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再次碰面!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三十章 再次碰面!

“要装也要像一点,想要瞒过辛无暇他们可不容易。”蓝悠然撇了撇嘴。 辛无暇一向是以奸诈细心所著称,能够骗过辛无暇的,一定不能有任何马虎。 随便拉上去一个人,告诉辛无暇,陆沉是她的男朋友,打死辛无暇都不相信。 可蓝悠然看到陆沉那自信的眼光中,忽然感觉眼前这小子不帅,却也是十分的迷人。 想到这里,蓝悠然只能够任由陆沉去了。 “走吧。”陆沉领着蓝悠然出了大门。 辛无暇身穿西装,迎接着来来往往的贵宾,可在辛无暇眼中,这些人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人还没有来。 “辛哥,蓝悠然还没有来。”辛无暇身旁出现了刑环的身影。 自从刑环被邢海逐出刑家之后,就被辛无暇所收留在辛家,看着刑环的身影,辛无暇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可碍于刑环在刑家的地位,辛无暇只能够把这股不屑之色压抑下去。 “快了,既然是答应我的事情,她就一定回来的。”辛无暇开口说道。 远处一阵车鸣声响起,听到那阵车鸣声,辛无暇脸上出现一阵喜色,这是他所熟悉的车声。 蓝悠然来了! 辛无暇使劲压抑了一下自己那高兴的模样,这次蓝悠然来了,他一定会让蓝悠然同意,做他的女朋友。 辛无暇咳嗽了一声,看了看身上的装束,整理一番,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站在大门口。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辛无暇的脸色拉了下来。 那最让他忌惮的人,牵着蓝悠然的小手来了,尤其是那穿着大凉鞋的模样。 更让辛无暇有种杀人的冲动,可辛无暇却知道,他不是陆沉的对手。 “蓝悠然,请问,这位是……”为了故作礼貌,辛无暇还是装模作样的站在陆沉身边,指着陆沉说道。 “他是我的男朋友,陆沉。”蓝悠然笑着说道。 这一字一句让辛无暇更是满腔怒火,站在他面前,还敢自称是蓝悠然的男朋友。 这蓝悠然可是辛无暇内定的女朋友,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从他的手中,抢走蓝悠然。 “辛哥,居然有人抢你女朋友,干他啊。”刑环唯恐天下不乱的,在一旁煽风点火说道。 刑环被逐出刑家,刑环将这个原因,多半归结在陆沉的身上。 现在这可是辛无暇的地盘,想要赶走这么一个骗子,还不是极为简单的事情。 “怎么?你还想干我?”陆沉摸了摸下巴,脸朝着刑环和辛无暇这边凑来。 看着陆沉那略微带着一股杀意的面容,辛无暇心中一阵哆嗦。 这刑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陆沉那种恐怖的战斗力,连他哥哥都不是对手。 让辛无暇去收拾陆沉?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 “不好意思,他喝醉了,他喝醉了,你们的座位在那边,我叫人带你们去。”辛无暇摸着头上的汗珠。 这个杀神怎么来到了京城? 辛无暇不敢在陆沉面前在凑热闹,看到陆沉和蓝悠然两人离去,辛无暇这才缓缓喘了口气。 “辛哥,你怕陆沉这个小屌丝干嘛?揍他啊,他还牵着你女神的手。”刑环不怕惹大事情,立刻在辛无暇耳边嚼舌根说道。 “要有能力,你收拾就去收拾吧,以后别再陆沉面前多言,你要是在这么找死,我可帮不了你。”辛无暇咬了咬牙齿。 辛无暇忽然发现,他把刑环收留下来,或许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怪不得刑环会被父亲邢海驱逐,要是他知道刑环会这么没有脑子,他也不会去收留刑环了。 关于陆沉是异能者的这件事情,他也不会傻乎乎的去告诉刑环。 要是消息传了出去,怕是陆沉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刑环眨了眨眼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辛无暇会这么顾忌陆沉。 “知道,辛哥。”刑环话虽这样说,但是眼睛中却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他被驱逐刑家,与陆沉的关系密不可分,不杀了陆沉,他誓不罢休。 这一切都被辛无暇看在眼里,辛无暇摇摇头,他也没有劝阻。 要是刑环因为自己的原因,死在了陆沉的手里,恐怕这件事情,刑家也不会善罢甘休。 蓝悠然看见陆沉挽着她的手臂走了进来,辛无暇没有多说什么,心中有些怀疑。 以辛无暇的性格,断然不会将这种事情袖手旁观,这就让蓝悠然越发的看不懂陆沉。 难道陆沉之前跟辛无暇认识? 蓝悠然这种想法一闪而逝,不得不说。 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相当准确,这种准确程度,在一旁吃饭的陆沉,也惊诧不已。 从蓝悠然的内心中,他读出了蓝悠然的想法。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辛无暇出乎意料的没有来骚扰陆沉,有陆沉陪伴的蓝悠然,给辛无暇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骚扰蓝悠然。 可其他人不同,蓝悠然作为京城上层社会的大众女神,少不了追求者,除了辛无暇之外,蓝悠然的追求者不在少数。 宴会刚刚开始了一会热,就有不少人来到陆沉的身旁前,与蓝悠然敬起了酒。 而对于陆沉,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子,他们纷纷报以好奇之心。 “坐在蓝悠然身旁的那个男子是谁?居然能够得到蓝悠然的青睐。” “不是四大家族中,任何一个家族的少年啊,他怎么会成为蓝悠然的男朋友?” 很快,众人都发现蓝悠然的这个男朋友来历神秘,谁都不认识。 能够参加这次宴会的,全部都是京城上流社会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凡有一点名声的,都会被这群人所知晓。 “连我都不知道这男子的来历,肯定是某个屌丝。” “就是,我向辛无暇也打听过了,他都不知道,唉,这小子连辛无暇的女朋友都敢抢。”有跟辛无暇关系较好的朋友说道。 追蓝悠然的男人不少,可是碍于辛无暇的面子,都不敢做的太大张旗鼓。 除了陆沉这种奇葩,在这种上流社会的宴席中,大刺刺的牵着蓝悠然的小手来,一点都没有把辛无暇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