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接着忽悠!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三十三章 接着忽悠!

八亿! 陆沉开口一报价,就连慕容天明在内,都是一种疯了般的表情,看向陆沉。 张小千的这副爱痕湖能到两亿,已经是友情价了,听到这个报价,谁都感觉陆沉疯了! “八亿?张小千的作品,什么时候能够价值这么多的价格?” “就是,我看这小子是想钱想疯了,谁会出八亿去买这么一副作品。” “嗯,蓝悠然怪不得会找这小子当男朋友,这眼力也是没谁了,不过这小子也太贪了。” 众人在赞许陆沉眼力强悍的同时,也抑制不住的在替慕容天明频频不值。 “怎么?出八千万买我这身旁的位置,也不出八亿来买这幅画?”陆沉淡淡的笑道。 那不屑之意任谁都能够听的出来,站在那的慕容天明,更是人精。 一直未曾说话的慕容天明,谁都不知道这天之骄子在想些什么。 “好了,没钱就下去吧,我还要抱着这副爱痕湖回家吧。”陆沉挥挥手说道。 “我买也可以,但是必须还要包括你做的那位置。”慕容天明这才出声,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形象让不少花痴少女纷纷尖叫起来,拉风的造型,不菲的身价,阔绰的出手,完完全全将慕容天明塑造成一个霸道总裁。 就是在场的这些世家弟子,也没有多少人能够一出手,就掏出八亿! 也唯有慕容天明这种神壕,才能够出手八亿之多,而慕容天明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坐在蓝悠然的旁边。 “好幸福啊,花了八亿就是为了坐在蓝悠然的旁边,这慕容天明来追我,我铁定答应。” “哼,你也不看看慕容天明是什么人,普通的女人,能够值得慕容天明这么大费周章么?” “唉,慕容天明能够追我一次,少活十年我都认了!” 蓝悠然张了张嘴,她没想到慕容天明会出价如此之高,这一切都让她有种活在梦里的感觉。 可随后她又看了看陆沉,这陆沉沉着的模样,让蓝悠然有些拿不稳了。 蓝悠然也不知道陆沉会不会答应慕容天明这个要求,要知道那可是八亿,无数人赚一辈子都无法赚到的钱! “好啊,我答应你,先付钱在换座位。”陆沉喝着美酒大刺刺的说道。 慕容天明立刻写上一张支票,递给陆沉,陆沉确认无误后,才从座位上离开,并将画交到了慕容天明的手里。 “这是什么男人啊,连自己女朋友都不保护。” “你想想,那可是八亿,换做是你,你能不心动么?这能够娶多少个老婆?” 蓝悠然看见陆沉下一瞬间离开了座位,大脑犹如空白,嗡嗡响了一声,这陆沉说好的替自己来当男朋友。 怎么看到八亿就退缩? 有些气愤的蓝悠然,碍于现场都是京城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不好惹怒,想要踩陆沉的脚,陆沉已经站了起来。 “蓝小姐……”慕容天明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陆沉走到了蓝悠然的旁边,“悠然,来,我坐在这里,你帮我拿着酒杯吧。” 望见这一幕,慕容天明眼中闪过一抹愠色,这陆沉存心做对跟他对着干,这种做法怎么让他泡蓝悠然? “兄弟,钱我也给你了,你这样干预有些不太好吧。”慕容天明阴沉着脸说道。 自从见到陆沉之后,慕容天明发现事事都透露着诡异。 蓝悠然愣了一下,下一刻明白过来,端起酒杯站在了陆沉的身后。 “咦?怎么了?我让我女朋友站在我的身后,这没什么不好吧,倒是你,老管我女朋友,是不是想撬我墙角啊。”陆沉二郎腿翘了起来,一双眼睛打量着慕容天明。 “你……”慕容天明气的身体发抖,他来是想要泡蓝悠然,可也不能当着人家男朋友的面子,这样传出去,名声也不太好。 好歹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和借口,然而现在,这种合适的理由和借口,都被陆沉堵住了。 站在陆沉背后的蓝悠然,脸上始终透露着一抹笑意,这陆沉将慕容天明的攻击,都有效的挡了回去。 一直在吃瘪的慕容天明,见到跟无赖一样的陆沉,咬了咬牙齿,“兄弟本事不错,不愧是被蓝悠然看上的男人,只是希望你还能多看几天日出,不要看不到明日的日出。” 冷哼一声的慕容天明,作为慕容家族中才华横溢的年轻一辈,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尊严。 断然不会像陆沉这样一样,这么耍着无赖。 “不送,走好,看着脚底下,别……”走出去的慕容天明,还没陆沉说完话,没有看路,脚下就被一名服务员绊了一跤,差点摔倒过去。 恨气冲冲的慕容天明站起身,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唉,正要提醒,话还没说完,就撞了上去。”陆沉笑着说道。 蓝悠然脸上一直强忍着笑意,要不是碍于有其他人在场,蓝悠然绝对会大声笑出来。 这慕容天明在陆沉眼前,简直就是出了名的人傻钱多,被陆沉坑了八亿不说,还什么都没有获得。 不对,至少获得了一副张小千的作品,慕容天明也不算太惨。 见到慕容天明走了以后,陆沉站了起来,做到自己的位置上,这下才将蓝悠然的位置腾让出来。 远处的辛无暇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刑环在辛无暇身旁,三番两次想要上去帮助慕容天明,却被辛无暇所制止。 直到慕容天明愤怒离去,辛无暇脸上这才露出一抹笑容。 “辛哥,你刚才怎么一直阻止我,让陆沉这小子早死早超生多好。”刑环不解的说道。 “刑环啊,你不了解慕容天明这人,只要得罪了他,就不要想安生。”辛无暇摇着头笑道。 辛无暇这一手祸水东引,已经成功的将陆沉引到了慕容天明那边。 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慕容天明就能够帮助自己搞定一切,何况这宴会才刚刚开始。 坐在这里的青年才俊不止一个,慕容天明愤怒离去,代表着还有人将会有机会,继续追求蓝悠然。 陆沉树敌越多,就是辛无暇越希望看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