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坏事!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二十章 坏事!

李神医和邢海等人,一直在旁边,默默观看着陆沉给邢老爷子治疗身体中的内疾。 所有人神色紧张万分,唯有刑环捂着那已经折断的右臂,怨恨的看着陆沉。 既然想要让李神医指证陆沉,那就要陆沉根本无能为力治疗邢老爷子才行。 但是看现在场内的情况,那李神医一直没有出言制止,这就让刑环有些看不懂了。 其实这次李神医被辛无暇请来,只是为了在方便时候,揭露出陆沉的真面目。 然而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陆沉似乎不太像是骗子。 李浩然也是刚正不阿的人。 不过事情也逐渐出乎李神医的意料之外,这陆沉所用的手法和下针招式,他闻所未闻。 让李浩然颇为欣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邢老爷子的脸色慢慢好了起来。 诸如邢海,邢林和邢梅之流,却看不出这一切的状况。 噗! 邢安国嘴巴一张,一口紫黑色的淤血,从邢安国嘴里吐了出来。 饶是如此,没有人敢出声,邢海等人脸上的着急之色渐盛。 “不要着急,这是隐藏在邢老爷子体内的淤血,吐出来,邢老爷子的身体就好了不少。”李神医在旁边解释道。 那一股股紫色能量,游走在邢安国的体内,为邢安国修补着身体中的暗伤,陆沉头上大汗淋漓,这邢安国体内的伤势太过严重。 所消耗的灵力太多,体内的紫色能量吸收的速度,都没有消耗的快。 陆沉右手拿起一颗灵芝,直接生生吞服下去,迅速补充着体内的灵力。 邢安国身上的汗珠也越来越多,邢安国嘴中接连吐出五口血,血的颜色慢慢鲜艳起来。 只是邢安国的身躯再度摇晃,摇摇欲坠的身子,仿佛在下一刻就要跌倒一般。 这样的情况,被刑环看在眼里,刑环还以为陆沉已然黔驴技穷。 “不可,他要谋害爷爷!”刑环在这时,大喝一声。 陆沉运转万雷心经,在处于治疗邢老爷子关键处,并且还吸收着空气中的灵力。 体内所酝酿的灵力如大海一般狂涌不止,经过刑环这一声爆喝。 陆沉心神一分散,手中的紫色能量狂涌而出,以陆沉之力,根本无法控制这些暴躁的紫色能量。 那紫色能量爆炸开来,周围正在观看的刑家弟子和长辈,在这紫色能量的袭击下,纷纷倒摔出去。 倒摔出去的还有邢安国和陆沉两人,陆沉本身能够运转紫色能量,并且加以轻易的控制。 不过在这刑环的爆喝声下,陆沉略微分神,受到了这些紫色能量前所未有的冲击。 这些灵力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冲撞着陆沉全身上下的筋脉。 想要给邢安国治病,所需要动用的灵力很强大,就是陆沉也要全神贯注的控制着这灵力。 “老爷子,老爷子!”邢海和邢林等人纷纷上前,看向邢安国,邢安国脸色发白,气息比之前均匀了不少。 然而还是异常的苍白,身体极度虚弱,嘴中不停的咳嗽着。 任谁都清楚,刑环那一声爆喝,坏了刑家的诸多好事。 陆沉经过那紫色能量的冲击,呼吸急促。 要不是运用这紫色能量多时,熟悉这紫色能量,绝对会被这紫色能量绞杀身体。 “刑环,你这个孽子!”邢海站起身,一脚踢在了刑环的身上,那刑环没有防备,被父亲这一脚下来,踢得满地打滚。 “陆先生,陆先生。”邢梅跑到陆沉身边,将陆沉扶了起来,陆沉的气息很微弱,邢梅只好先将陆沉扶了进去。 “父亲,这陆沉是骗子,绝对是骗子!”刑环状若疯癫的笑了起来,为了揭穿陆沉,他花费了这么大的功夫。 谁知道把自己的爷爷也搭了进去,刑环还以为他揭穿了陆沉,会得到所有人的赞扬,事情却远远出乎他所料。 可邢海却先前有所猜测,这陆沉是异能者。 那爆炸开来的能量,或许就是异能者所说的异能! 陆沉被邢梅扶进屋子里,对于陆沉现在这重伤在身的情况,她也无能为力,只好先将陆沉一个人搁置在屋子里。 趴在床上的陆沉,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在睡梦中,他看见自身被一团团紫色的天雷慢慢修筑筋脉。 在天雷的修筑下,自身每一段筋脉,俨然是被万雷所炼化一般,闪烁着紫金色的光芒,看上去颇为骇人。 刑家大厅中,邢海气的瑟瑟发抖,邢梅和邢林在暴怒的邢海面前,根本不敢说任何一句话。 “陆先生怎么样了?”邢海低声问道。 “陆先生身受重伤,昏死过去了,大哥,这陆先生莫不是……”邢梅喃喃说道。 想到那一阵阵余波能量,像是异能一般,让邢梅猜测起来陆沉的真实身份。 “嗯,昨天晚上陆先生还和我说起了这件事情,想要知道这件事情,就要问问老爷子,可老爷子的状况也不是太好。”邢海叹了口气。 邢老爷子那边有李神医照看着,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但要想恢复如初,就有些困难了。 “这……大哥,这也不能怪陆先生。”邢梅说道。 外面李浩然一步一步跑了进来,“邢老爷子醒了。” 邢海等三人,听到李浩然的声音,迅速跑向邢老爷子的房间。 房间内,邢老爷子的气色比之前好了不少,却依然是重病在身。 “父亲,您那不孝子孙,我已经替您惩罚过了……”邢海慌忙说道。 刑环作为邢海的儿子,邢海接二连三的饶过了刑环,可是这件事情,是邢海的底线。 “唉,也算是老夫的命不好,饶过刑环吧,陆先生呢?我想见见陆先生。”邢老爷子轻声说道。 “陆先生也是命在旦夕,父亲,这陆先生是不是那里面的人……”邢海悄声问道。 邢林和邢梅两兄妹,也是坐在旁边,静静等待着邢老爷子的答复。 邢老爷子是华夏初期的战斗英雄,见识比他们这些年轻人多了不少。 “嗯,陆先生确实是那里的人,等陆先生醒来后,务必将他带来,我有话跟他说。”说完之后,邢老爷子便悄然眯眼,躺了过去。 邢海等三兄妹见到老爷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便起身离开了邢老爷子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