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邢海回来!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一十三章 邢海回来!

邢海接到弟弟邢林的电话,听说家里有神医能够治疗老爷子内疾后,放下手中正在谈判的生意,日夜兼程的赶回刑家。 然而没有过一会,邢海又接到儿子刑环的电话。 刑环告诉邢海,能够治疗老爷子的疾病,是一个年龄刚过二十多岁的小年轻。 这就让邢海赶回刑家的速度更加匆忙,他是最清楚老爷子疾病的。 别说是这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就是国内外稍微有名气一些的神医,名医,邢海都邀请他们回家给老爷子看过内疾。 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有把握治疗好老爷子的内疾,作为一个孝子,这是对邢海最大的打击。 为此,邢海的头发都白了不少,当知道家里有人能够救治老爷子内疾后,邢海风风火火的赶回家。 家里刑环站在屋子里,静静等着父亲邢海,他相信一向英明睿智的父亲,绝对不会被陆沉所欺骗。 “儿子,女儿,你们叔叔所说的是真的?”邢海匆忙进入到屋子里面,看见刑环和邢瑶说道。 “爸爸,怎么可能?你想想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治好爷爷的内疾,明显是个骗子。”邢海撇着嘴说道。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喜讯,邢海一下子也变得有些不敢相信了。 突然出现的陆沉,像一根救命的稻草,听到儿子这样诋毁陆沉,一向对孩子宠爱有加的邢海,也有些犹豫了。 “我去和你叔叔商量商量。”邢海叹了口气,走出了房门。 邢海想了想,这种事情不能着急下结论。 刑家作为四大家族中的后起之秀,能够屹立在四大家族中,还能够隐隐有超越其他三大家族。 成为京城中第一家族的趋势。 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邢海和邢林两兄弟,很少有意见分歧的时刻。 “大哥,没想到你连和慕容家的那十亿生意不谈,都要回来看老爷子。”邢林见到这位兄长哈哈大笑。 邢海的神色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如果陆沉真有这种救治老爷子的本事,那他的脾气一定不小,这样的质问,会不会让陆沉停止对老爷子的治疗。 想到这里,邢海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问起这件事情。 “大哥,什么时候你又说话吞吞吐吐的?”邢林看出了邢海,有些问题不好说出口。 “可否,能让我先见一见那名陆沉先生?”邢海开口问道。 邢林一听邢海说话,立刻就明白了邢海的意思,他的顾虑与邢海一样。 这一切都是听邢梅所说,他也从来没有见过陆沉那神奇的医术。 想到这里,邢林也有些无法开口。 “怎么?难道不方便见一见陆沉先生?”邢海开口问道。 转念,邢海又想起了儿子刑环的那一番言语,难道真的是陆沉有着通天骗术,将邢梅和邢林二人骗的团团转? “这……大哥,实不相瞒,我也没有见过这小子施展医术,是梅儿一直口口声声说,他能够治愈老爷子的内疾。”邢林苦笑道。 邢海脸上闪过一抹愠色,他专门放弃这笔巨大的生意,回到刑家,就是为了能够看到老爷子康复如初。 到达他们这个地步,生意谈多谈少只是为了一些数字而已,最重要的就是两家能有着某些关系上的往来。 这次不单单是受了骗,还对慕容家放了鸽子,慕容家也是北方的一个大家族,这种影响,对刑家也是颇为巨大的。 邢海越来越忌恨陆沉,看到邢海沉默不语,邢林也猜到了七七八八。 “大哥,要不然在等等,你也知道,小妹是一片孝心,她没有想坑老爷子的意思。”邢林马上为邢梅辩解道。 “哼,要是老爷子的身体恢复了还好,恢复不了……”邢海那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邢林只能够默然,在旁边听着邢海发泄那心中的恨意。 刑家让一个京城本地的普通人,在京城消失都不是什么难事。 何况还是陆沉这种外来的普通人。 在京城消失,是更加的容易。 “大哥,要不要去看看那小子……至少好歹揭穿他的真面目,也让小妹死心。”邢林说道。 邢海点点头,“我就不相信,这小子能够将小妹骗的团团转,我想骗术肯定高超,待我去揭穿他。” 说完,邢海和邢林朝着陆沉所在的西厢房赶来。 陆沉正在修炼万雷心经,处于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 那雷电充斥在陆沉的身旁的每一处空间,旁人远远看去,煞是可怕无比。 “有人?”陆沉的听觉极为灵敏,一下就听到那从远处而来的两个人。 邢海和邢林二人怒气冲冲的冲了过来,陆沉一看见,便从两人心中读出了两人内心的想法。 “陆沉,这是我大哥邢海,也是现在刑家的家主,他想跟你聊聊老爷子的病情。”邢林出声说道。 邢林没有将后面那两个字先生说出口,这种微妙的变化,也被陆沉听在耳朵里。 陆沉看了一眼,继而平淡无奇的说道:“两位此次而来,无非是怀疑我是否能够帮你祛除邢老爷子身上的内疾吧。” 陆沉一番话,让邢海和邢林一惊,两兄弟对视一眼,皆是把对方的震惊,都看在眼里。 邢林只不过说了短短一句话,就被陆沉猜出了两人的来意,这小子绝不简单! 原先那有些轻视的邢海,神色也变得郑重起来,能够骗到小妹的人,果然绝非凡人。 既然陆沉都开门见山了,他邢海也不遮遮掩掩。 “是,在下对陆先生的手段稍微有些怀疑,我家老爷子身患重症,你想要治好,怕不是有什么歪们邪术吧。”邢海问道。 陆沉闭着双眼,并不答话,片刻之后,这才幽幽说起。 “邢海家主,你右肩膀上在五年前中过一枪吧,是不是在炎热酷暑和冰寒之际都隐隐作痛,就是大幅度活动关节,都会疼痛难忍。” 邢海双眼微微一睁,转眼看向邢林,邢林摇了摇头。 “陆先生怎么知道?”先前不相信的邢海,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小妹会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