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是你老子!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是你老子!

陆沉刚刚修炼完万雷心经,感觉到自身到达了一种精气充沛的地步,忽然手机响了。 陆沉拿起电话一看,是萧雅梦的电话,这么晚了,萧雅梦还给他电话,这让陆沉感觉到一丝不安。 “陆沉救我,我在渲染酒吧……”那边传来萧雅梦急促的声音。 萧雅梦刚说完这十个字,电话就被刑环身边的一个保安抢了过去。 “打,你给谁打电话啊,给谁打电话都救不了你!”刑环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嚣张的传了过来。 一听到刑环的声音,紧接着手机传来忙音。 陆沉双眼一眯,这刑环的胆子太大了,居然还敢动萧雅梦。 事不宜迟,听到萧雅梦那边吵吵嚷嚷的动静,似乎情况不太好,敏锐的听觉,让陆沉听到了很多东西。 脸色阴沉的陆沉,朝着邢海所在的屋子走了过去。 邢海一脸喜色的坐在书桌前,翻看着书籍,两边布置满了书橱,明天老爷子就可以康复了,这是邢海最高兴的一件事情。 老爷子的康复,势必能够办完许多没有办完的事情。 不过,很快他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陆先生。” 当邢海看见陆沉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神色一惊。 邢海又看到陆沉满脸阴鸷的神色,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妙。 这么晚找上他,能够有什么好事情? “这么晚了,您还没有休息?”面对陆沉的到来,他不敢以小辈看待,这种拥有妙手回春医术的神医,放在哪里,都是香饽饽。 因此,对于陆沉的态度,他还是相当尊重的。 “邢海家主,你儿子绑架了我朋友,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陆海也懒得废话,上来直接说了来的目的。 他生怕晚了,萧雅梦就遭到了刑环的毒手。 “什么?怎么可能?这个逆子,他在哪里?”邢海怒喝道。 “渲染酒吧。” “这就走,陆沉先生,要是事情属实,我一定要让他跪在你面前,任由你惩罚。”这次邢海也怒了。 事关老爷子,就是他都不得不谨慎对待,没想到刑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子,在这个节骨眼上,招惹到了陆沉。 邢海有种要将儿子刑环逐出刑家的冲动。 渲染酒吧的地方,邢海也听说过,是辛家的地盘,他和陆沉出了刑家,就急匆匆的朝着渲染酒吧的方向赶去。 渲染酒吧的女厕所里面,几名保安合力将厕所大门踹开,看见站在面前刑环,萧雅梦身体一阵哆嗦。 “跑?我看你能够跑到哪里去?”刑环厉声喝道。 萧雅梦像一只处于危险之中的小白兔一样,四处寻找着能够保护自己的东西,可惜的是,根本东西,能够保护萧雅梦。 萧雅梦惨笑一声,站在厕所前,任由刑环带出了厕所。 刑环这边的一切,只是一个小插曲,没有多少人注视着这里,刑环将萧雅梦带到一个包厢里面。 这两天在陆沉那所受到的屈辱,他要全部奉还给眼前这个女人。 “你,你不能这样。”萧雅梦站在原地,尽力的朝着不同的方向逃避而去。 刑环如同猫一样,戏谑的看着萧雅梦,无论萧雅梦躲在什么地方,都没有办法逃出他的掌控范围。 “陆先生,这就是渲染酒吧。”邢海带着陆沉,一路飚车来到这渲染酒吧,根本没有人敢阻拦邢海的车。 下了车,邢海和陆沉走进了渲染酒吧,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陆沉双眼绽放出一道凌厉狠光。 继而抓向一旁的一名服务员,“刑环在哪里?” “什么刑环?我不知道?”那名服务员矢口否认道。 陆沉一气之下,一拳打在了这服务员的胸口上,服务员承受不住陆沉的一拳之力,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击在栏杆上。 这里的动静惊扰了不少人,很多酒吧的保安走了出来。 邢海见到事已至此,也不愿意闹得太大,“我是刑家家主邢海,刑环人呢?” 有服务员认的邢海,立刻将邢海带到了刑环所在的那包厢外面。 刑环正在和萧雅梦玩猫捉老鼠,每捉到萧雅梦一次,他就扒一次萧雅梦身上的衣服,萧雅梦春光乍现。 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刑环不耐烦的说:“谁啊,打扰老子的兴趣。” “我是你老子!”邢海的爆喝声从门口传了过来,让刑环魂飞魄散,他没想到邢海来酒吧找他了。 刑环想要找个地方藏起来,可这偌大的包厢,根本没有地方,能够让邢海藏起来。 正在刑环犹豫的时候,外面的陆沉早已经迫不及待,一脚将包厢的大门踹开。 “萧雅梦,你没事吧。”陆沉将自己的外套取了下来,披在萧雅梦的身上,防止萧雅梦着凉。 邢海怒不可遏的走到了刑环的身边,左手抓起刑环,右手一巴掌打在了刑环的脸上。 “逆子,陆先生是我们刑家的贵客,你这样对他的朋友,简直就是畜生!”邢海连续三巴掌打在了刑环的脸上。 刑环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那陆沉根本没有心思管刑环,抱起萧雅梦朝外走去。 “丫头,你身上冷不冷。”陆沉一声柔软的问候,刺穿了萧雅梦的心扉。 一个人孤零零的在京城这种大城市,一般年轻人都受不了这种煎熬打拼的日子,更不用说萧雅梦这种一般年龄大的女孩子。 “陆沉,我不要离开你,呜呜呜……”萧雅梦趴在陆沉的肩上哭了起来。 邢海带着刑环站在陆沉的身旁,脸色变得相当难看,邢老爷子的原因是一方面,另一方则是在于刑家的名声,让刑环这小子败坏的七七八八。 “我送你回去吧。”陆沉柔声说道。 萧雅梦委屈的点点头,被陆沉搀扶的走出了酒吧,冷风吹着,吹过了萧雅梦和陆沉的身体。 邢海拽着刑环站在了外面,等候陆沉的发落,可陆沉自始至终没有说过半句话。 这好似最让邢海内心受到煎熬的。 “你们学校在哪?我送你回。”陆沉轻声说道。 在萧雅梦的指引下,陆沉一步一步将萧雅梦送回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