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宝会!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天宝会!

天宝会,光听名字,就相当高端大气上档次,每一件能够在天宝会上出现的东西,都是价格难以衡量的宝物。 为此,有很多富豪都会从每一届参加天宝会的鉴宝大师手里,购买这些价值连城的宝物。 陆沉撇了撇嘴,吴老并没有明说,等到时候,吴老到了,一切也就清楚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中,陆沉一直居住在蓝家,时不时的和蓝恨演练异能。 这陆沉这种天赋异禀的异能者,蓝恨将实力压制到与陆沉同等级的实力,与陆沉交起了手。 自从与辛远交手后,陆沉再也没有与其他异能者交过手。 蓝恨的异能是毒,与陆沉交手时,陆沉发现自己的雷异能能够驱逐毒,这点发现并不奇怪。 反倒是蓝恨,却有些搞不明白了,如今的蓝恨,发现自己只有将实力提升到比陆沉高几分,才能够与陆沉对敌。 “不打了,不打了,你这个变.态,我的毒对你一点用都没有。”说话之间,蓝恨周身那浓绿色的毒素散去,整个人出现在陆沉面前。 蓝恨一脸苦笑,陆沉这个人,简直不能够以常理来度之。 “不过你现在要提升的是你自己实力,离黄阶中期,你还差一点距离。”蓝恨继而说道。 陆沉点了点头,运转万雷心经,那一道道紫色的能量,出现在陆沉的身边,幻化成一道道雷电,异象颇为壮观。 “好强悍的异能……”蓝恨暗暗赞叹道。 即便是站在远处,蓝恨依旧能够从陆沉身边那一道道雷电中,感受到一抹心悸,这种心悸让他心惊胆颤。 “怎会出现这样的感觉。”蓝恨摇了摇头,将这种心悸的感觉,狠狠压在心底。 陆沉那身边紫色的能量,逐渐消失不见,这时候的陆沉,才慢慢睁开眼,嘴巴中呼出一道浊气。 叮铃铃! “是吴老的电话。”陆沉笑着接起了电话,“吴老,你该不会是已经到了吧。” “嗯,你现在在哪,要不要我过去找你。”吴老哈哈大笑道。 “不用了,我去找你吧吴老,把你的地址告诉我。” 陆沉的记忆力非凡,吴老说过一遍之后,便将那的地址给记录下来。 “好,我马上到。”挂了电话的陆沉,见到蓝恨笑意盈盈的站在面前,“你要出去了?” “嗯,朋友来了,我有点事情,我要出去一下。”陆沉起身朝着外面走去,经过蓝悠然屋子的时候,陆沉见到蓝悠然已经收拾整齐。 “还真是今天,今天天宝会刚刚开幕,走吧,这是进入天宝会所用的金卡,你应该也有吧。”蓝悠然手中拿着一张金卡。 这种金卡能够获得人并不多,除了各个鉴宝大师以外,便是京城中的高官贵族。 能够进入天宝会,本身就是一种荣耀,能够获得这种荣耀的人并不多。 不用想,吴老手中应该也有着进入天宝会的金卡。 看着陆沉和蓝悠然离去的身影,蓝恨嘴角微微一笑,他倒是希望自己这个孙女蓝悠然和陆沉好上。 蓝悠然开着车,和陆沉朝着吴老所说的地方行去。 “原来是这个酒店,我刚好知道。”蓝悠然笑着说道。 酒店之中,吴老一个人只身来到京城,就连刘铭都没有带来,足以见吴老对于陆沉的重视程度。 “这小子,怎么还不来?”吴老在酒店前晃来晃去。 远处那陆沉的身影,出现在吴老的视线中,当吴老再一转头,看向陆沉身旁的蓝悠然时,脸上的惊讶之色只多不少。 吴玉儿已经是云海市中大名鼎鼎的美人胚子,可是和蓝悠然比起来的时候,始终是差了几分。 如果说吴玉儿是山间带刺的红玫瑰,那蓝悠然就是潺潺流水下的百合花,高贵而又静雅。 “这位是……”吴老说道。 吴天林可是很早就看好陆沉,那个时候吴天林就撺掇吴玉儿去追陆沉,可撺掇没有任何成功的作用。 “她是我朋友蓝悠然,这位是云海市鉴宝会会长吴老。”陆沉略微介绍了一下。 “对了,吴老,蓝悠然也要去天宝会,我们一起顺路,走吧,蓝悠然。” 去天宝会的路,蓝悠然很熟悉,天宝会三年会举办一次,每次举办,都会光邀华夏鉴宝名家。 在天宝会中,能够见到的鉴宝名家数不胜数,就连很少出现在电视上的鉴宝名家,都会出现在天宝会中。 天宝会是在一幢高达五层的大楼中举行,这大楼都是用洁白的大理石所建造,眺远望去,颇为奢华。 大楼门前已经停了不少豪车,名车,路虎,布加迪威龙,保时捷,奔驰,这些豪车基本都是从百万起步,到千万不等,足以彰显其豪华程度。 “走吧,上楼去。”蓝悠然手中拿着金卡,吴老手中也有两张金卡,其中一张交给了陆沉。 每一张金卡只能够进入一个人,就算是四大家族的嫡系弟子,再也没有金卡的情况下,都无法进入天宝会。 进入大楼中,里面熙熙攘攘围聚了不少人,每一名鉴宝大师放在外面,都是名声赫赫之人。 当见到吴天林等三人进来后,有不少人上来打招呼,其中和吴老打招呼的人居多。 吴老的人缘还是蛮好的,一个和吴老关系不错的大师问道:“这次怎么没有见到杜冲或者刘铭前来?” 吴老淡淡的摇了摇头,尔后指着陆沉说道:“这次我是带着这位小兄弟来的。” 眼见陆沉这样一个年岁二十出头的人,不少人暗暗出奇。 除了那些达官贵人,显赫贵族之外,这次来参加天宝会的鉴宝界人士,陆沉算是最小年龄的人之一。 “不会是你新收的徒弟吧,吴老,这小兄弟的年龄也有些太小了。”有一名和吴老关系不错的鉴宝大师,打着哈哈说道。 “许老,你说笑了,这位小兄弟的鉴宝水平不在我之下,我一直与这位小兄弟以同辈论处。”吴天林严肃的说道。 那位名叫许老的弟子,面露惊异之色,“吴老,你这是不是把他捧得太高了?” “这位陆沉小兄弟的鉴宝实力,你等会就知道。”吴天林淡淡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