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就是不给你面子!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三十五章 就是不给你面子!

那身材彪悍的大汉走到陆沉身边,看看陆沉一副书生意气的模样,脸上露出极为狰狞的笑容。 “少爷,我手有些重,打死了不要紧吧?”那身材彪悍的大汉身后的几个人也站了出来。 “没事,就算打死了,我何家也罩着你!”何超嚣张的说道。 那些围观的人噤若寒蝉,势力如何家一般大的辛家辛无暇,蓝家蓝悠然都没有要插手的迹象。 至于这些被何超宴请而来的人,更是没有插手这件事情的资格。 “唉,不要以为这是天子脚下,这何超有所忌惮,我听说这何超曾经当着众人的面,抢夺了一名少女,最后由他老爸摆平这件事情。” “这四大家族,在京城中,简直就是只手遮天的存在,惹了他们就不要想好过。” “倒是可怜这小伙子了,他身边的蓝悠然都没有劝阻的迹象。” “还有何超那身边的几名黑衣大汉,来历非凡,都是在东非战场上撕杀过的铁血人物。” 何超身边那几名保镖来历不凡,周围有人一下道出来历,这些保镖可不比街上随意召集过来的混混。 尤其是那种铁血气息,就是连这些世家弟子,都感觉到一股血腥味。 那处于几人包围中的陆沉,面色不惊,右手拿着酒杯,依旧逍遥自在的看着几人。 等着那几人站定之后,陆沉这才缓缓抬起头:“就是这几个歪瓜裂枣?” 陆沉的话语一出,不单单是何超,就是那几个大汉,脸上露出愤怒之色。 他们都是从战场活下来的精锐,要不是身手了得,也不会被何超的父亲,选作保护何超的贴身精锐。 “哼!你们不用动手,让我来。”那为首身形彪悍的大汉,右脚一点,一掌拍向陆沉,这一掌势大力沉,作为这些人中的精锐。 李汉能够一掌拍死一头非洲野牛,这一拳下去,别说是一个,就是一头牛都受不了。 陆沉手拿红酒杯,见到这一拳袭来,脸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旁边的蓝悠然,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这陆沉是异能者,凭借着这大汉的身手,还真无法奈何陆沉。 轰! 李汉一拳锤向陆沉的胸膛,这一拳在空气中发出隐隐的爆空声,就连空气都有种被打爆的迹象。 陆沉一转身,那一拳擦身而过,一拳打在了桌子上,桌子立刻出现了和李汉拳头大小一般的拳印。 只见陆沉腿脚轻轻一抬,下一刻陆沉左右脚上下一踢,径直是将李汉的右臂踢成了骨折。 “啊……”李汉惨叫了一声,陆沉左脚一脚踏在了李汉的胸口上,李汉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上,给我杀了他。”何超右手一挥,那跟随李汉而来的几名黑衣大汉对视一眼,无奈的冲向了陆沉。 这李汉的身手极为了得,是他们中间最强的一个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陆沉手中撑不过三招,他们几人上去,也只有送死的份儿。 可惜何超在这,他们几个人又不能不对陆沉出手,否则这何超背后的何家,定会让他们消失于无形。 见到几人冲了上来,陆沉不急不怒,抬起一脚,右脚踢在了最先冲来的那人腹部。 紧接着陆沉身躯微微一抬,左脚横扫在接下来那人的腿上,第二个人倒在地上,抱着脚大汗淋漓。 陆沉抬头继而看了看第三个人,右手中指朝着那人比划了一番,那人头上喘着粗气。 在这种场合下,根本不能给何超丢脸,想到这里,那人似是打气一般,提着拳头朝陆沉冲来。 陆沉身形一闪,手中酒杯从右手换到了左手,右手直接抓向那第三人的脖颈处。 像是扔垃圾一样,将第三个人扔了出去,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恍如天成。 做完这一切后,陆沉回到了蓝悠然的身旁,酒杯中的红酒被陆沉一饮而尽。 “这就是你何家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嘛,还有没有更能打的,没有的话,今天你怕是出不去了。” 旁边的蓝悠然,适时的在这一刻站起身,给陆沉酒杯中倒起了红酒,这一幕让不少人为之折服。 蓝悠然是谁?四大家族中才艺双全的天之骄女,京城大学医学系的教授。 想要得到蓝悠然青睐的男人,从辛家一直排到了京城外的机场中。 此时的陆沉,犹如一个王般,而那蓝悠然,则是像是王后一般。 看到这一幕,即使是高傲如辛无暇者,心中也升起了一丝丝嫉妒的情绪,这种情绪很快就蔓延到每一个人心里。 咳咳! 陆沉咳嗽两声后,端起酒杯,朝着何超走来。 何超见到自己手下贴身四名保镖,在陆沉手里坚持不到一分钟,立刻就暴怒起来。 “都是一些什么废物,亏我父亲还把你们雇佣过来,当我的保镖。” 饶是何超如此气愤,在见到陆沉朝自己走来后,心中一阵颤抖,手下这四个人都这么不禁打,那他还还能够用什么,去抵抗陆沉? “你,你不要过来……”何超颤抖的说道。 从陆沉的身上,何超感受到一阵轻轻的杀气,这种杀气如清酒一样清淡,吓得魂飞魄散。 辛无暇见到陆沉那杀意一般的眼神,就知道今天的这件事情,在任由陆沉胡闹下去,势必会惊动何家。 这是辛无暇最不愿意见到的一个结果,到那时候,就是连他都吃不了兜着走。 “陆沉,这是我邀请朋友而来的宴会,不要太过火了。”辛无暇沉声说道。 陆沉身旁的蓝悠然也站起身,看向陆沉说道:“陆沉,这件事情,就过去吧,今天是宴会不要闹大了。” 颇像撒娇一般的语气,让在场很多男人,都相当嫉妒陆沉。 陆沉巡视一眼,那凌厉的目光,竟然是没有人敢跟陆沉,敢与之对视一眼。 “好,既然我老婆发话了,那我可以绕过你,不过你也要滚出去。”陆沉厉声说道。 滚出去?这对何超来说是奇耻大辱,但是已然是对何超来说,最好的后路。 “好,我滚出去!”何超颇为怨毒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