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邢老爷子!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一十一章 邢老爷子!

陆沉推开门,房门里面一股股各种草药的香味,扑鼻而来,周围种植了不少草药。。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这老者眼神浑浊,满脸皱纹,身体极度虚弱,嘴中一直在不停的咳嗽着。 双手中拿着一块干净的纸巾,擦着从嘴边流出来的鲜血。 “爸……”邢梅看见躺在摇椅上的老者。立刻扑了上去。 那名躺在摇椅上的老者,在听到邢梅的声音,浑浊的一双目光顿时犹如利剑一般,看向陆沉和邢梅。 仿佛坐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垂危暮年的老者,而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 邢安国! 刑家中年龄最大的长者,也是华夏硕果仅存的将军之一! 无论是在军界还是在政界,这名垂垂老矣的老者,都有着可怕的统治力。 “梅儿啊,父亲的时日无多了,唉。”邢安国抬起身体,右手摸着邢梅的发髻说道,“为父悔恨呐,当初那么大力反对你。” 这些时日,邢安国病重躺在摇椅上,时时想起这件事情,都相当悔恨,现在的邢梅过的很幸福。 这也是邢安国最乐意看到的局面。 “父亲,不要说了,我不怪你,我真不怪你。”邢梅拉着邢安国的手说道,“只要父亲的病能好,在所不惜。” “唉,我自己最清楚自己的身体,你跟你大哥和二哥说说,不用在花费这么的气力给我就诊了。”邢安国摇头苦笑道,眼神中透露出悔恨之意。 这么多来自国内外的名医,神医,都给邢安国就诊过,关系较好一点的医生,给邢安国偷偷透露过,他最多活不过三个月。 在邢安国这个年龄,对于能活多久,已经无所谓了,重要的是整个刑家。 当邢安国病逝之后,可以预见的是,那些一直被刑家打压的各大家族,和对刑家有意见的家族。 将会联手掀起一场针对刑家的风暴。 有邢安国在的时候,还能尽力压制这些蠢蠢欲动的家族,当邢安国离去的时候,那些怀有阴谋的家族,就会出手对付刑家。 邢安国生怕偌大的一个刑家,毁在了那些人的手里。 “不,不是这样的,父亲……”邢梅的眼泪夺眶而出,抱着邢安国的腿嚎啕大哭。 “孩子啊,我这辈子唯一做错的事情,就不应该阻止你和李正的婚姻。”邢安国叹了口气,右手轻轻抚摸着邢梅。 此时的邢梅,哪有一点商场女强人的架势? 就像是一只快要离去的乳燕一般,趴在老燕的腿边。 “不,爸,我给你找了个医生。”擦干泪痕的邢梅,转身将陆沉拉到了身边。 邢安国浑浊的双目,打量着陆沉,年轻瘦弱的陆沉,丝毫没有名医的风范,旋即邢安国摇头笑道:“女儿,你这是被人骗了啊。” 邢安国也理解女儿为了自己,治病心切的心。 然而他怎么都看不出来,陆沉能够与神医挂上钩。 能够真正称之为神医的人,哪一个不是年过花甲的老者? 这陆沉年龄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没想到一向以女强人著称的邢梅,也会有被人骗的一天。 “这可未必,我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是假的呢?”陆沉笑着说道。 “哦?老夫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治愈好老夫的病?”邢安国脸上露出一抹戏虐之色。 对于现在的邢安国来说,多活一秒钟,都是与上天争抢过来的机会。 那紫色的天雷,顺着陆沉的右手,传入邢安国的身体中,当天雷传进去的瞬间,邢安国身体一震。 “父亲……”邢梅捂着嘴巴,却不曾出声打扰陆沉治疗父亲的疾病。 通过紫色的天雷,陆沉发现邢安国身体中内伤有不下十处。 这些内伤的周围,有不少地方的内伤都在逐渐恶化。 这些内伤都是成年旧伤,是邢安国年轻时候,为国家留下的疤痕。 “这是……”陆沉发现邢安国体内有种死灰色的虫子,这虫子极像之前穆老所说的蛊毒。 邢安国年老体衰,加上身体内蛊毒和那些暗伤的堆积,足以要了邢安国的老命。 可是邢安国还能一直强撑着身体说话,跟这些时日所吃的一些补身体的方子和珍奇药材,有着莫大的关联。 这紫色天雷,能在自己的手中治疗萧雅丽的癌症,想来也可能治疗邢安国的内疾。 那一处处内疾,在紫色天雷的治愈下,以极快的速度,在邢安国体内中恢复着。 陆沉修复完邢安国身体中一半的暗伤后,喘了口气,头上冒着大汗,力量去了大半。 不过萧雅丽身体里面的癌症可怕程度,可是要比邢安国体内的内疾轻了不少。 想要治疗邢安国体内的内疾,所花费的灵力不在少数。 况且邢安国体内的这伤势,除了陆沉治疗外,还需要极长时间的蕴养,才能够治好身体的中的内疾。 就算治好了邢安国体内的内疾,以邢安国这接近九十岁的高龄,想要活下去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一念至此,陆沉将手从邢安国的身上放了下来,微微叹了口气。 “怎么样?小伙子,治疗不了就尽量离去,我不会让刑家弟子难为你的。”邢安国笑着说道。 邢安国只是觉得陆沉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感觉到一阵暖流从身体中流过。 除此之外,身体中再无任何感觉。 “然而我却能够治好你的疾病。”陆沉笑眯眯的说道。 “真……真的?”一向豁达的邢安国,听到陆沉所说的这一句句话时,也不由得一喜。 死固然不可怕,要是能够治疗好身体中严重的内疾,对邢安国和整个刑家来说,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向来淡定的邢安国,一下子也变得不淡定了。 “我说的话,岂能够骗你?想要将身体的内疾彻底恢复好,有些不太可能,只能够让你多活几年。”陆沉淡淡的说道。 邢安国最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别说几年,就是一年也是大赚。 “那陆先生想要什么?我这里千年的灵芝,冬虫夏草,各种药材都有,陆先生需要什么尽管开口。”邢安国宛如一个小孩子,变得相当兴奋。 “这样吧,先来几株千年的灵芝。”陆沉说道。 从千年的灵芝中,陆沉感受到相当强大的灵力,治疗邢安国身体内所运用的灵力,不在少数。 这些天材地宝中蕴含着无数灵力,绝对方便他在治疗邢安国体内的内疾后服用。 “这没问题,我都会准备好,梅儿,将陆沉先生带下去休息。”邢安国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