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求救!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一十六章 求救!

辛无暇的方法很简单,配合一名神医,让刑环当场揭穿陆沉。 一听这个办法,刑环连连叫好,不愧是辛家的智囊。 一下子就将说到问题的重点,以刑家在京城的影响力,想要找出一个指证陆沉的神医并不难。 这样,就可以让陆沉的阴谋大白于天下。 “多谢兄弟,这杯酒我敬你。”刑环脸上笑容绽放开,右手端起一杯酒,敬向辛无暇。 辛无暇含笑说道,“我看兄弟今日不爽,不如今天就在兄弟这地盘,找个妞爽爽,怎么样?” “多谢兄弟。”刑环连连大笑,将所有的苦恼都抛之脑后。 渲染酒吧的后台是辛家,并且渲染酒吧中出手阔绰的有钱人不在少数,来到渲染酒吧中消费的人群极多。 陪酒女也都是附近各个大学城中,有名的校花,系花一类漂亮女人。 “那我去看看,最近辛哥这里有什么新货色。”刑环大笑着,站起身朝着酒吧的舞池中央走去。 辛无暇笑着看向刑环,嘴角却掩饰不住的一抹杀意。 陆沉来京城如此之快,还登上了辛家这艘大船,想要从辛家这艘大船上下去,可不简单。 在辛无暇的父亲,辛家家主知道这件事情后勃然大怒,最优秀的儿子,死在了陆沉手里。 到时候,在将这个消息告诉给父亲,陆沉想要从京城安全离开的可能性极低。 这次前往云海市,从陆沉手中逃脱,是辛无暇有史以来最丢人的一件事情。 此刻,萧雅梦正在打扫着卫生,穿着工作服的萧雅梦,别有一番风味,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在工作服下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萧雅梦在京城艺校上学,少不了吃喝等费用,姐姐萧雅丽不容易,父母也不容易,在老家种着田。 因此,到京城上学的萧雅梦,从上了大学之后,就没有再伸手问家里要过一分钱。 平时生活的来源,都是靠着打工来挣取的,一般在这种酒吧,夜店里打工,小费会比其他职业来的多。 加上渲染酒吧离学校不是特别远,仅仅五分钟的路程就能够走到,这就让萧雅梦选择了在这里工作。 萧雅梦无巧不巧的看见了刑环朝着这边走来,喝着醉醺醺的刑环,在舞池灯光的照耀下,朝着这边走来。 对于刑家这纨绔子弟,她也事后也有一定了解,当知道陆沉所治疗的对象,是刑家的老人后,萧雅梦心里的震惊可想而知。 刑环的酒量不是很好,喝下两杯酒后,就已然是醉意熏天,在他眼中,一切都显得飘忽不定起来。 唯有不远处那萧雅梦,一双又大又长的大白腿,在刑环的眼睛里不曾晃动。 “大白腿,好长的大白腿。”刑环咽了咽口水,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了一下,便继续朝着萧雅梦这边走来。 见到刑环喝的这么醉醺醺的朝她这走来,就让萧雅梦有些着急上脑,来到这夜店的,除了跳舞以外,还有不少酒吧中服务员被带走。 这些都是酒吧中常有的事情,萧雅梦也没有想到,她有一天也会有这样的遭遇。 “是你,那个跟陆沉来的女人……”刑环醉醺醺的走过来,一直都在记恨陆沉的刑环,见到如此熟悉的制服诱惑萧雅梦,岂能轻易放过? “你别过来,我告诉你,我可是陆沉的朋友。”见到刑环朝着她走过来,萧雅梦立刻明白刑环要对他干什么。 萧雅梦马上出声,对刑环警告起来,不警告还好,一听到那一声警告,就让刑环如同红了眸子的一头野狼,朝萧雅梦扑了过来。 频频在陆沉的手中吃亏,让刑环对陆沉这个名字,有了相当大的仇恨。 “我管你是什么陆沉,在这渲染酒吧中,他陆沉也不知道你的事情!”脸上充满淫笑的刑环,朝着萧雅梦扑来。 这边的一幕,引起了不少人看戏的兴趣,渲染酒吧中,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对于这些看客来说,他们只是图个乐子。 萧雅梦见到刑环朝着自己扑来,吓得闪身躲在了一个酒桌后面,那刑环扑了一个空,转而满脸充满了戏谑的表情。 “想跑?有意思,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刑环将那酒桌推到,一把抱住了还要逃脱的萧雅梦。 这渲染酒吧的地盘都是辛家的,以他和辛无暇的关系,就算是砸了这渲染酒吧的地盘,辛无暇也不会说什么。 闻着充斥在鼻间的酒味,萧雅梦咬咬牙,她想要挣脱刑环的束缚,可刑环是一个力气巨大的青年男子。 以萧雅梦这样一个弱小女孩的实力,怎么可能挣脱刑环的束缚? 看着那离自己脸颊越来越近的刑环,萧雅梦尖叫一声,开口求救,所有人却一副看着好戏模样的样子,看向这边。 萧雅梦灵光一闪,右脚一脚踩向了刑环的右脚,疼得刑环直叫唤,那刑环疼痛万分,放开了挣扎。 逃脱挣扎的萧雅梦,左脚一脚踢向刑环的裆部,有所防备的刑环架住了萧雅梦的脚。 萧雅梦见到自己一只脚被刑环抬了起来,右手一巴掌打在刑环的脸上,吃痛的刑环放开手。 “来人,给我将这女人给我抓住,今晚我要把她留下来,带回宾馆。”刑环气急败坏的喊道。 这酒吧中有不少是认识刑环的保安,一个个朝着萧雅梦冲了过来。 萧雅梦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她无奈之下,只能够朝后退去,前面有保安在追着她,身后后门也有保安闻讯跑来。 萧雅梦看见这些保安前后夹击,转眼望了望四周,只有女厕所,可以藏进去。 萧雅梦转身朝着女厕所跑了进去,将门死死的销上。 外面的刑环跟了进来,有几名保安跟在刑环的身后,冲了进来,看见大门紧闭的女厕,顿时猜出,这萧雅梦躲进了女厕。 “刑少,我们帮你把门踹开。”有保安疯狂的踹着女厕大门。 躲在厕所里面的萧雅梦,惶惶不安,拿出手机,“看来只有给陆沉打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