异常俊俏和挺立,随着这副墨梅图的出现。 那古画中的能量,与陆沉身体中的紫色天雷能量交相呼应。 “这种感觉是……”陆沉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得到周王姬发玉佩时,才有的这种感觉。 上次得到这姬发的玉佩时,陆沉的异能就提升了不少,这一次陆沉感觉到那墨梅图中,有着某种能够与紫色能量交相呼应的能量团。 只要在吸收这些能量后,他的实力和透视眼,就能够得到相应的提升。 “这副墨梅图起价,二百四十万。”那台上的老者报价说道。 “二百四十五万。” “二百五十万。” 王冕的这副墨梅图一出,就有不少人纷纷报价,价格增长的速度,比起前两幅画,还要快上不少。 “二百九十万。”陆沉沉声说道。 二百九十万的价格,立刻赶走了不少喊价的人,那边辛无暇一听陆沉的声音,猛然朝着陆沉这边望来。 “刚才喊价格的,就是吴天林那老头子的徒弟吧?”辛元明问道。 “是的,族伯。”辛无暇点头说道。 “区区一副墨梅图,就能够炒到二百九十万,也真是有些财大气粗啊。”那辛元明冷哼一声。 “他可是蓝家的女婿,族伯。”辛无暇解释道。 对于陆沉赢了慕容天明八亿的事情,绝口不提。 “原来是攀上了蓝家的关系,我就说吴天林这个匹夫,怎么敢跟我较劲?” “三百五十万!”当听到了这个价格之后,有不少人都望而生畏,一副墨梅图达到三百万的价值,已经算是够高了。 再往上面加价,无疑就是变得很亏。 “四百万!”陆沉抬声说道。 这副墨梅图最后陆沉以四百万的价格,将他拍买下来,当陆沉拿下这幅画后,吴天林开口劝道:“陆沉啊,多检查检查这画,小心是假的。” 吴天林也在旁边,帮着陆沉检查着这副墨梅图,可惜的是,这副墨梅图他并没有看出真假。 相反,那陆沉则是毫不在意的将这副墨梅图看了一眼,交给了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