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惊讶的曾如喜! - 极品透视

第十二章 惊讶的曾如喜!

砰! 其中一个保镖一拳朝着陆沉袭来,在他眼中陆沉这样的人是个连身手都没有的大学生,陆沉看着保镖的那一拳,却在自己眼中变得慢吞吞。 陆沉趁势一脚踢向那保镖的裆部。 打架不打脸,踢人不踢裆!那保镖也没有想到陆沉会这样无耻,一脚踢得那保镖倒地不起。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不少人,包厢内刘铭低头看了看表,过去了十分钟,还没见陆沉回来,转头看向吴老说道:“吴老,陆沉还没回来,我去看看。” “好。”吴老点点头。 刘铭推开包厢门,看见陆沉与风月楼的保镖发生了冲突,立刻走了上来。 “老李,这是什么回事?”刘铭的到来,让那个李经理诚惶诚恐,他没想到刘铭会亲自来风月楼吃饭,每次刘铭来风月楼之前都会跟他打一声招呼。 不过这次也是刘铭心血来潮,能够得到《钱塘观潮》,还能交到陆沉这样的朋友,在刘铭看来应该一切是以朋友为重。 “刘总,这小子在风月楼闹事,将我们这儿一个至尊会员打了,我这不是叫手下人将他收拾一顿嘛。”李经理指着陆沉哆哆嗦嗦解释起来。 陆沉半张着嘴,看着走出来的刘铭,他没想到这件事情会惊动刘铭。 “他是我的朋友。”刘铭淡淡的说一句话。 听完刘铭冷冷的话语后,李经理摸着头上的汗珠,今天上班绝对没看黄历,居然惹了刘总的朋友。 想到这里,李经理半是幽怨半是憎恨的,看着陆沉和江奥两人。 他万万没想到看似是个穷比的陆沉竟然和刘总有关系,要是早知如此,给李经理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辱骂陆沉。 李经理看向江奥的眼神中带着一些愤懑,居然只为了一个至尊会员就得罪了刘经理的朋友,这件事情怎么看怎么不划算。 刘总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把自己罢职? 想到这里,李经理心里有点胆战心惊。 能够混到这个位置,除了有能力外,也花费了很大的关系。 这个位置油水很足,李经理可不想还没捞回本,就被刘铭踢下去。 “你算个什么东西?打了我江奥也想在风月楼混下去?老子可是至尊会员。”江奥猖狂的笑了起来,跟陆沉在一起肯定也是来混饭吃的。 江奥一句话吓得李经理差点跪了下来,江奥不认识刘铭,他可是认识刘铭。 刘铭是他们公司的老总,现在江奥竟然让他把刘铭赶出去,李经理恨不得抽江奥两个嘴巴子。 真的以为自己有两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风月楼就是我开的,你说我是什么东西?”刘铭冷笑的看着江奥。 “你……你是刘铭?”江奥看向刘铭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恐惧。 刘铭在云海市可谓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他江奥在红,也只不过是个导演,跟刘铭巨大的能量比起来,他差的不是一丁半点。 这陆沉怎么可能与刘铭发生交集?一瞬间江奥心中情绪发生滔天巨浪。 江奥如果知道陆沉跟刘铭认识,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会去招惹陆沉。 陆沉是什么时候攀上刘铭这颗大树的? 江奥不知道,江奥有点懊恼又有些羞愤的眼神盯着陆沉。 他把这笔帐全部算在了陆沉的身上。 “刘……刘总。”李经理说话都有些哆嗦,求救的眼光看向陆沉,他现在才知道这个看上去平凡的穷学生,却掌握着他前程的生死权。 “刘哥,没关系,这件事情李经理也是按照章程来办事,全都是他怂恿李经理。”陆沉缓缓的指着江奥说道。 李经理看向陆沉的眼光中带着一些感激。 陆沉一番话说的很漂亮,不单将责任全部推到江奥身上,而且还把李经理的形象说的很公事公办。 “老李,既然我朋友能够为你说情,这件事情我就暂且先放过你。”刘铭说道。 听到刘总松口了,李经理暗暗送了口气。 以刘总以往的脾性,说不追究那就真是把这件事情放过去了。 “我就是刘铭,现在我决定取消你至尊会员的资格,以后我风月楼不在欢迎你。”刘铭说道。 “凭什么?在这吃饭我花了几十万,你说取消就取消?”江奥仗着通红的脸庞说道。 “李经理。” “退了他的至尊会员卡。”李经理早就看江奥不顺眼了。 曾如喜看陆沉不在是可怜,而是极为震惊,陆沉什么时候与刘铭是好朋友了? 与江奥在一起的时间越多,越知道刘铭这人在云海市的恐怖能量,刘铭很少有朋友,陆沉却能够与刘铭称兄道弟。 这才叫赤裸裸的现实!原来她看不起的穷学生,现在才是才是最有能力的人,一瞬间曾如喜觉得她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但她知道这种东西再也追不回来了。 “臭女表子,难道你还想要让你的前男友要你?”江奥在陆沉面前丢了脸,却把气洒在曾如喜的身上,右手使劲抓着曾如喜出了风月楼。 曾如喜跌跌撞撞的跟着江奥出了风月楼,却回头看了眼陆沉。 “走吧,兄弟,我们继续回去吃饭。”刘铭拉着陆沉回到了包厢。 这只是在风月楼中吃饭的一个小插曲。 以前的陆沉还有些放心不下曾如喜,可是现在的他彻底看淡了,陆沉知道曾如喜缺的不是爱,而是钱。 “哈哈,我一看你就知道这小子喝多了,去了厕所这么久才回来。”风月楼的隔音环境很好,坐在包厢中根本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事情。 这一顿饭吃的是吴老开怀大笑,也在刘铭的劝说下,喝了不少酒,三个小时后,众人才陆陆续续的从风月楼中离开,吴玉儿有事就先回警队去了。 “孙儿,你觉得陆沉这个人怎么样?”说起陆沉,吴天林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陆沉这人老实,但他有些东西我也看不透,比如今早张萱看的那副捣炼图,孙儿也认定是真品,可陆沉就能坚守己见。”吴欣缓缓说道,“我感觉他比大师兄的鉴宝天赋还高。” “是么?看来我云海市又出了一个鉴宝奇才,你可以和他多拉拢拉拢关系。”吴天林说道,“现在的他处于成长期,我们就给他一个成长空间,看他能走到哪一步!” “知道了,爷爷。”吴天林开车朝着吴家所在地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