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邢林! - 极品透视

第一百一十章 邢林!

京城,历史悠久,作为七朝古都,在华夏的历史中,具有极深的历史古韵。 历经四个小时的飞行,邢梅,陆沉和萧雅梦三人,终于是到达了京城的机场。 “陆沉先生,我刑家会派人来接我们。”邢梅笑道。 陆沉默默点了点头,与萧雅梦坐在飞机上,直到邢梅那头电话的响起。 “是,好,二哥,我们这就出来。”邢梅挂了电话,转身看向陆沉,“陆沉先生,请。” 在邢梅的带领下,陆沉和萧雅梦二人出了机场。 远处,一名开着黑色奥迪的男子,焦急的看着机场内的一切,当他知道有人能够救治邢老爷子内疾的时候,心中满是欢喜。 “二哥,我来了。”邢梅一见到这男子,立刻带着陆沉和萧雅梦走了过来。 这名男子年纪约莫三十多岁,人高马大,带着木质眼镜,整个人散发出文人气息,看上去文质彬彬。 “小妹,你说能够救治咱们我老爷子的神医在哪?”邢林左右望去,都没有望见那名神医。 莫不是眼前这两个小家伙? “二哥,他就站在你面前呀。”邢梅走到那男子身边说道:“这是我为咱爸找的医生,陆沉。” “陆沉,这是我的二哥,邢林。”邢梅笑着介绍道。 对于这个二哥,她始终感激不已,当初家里阻止了她和李正的婚事,唯独只有邢林一人支持邢梅。 因此,邢梅一直对她这个二哥信赖有加。 “小妹,咱家老爷子的病,可不能开玩笑,他才多大年龄,还能够救治老爷子身上病?” 饶是邢林经历无数大风大浪,眼前的这一切也都出乎他所料。 无怪乎邢林一直不相信陆沉,这陆沉年龄太小,与邢梅在电话里所说的神医差距甚大。 就是再妖孽一样的神医天才,从娘胎里开始学习医术,这么大也不会精通各种病例。 邢林一下子就将陆沉划归到骗子里面的行列。 毕竟刑家有着让世人贪恋的很多东西,比如金钱,财富,这些足以让很多人动心的东西。 但邢林也没有多说什么,是妹妹带来的客人,终究要客气几分。 “既然是妹妹带回来的神医,那就先回家吧,走,上车。”邢林开口说道。 一路上,邢林与邢梅开口聊天居多,很少与身后的陆沉聊天,陆沉也知晓邢林不相信自己。 车子很快就开进了一个四合院,这四合院占地有上百平米。 在京城中心,这种一平米地就要几十万的地带,无疑彰显出刑家的庞大财富。 “这位小友,和你的女朋友先下车吧。”邢林颇为客气的说道。 陆沉闻言和萧雅梦走下了车。 刑家外面站了不少人,有很多人都知道今天邢梅要带着一名神医回来。 “小姨,这就是你所说的神医?”一名身穿香奈儿衣服,手提lv包包的女子,脸上摸着艳丽的装束,不屑的说道。 “就是,小姨,这明显就是个骗子,你被这骗子骗了。”另外一名男子,撇嘴笑道。 说罢,那名说话的男子,走到陆沉旁边,冷哼医生说道:“臭小子,我们刑家是有钱,可不是你这种小瘪三,就能过来骗钱的。” “还有姑姑,我看你是想回归刑家心切了吧,带一个骗子回来,是不是想图谋刑家的财产?” 即便是以邢梅这样在商海沉浮的女强人,在面对这男子的质问,脸色也变得有些难堪。 “刑环,怎么和你姑姑说话的?目无长辈,想干什么?”邢林教训道。 听到邢林的训斥,那名名叫刑环的男子,嘴巴顿时哑了下来。 谁都知道刑家中,这邢林的威望,丝毫不弱于他的大哥,甚至有些方面,邢林做的比他大哥还要出色。 “小妹,回来了,我先带你们安顿好,再去看老爷子吧。”邢林说道。 “我随时都可以去看老爷子,陆沉先生,你呢?”一番争论过后,邢梅转头看向陆沉。 虽说邢梅作为家里的长辈,远嫁李正,不受待见,但是任由邢梅这么被欺负,就是连萧雅梦也看不下去了。 “陆沉,你就帮一帮邢梅阿姨吧。”萧雅梦低声说道。 “好。”说完之后,陆沉抬起头看向邢梅说道:“还是先去看老爷子吧。” 邢林闻言,不由的多看了陆沉几眼,心里不由得的嘀咕着,难道陆沉真的有办法治好老爷子身体中的内疾? 这种骗子,到了刑家这种大家族,一般都会推三阻四,邢林连陆沉推三阻四的理由也想好了。 这些时日为老爷子看病,也不乏一些江湖骗子。 不过当得知这些人是江湖骗子之后,邢林纷纷命人将他们都打了出来。 因此,邢林不由得高看了陆沉几眼。 “叔,就带着他去看看吧,省的他是个江湖骗子,来我们刑家混吃等死。”那名叫刑环的男子说道。 邢林微微瞪了那刑环一眼,刑环不敢多说话,哆哆嗦嗦的站到了旁边,一双眼睛不由得死死盯着陆沉。 如果这是个骗子,他会毫不犹豫的将他赶到刑家外面去,再找人将他的一双腿打断。 陆沉趁着这个时间,读取了所有人心中心里想法,不由得微微一笑。 看来这邢梅在刑家地位,这些年降低的不是一星半点,连小辈都可以这样颐指气使,目无长辈。 “那就请吧。”邢林伸出右手,在前面带路。 刑家所布置这四合院中的走廊,蜿蜒曲折,在邢林的带领下,两人很快就到了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前。 隔着这朱红色的大门,都可以闻见里面那浓郁的草药气息,看来这些时日,刑家少不了给邢老爷子准备各种草药。 “就是这了,陆先生可量力而为,毕竟家父这疾病,请了无数国内外名医,都没有将老夫的疾病治好。”邢林没有将话说死,反而是给陆沉一些后路。 这也是邢林给了邢梅一些面子,不至于将事情闹的太僵。 “多谢。”陆沉微微点头,推开门和邢梅两人朝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萧雅梦站在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