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阴谋!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一十五章 阴谋!

刑环气愤的和邢瑶回到了房子里,今天的一切事情,让两人都在陆沉面前丢尽了颜面。 不管陆沉能不能治好爷爷的疾病,都已经深深的伤了他的自尊心。 在刑家这么多年,他一直是父亲邢海放在手掌心中怕化了的巧克力,含在嘴里化了的一颗糖。 邢瑶也是如此,从陆沉所居住的房子出来后,她恨得咬牙切齿。 放在学校里,都是颇负盛名的大美女,被陆沉这样无视,已经让邢瑶很不爽了。 还一直在陆沉面前唯唯诺诺,这就更让邢瑶不爽了。 “哥哥,绝对不能够这么轻易放过陆沉。”邢瑶恨声说道。 “放心,我兄弟辛无暇回来了,他想要整死一个人很简单,我才不相信这陆沉能够翻起什么浪花。”刑环狠狠的锤了一下桌子说道。 入夜,京城中灯红酒绿,刑环开着一辆黑色的法拉利,迅速朝着京城中的一家酒吧驶去。 今天辛无暇刚刚从云海市历练完回来,一回到京城,辛无暇就迫不及待的联系上了京城中,这些从小玩到大的狐朋狗友。 在云海市受了这么大的气,辛无暇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 辛无暇将辛远之死的一切都告诉给了自己的父亲,辛家家主。 至于后面的事情该怎么办,这种棘手的问题,辛无暇可不想过问。 在这些纨绔子弟中,辛无暇是出了名的智计双全,很多事情都是由辛无暇来解决的,况且辛家与刑家的关系也不错。 看着眼前的渲染酒吧,刑环将车缓缓停了下来。 刚一进入酒吧中的刑环,就听到在舞池中央,很多男男女女在舞池中央犀利的嘶喊声。 这些男男女女发泄着身体中,白天在办公室中所压抑的一切负能量。 刑环熟练的朝着渲染酒吧深处走去,在那里坐着辛无暇等一干京城中上流社会的弟子。 “刑环,你来了?”看见刑环入座,赶忙有人站起身,给刑环开瓶子倒酒。 辛无暇说起云海市之旅,难免其中有不少夸大其词的成份,可是所有人还是听的津津有味。 说着这一切的辛无暇,自然免了省去哥哥辛远之死那一段和自己逃回京城这一段。 剩下的事情,辛家有人去云海市帮他摆平。 “不错,真是辛哥,这种智谋,手段,我等是远远不如,来,喝酒。” “辛哥,没想到你略施手段,就将这青龙帮和凤天阁两大帮派搞的团团转。”不少人恭维起来。 辛无暇作为辛家的下一任的继承人,有着很多愿意给他当小弟的人,这些人的恭维之话,听的辛无暇飘飘然。 辛无暇不住的喝酒,借着昏暗的灯光,看见了那一直脸有难色的刑环。 “刑环,你遇到什么事情?该不会这京城连你刑家都有摆不平的事情吧。”辛无暇哈哈大笑道。 “唉,不是,辛哥,我被我父亲训斥了。”刑环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你被你父亲训斥了?怎么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父亲不会无缘无故把你训斥了吧。” 刑环的父亲,可是出了名的疼爱刑环,当初这黑色的法拉利,就是刑环的父亲,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 刑环的父亲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训斥刑环?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刑环的身上,在场之中,除了辛无暇之外,就是刑环的地位最高。 “说说吧,哥们能帮你解决什么事情,帮你出出主意。”边说话的辛无暇,边抽着一根烟。 刑环开始讲着陆沉到刑家来,给邢老爷子治病的一切。 辛无暇不动声色的听着刑环所讲的一切。 当刑环说完一切后,现场隐隐约约有着些许骚动。 “我看这小子肯定是个江湖骗子,邢老爷子的病,那是多少名医,神医,没有治好过的,他区区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拿什么治疗好邢老爷子的病?” “就是啊,现在这种骗子太多了,我说环哥,你肯定被人骗了。”很多人都纷纷说道。 大家都清楚邢老爷子那病,想要治疗好的艰难程度。 “那个名医叫什么?”辛无暇心里隐隐有些不妙,他想到了在云海市中,那个他的克星。 “我听说……好像是叫陆沉吧。” 刑环的话音一落,辛无暇心里蹬的一声,差点惊讶的站了起来。 要不是酒吧中,这昏暗的灯光,众人已然可以看得见,辛无暇脸上那失去血色的笑容。 辛无暇那脸上的表情转瞬即逝,当下一缕灯光迎来之际,辛无暇脸上没有了惊讶的面容。 没想到陆沉这小居然追到了京城来。 尤其是这小子,现在还跟刑家扯上了关系,这件事情就有点棘手了。 陆沉杀害辛远的身手,除了自己之外,也只有辛家家主知道。 这时候刑环不知死活的撞在了陆沉的身上,刑环可是深深清楚陆沉的可怕。 身为异能者,他的实力,要比哥哥辛远可怕的多。 连哥哥辛远都死在了陆沉的手里,其他普通人想要对付陆沉,怕是自寻死路。 不过来到了京城,是虎要给他盘着,是龙要给他卧着! “辛哥,你看这件事情?”刑环颇为商量的口吻问道。 陆沉这小子和刑环有矛盾,他完全可以利用这矛盾,就算不能对陆沉造成什么伤害,也要让刑家恨上陆沉。 沉默了半响,打定主意之后,辛无暇这才说道:“你想想,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年轻的神医,要是有这么年轻的神医,世人皆知了。” “现在骗到你刑家头上,绝对是为了骗取钱财,绝对不要让邢伯伯受骗了啊。”辛无暇颇为关心的口吻说道。 刑环心中相当感动,辛无暇果然还是自己的好兄弟。 “一定要揭露这种庸医,这么拖下去,恐怕对你们刑家不利啊。”辛无暇一副为刑环考虑事情的模样。 “辛哥,你看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家里很多人,都被这骗子给骗住了。”刑环焦急的说道。 刑环却不知道,这好兄弟是在把他一步一步推向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