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彻夜难眠的刑家!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一十八章 彻夜难眠的刑家!

当陆沉将萧雅梦送走的时候,刑环被他老子邢海抓着离开了酒吧。 不远处的辛无暇,见到刑家家主亲自来抓自己的儿子,自然也是插不上什么手,唯一的便是希望刑环不要将他咬了出来。 这时候,一旦在没有证实陆沉是骗子前,招惹到刑家,就等于是绝了刑家的希望。 邢老爷子对于刑家的重要性,他可是相当清楚,就是辛无暇也不敢招惹到刑家。 所以辛无暇,只能够远远看着刑家家主邢海,亲自将刑环带走。 这一夜,刑家灯火通明,刑环是被邢海拉扯着进入到刑家。 当邢海暴怒的将刑环扯回刑家的时候,刑家很多人都被惊动了。 “大哥,刑环这是怎么了?你这样做,也有些太损失我刑家的颜面了。”邢林皱了皱眉头说道。 “是啊大哥,刑环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的事情,这样被外人看去,也会笑话我们刑家的。”邢梅也在旁边说道。 “你们自己让他说吧。”邢海也不好继续讲,便死死的盯着刑环。 还有邢瑶等刑家小辈也在旁边,这样的事情,从邢海嘴里说出来,都觉得有些羞耻。 刑环没想到这番动静,惊动了这么多的刑家长辈,诺诺不敢出声之际,在众人的眼光下,这才慢慢将事情说了出来。 唯独没有供出辛无暇,这刑环也是相当的够朋友。 “刑环啊,你这不是要断绝老爷子的希望嘛!”邢林唉声叹气的说道。 邢梅的脸色也很难看,骚扰陆沉的女朋友,这种事情刑环也能够做的出来。 “大哥,要是陆沉不答应给老爷子治病了,该怎么办?”邢林急急忙忙的说道。 邢梅也明白邢林的这种焦急的情绪,“二哥,你别着急,我去看看陆先生回来了没有。” 邢梅快步走向陆沉的房间,刑环当时就愣在当场,他没想到家里人对于陆沉会这么重视。 将萧雅梦送回学校的陆沉,这才慢悠悠返回刑家,到了刑家,陆沉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这刑环三番两次的招惹到他也就罢了,还将魔手伸到了萧雅梦的身上。 若是今晚他不在京城,怕是那萧雅梦的下场,将会变得极为悲惨。 “陆先生,您回来了,家主正在找你呢。”那名刑家的婢女低声说道,生怕惹恼了陆沉。 从今晚刑家中透露出的紧张气氛,她能隐约嗅出,与眼前的这名男子有关。 陆沉微微点头,跟随着这名刑家婢女,朝着刑家大厅走去,他倒要看看,邢海给他做出什么样的解释。 “陆先生!”邢海看到陆沉走了进来,率先迎了上去,身后邢林和邢梅二人也惴惴不安,生怕陆沉一发怒之下,彻底离去。 这样想来救老爷子的邢海,邢林等人,就真正是白白花费了一场功夫。 “小儿不懂事,为您添了一些麻烦,我邢海有一说一,上次我就说了,这小子再敢招惹陆先生,就交给你来处置。”邢海点头说道。 邢海身后邢林和邢梅两人也不敢喘大气,静静的听着陆沉的宣判。 刑环之前喝的醉醺醺的,现在被邢海这一番话,立刻就吓醒了。 “爸,你可不能把我交给他,我是刑家的嫡子,你把我交给他,我不死也会掉一层皮的。”刑环慌神了。 陆沉站在那里,老神在在的半天不说一句话,越是这样,越是让邢海等人心里惊慌。 他们不怕陆沉处置刑环,就怕陆沉直接离去,这样的做法,简直绝了他们刑家的希望。 “我要是对你惩罚过轻,下次你还会招惹到我。”陆沉说话之间,右手已经点出,拿捏向刑环的右肩胛骨。 那紫色的天雷如同一道微不可见的雷光,在闪烁之间,直接射入刑环的胳膊。 咔嚓! 那紫色的天雷将刑环右胳膊的筋脉,全部斩断,疼得刑环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邢海咬了咬牙齿,刑环不知道是死是活,但他却知道,陆沉还是有心能够继续救治邢老爷子。 “他没死,只是右肩胛骨碎了,下次再招惹我,我就将他杀了,对了,邢海家主,来我房间里一趟。”陆沉飘然而去。 邢海与邢林,邢梅对视一眼,立刻跟在陆沉的身后,走向了陆沉所居住的屋子里。 陆沉进入房间坐定之后,邢海也走了进来。 “邢海家主,要我救治邢老爷子并不难,但我有个前提给你说在前面。”陆沉淡淡的说道。 “您有事直说,有需要什么东西的,我都可以帮您来准备。”邢海说道,“花费多大的代价都可以。” “我帮你们刑家救治邢老爷子,最多只能延长五年的寿命,他体内的内伤已经严重影响了他。”陆沉开口说道。 “五年?够了够了,多谢陆先生。”邢海点头哈腰的说道。 那些所谓国内外的神医,一致得出结论,邢老爷子最多活不过三个月,能够多活五年,简直就是上天对于邢老爷子的恩赐。 “但我还有一个要求。”陆沉忽然沉声说道。 听到陆沉有要求,邢海也不奇怪,能够白白让老爷子多活五年,这种代价,定然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陆沉有要求也不奇怪。 “陆先生,您尽管说,只要我刑家办得到的,一定竭尽全力为你办好。”邢海开口说道。 “我想要得到龙组的资料。” 陆沉的这一番话,让邢海大吃一惊,他知道陆沉提的要求不会太低,然而没想到,一出口就是要龙组的资料。 这龙组别人不清楚,他作为刑家家主,可是听说过这样的存在。 那可是一个强大的异能组织,传说里面都是能够操控异能的异能者,这样的存在,他也只是听过而已。 要是真让他去搜集龙组的资料,确实相当的困难。 “这……”邢海沉吟了片刻,就被陆沉打断了,“邢海家主,这件事情很难么?” “一般事情,我邢海能办也就办到了,可您说的唯独这件事情,我也是有所耳闻,老爷子对这方面可是知道的不少。” “您想要知道这方面的情况,还是要问问老爷子。”邢海恭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