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脸刑环!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脸刑环!

可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在京城的上层社会都知道。 五年前邢海在外旅游时,遭遇过一群劫匪的袭击,在激战那群劫匪的时候,不小心被一名劫匪射伤了右肩膀。 因为没有及时治疗,将弹壳取出之后,那右肩膀的关节处,也会在炎热酷暑和阴雨天气,隐隐作痛。 所以在邢海略微诧异后,神色便恢复如常。 看来这小子为了进入刑家,调查了不少事情。 不过想要糊弄他这位刑家的家主,确实是有些困难。 “我若是治好了,该当如何?”陆沉淡淡的开口说道。 “你让治好了,我便和妹妹一起向你赔罪。”外面传来了刑环和邢瑶的声音。 刑环和邢瑶在得知父亲邢海找上了陆沉,便匆匆赶了过来,正好碰见这一幕。 刑环正好憋了一口气,他一直看陆沉不爽,又岂能任由陆沉如此嚣张下去? 邢海一看见儿子接上了这话茬,也就不在继续说话了,他倒是想看看,陆沉到底是不是真有本事。 “赔罪?倒是不用了,你俩还没有资格向我赔罪。”陆沉头也不抬的说道。 刑环和邢瑶两人一听,立刻怒上心头,脸绽怒容,他们两在京城上流圈子中,也是久负盛名的英年才俊。 话说到这一步,已经是很客气了,没想到陆沉这么不给他脸面。 当下两人冷哼一声,呆呆站在父亲邢海的身后,静静看着,一会陆沉怎么出丑! “给我取针来。”陆沉淡淡的说道,旁边有婢女佣人,下去帮陆沉将银针取了过来。 陆沉让邢海脱了衣服,右手捏起一根根银针,扎在了邢海的背上。 “这是……这是针灸之法?”邢林喃喃自语道,“不,针灸之法对大哥身体内的疾病没有任何效果。” 针灸之法一般都是帮人缓解关节的疼痛,治疗轻微的疾病。 邢林也曾经见到有国内的名医,为陆沉实行针灸之法,可效果只能暂缓右肩膀中的疼痛而已,其效果不是很明显。 只是到了这一步,邢林也不好多问,只好在旁边看着陆沉实行针灸之法。 陆沉并不会针灸之法,但要是什么东西都不用,就直接把邢海身上的旧病治好,那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陆沉决定利用银针,来传递紫色的天雷能量,这样也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当陆沉将这一根根银针插在邢海身体上的时候,那紫色的天雷以极其平和的状态,进入到邢海的身体中。 邢海身体中,那取出弹壳,所遗留下来的地方,有一点点疼痛,不断的长着一片片新肉。 疼痛过后,便是一阵酥麻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那重新长出的一块肉一样。 虽然有些疼痛,但是以邢海的毅力,这些疼痛并不算是什么大事情。 呼! 陆沉长舒一口气,将手指放了下来,把邢海身上的银针挨个拔出。 “感觉怎么样了?”陆沉老神在在的问道。 邢海试着晃动了一下右手,那连接着右肩膀的关节处,一点疼痛感都没有。 邢海大喜过望,疯狂的摇着手臂说道:“我真好了,真好了……” 刑环和邢瑶二人,见到这一幕惊喜过后,略微有一些失望,他们没想到陆沉真的将父亲的病治好了。 看来陆沉真的有些真才实学,不过,他们要向陆沉赔罪了。 “好多了,多谢陆先生。”邢海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右肩上的疼痛逐渐消失,连忙朝着陆沉拜谢道。 从这时候开始,邢海也慢慢相信陆沉,确实能够有着治愈父亲邢老爷子的本事。 “刑环,邢瑶,过来。”邢海的声音冰冷下来。 像邢海这种在上流社会混迹多年的老油条,自然能够一眼看出儿子,女儿和陆沉之间那不小的矛盾。 先前邢海之所以听从刑环和邢瑶的谣言,就是相信自己的亲身子女。 可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陆沉真的有神奇医术在手! 听到邢海的声音,刑环和邢瑶不甘心的相互看了一眼,慢慢朝着陆沉这边走来。 “叫陆先生,赔礼道歉!”邢海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否的决绝。 刑环和邢瑶两人咬了咬牙,他们皆是知道,今天不向陆沉服软,恐怕少不了父亲的一顿惩罚。 只能向陆沉委屈求饶,“陆先生,我们兄妹俩有眼不识泰山,还希望您放过我们。” “对,希望陆先生放过我们,不要计较前面的那些事情。”邢瑶哀叹一声说道。 邢瑶和刑环虽然心有不甘,但形势如此,由此,两人更加恨上了陆沉。 “陆先生,你看……”邢海不太确信的看向陆沉,眼前这个年轻人,连他都有些捉摸不透了。 万一将陆沉惹怒了,不把老爷子的内疾治愈好,到头来,损失的还是他们刑家。 甚至邢海还有气不打一处来,作为小辈,他们都不知道爷爷对于刑家的重要性。 见到陆沉还是没有噢出声,邢海也有些慌乱了手脚,手忙脚乱的看向邢林,邢林也没了办法。 “陆先生,我一定带回去,将他们两个人好好管教。” 就在几人着急的时候,陆沉这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一次就到这里,给你们一次机会,若有下次,可别说我不救你们的老爷子。”陆沉一字一句的说道。 “是,多谢陆先生,还不快下去。”邢海将刑环和邢瑶两人赶了出去,“那接下来,我们什么时候救治我父亲。” “明天吧,我有些累了,需要歇息了,没什么事情你们先退下去吧。”陆沉摆了摆手说道。 “是,陆先生。”邢海和邢林两人对望一眼,朝外面走去。 “看来这次小妹运气真好,找来一名能够医治父亲疾病的人。”邢海脸上充满了笑容。 “嗯,哥哥,你要管好刑环和邢瑶,以他们这个年纪,绝对不会服气陆先生,到时候在惹恼了陆先生……”邢林苦笑道。 “放心,这两个小崽子在敢惹怒陆先生,我就将他们两个人交给陆先生,让陆先生亲自收拾他们。”邢海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