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再见曾如喜! - 极品透视

第十一章 再见曾如喜!

可陆沉神色也不像是说笑,吴天林端详着这幅捣炼图。 “我在看看。”吴天林低头看向那副捣炼图,仔细研究一番后,抬头看着陆沉的眼神中多了一股震惊。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捣炼图确实不是真品。 “这捣炼图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吴天林摇摇头,这种不对劲来自多年的经验。 “这一副用的绘画手笔极似张萱,但还是有些地方把握不到,你们看这娟下少女的神韵,有些生硬,以张萱的手法很难。”陆沉慢慢说道。 吴天林越看越是如此,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细细观察后,他才知道这幅画缺的是什么,神韵。 画风,画格都可以模仿,只有神韵模仿不出来,这种神韵是经过多年画画所形成的东西。 “这小子居然懵对了?”最惊讶的莫过于吴玉儿,“不,他肯定是猜的。” 吴玉儿从小生活在鉴宝世家,耳濡目染多了以后,更是知道鉴宝不易,看来这小子猜的真不简单。 刘铭的脸色好多了,连吴老都看走眼的物品,他看走眼也不吃亏,只是这个看似普通的小子,眼光果真是十分毒辣。 对陆沉的鉴宝能力,如果说先前的鉴宝能力两人还有所怀疑,那现在吴欣和刘铭则再也不怀疑了。 唯有吴玉儿跺了跺脚,在她眼中,陆沉是个彻头彻底的骗子,不过这骗子的本领好像比较高超…… “欣儿,你看这幅图差点连你爷爷和哥哥都骗了过去,要不是有陆沉在,你爷爷的声誉就毁于一旦了。”吴天林摸着胡子哈哈大笑起来, “吴老说笑了,以吴老的眼力,肯定也能看出这幅画的真伪。”陆沉谦笑起来。 做人要懂得谦虚,尤其是面对这些老前辈的时候,陆沉虽然获得了透视眼,但这些老前辈有些经验还是他无法比拟的。 “这快到中午了,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吴天林笑道。 “好啊,刚好今日我得了钱塘观潮,就由我来请客如何?”刘铭笑道。 “刘铭哥哥请客也好,今天我们就去风月楼如何?”吴玉儿翘着嘴巴说道。 “风月楼也好。”刘铭点头笑道,风月楼的消费水准极高,也是云海市中有名的高消费场所之一,这风月楼则是刘铭的名下产业之一。 几人下了楼,朝着停车场走去。 刘铭来的时候开的是一辆黑色奔驰,而吴欣则是开着一辆私家小轿车。 风月楼离鉴宝协会并不远,十五分钟后,到了风月楼前。 风月楼作为云海市的高档消费场所,平时陆沉经过风月楼,都没有资格进去,现在却卖了两颗赌石,这就是钱财带来的自信。 站在门口接客的门童都是妙龄少女,看着这些妙龄少女,陆沉顿时感觉胃口大开,秀色可餐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孙女,你是不是喜欢陆沉,我断言以陆沉今日之姿,日后必定成为鉴宝界一颗新星,你要是喜欢他,爷爷可以帮你说说。”吴天林为老不尊的笑道。 这一席话,反而是惹得吴玉儿满脸通红,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轻轻一捏就能嫩出水来。 “爷爷,我不理你了。”脸红的吴玉儿低头吃起了饭。 而那陆沉却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酒过半饱,陆沉说声要上厕所,朝着门外走去。 “陆……陆沉……”熟悉的声音将陆沉拉回现实中。 陆沉看着曾如喜和江奥坐在饭桌前,亲密的在吃饭,全身穿金戴银,即便陆沉是个宅男,也看的出来曾如喜身上这一套衣服和装饰值不少钱。 虚与委蛇的目光让陆沉多了几分恶心。 “你这种屌丝也能进入风月楼中?连曾如喜都把你甩了。”江奥指着陆沉哈哈大笑起来,陆沉他做过了解,一个没有钱没有势的穷大学生而已。 这一次指不定是跟着谁来蹭饭吃,想到这里,江奥看陆沉的眼神更加不屑。 “一个连自己女朋友都看不好的男人,还配当男人?赶快回家洗洗看还有几根毛,以你的工资恐怕在这里吃一顿饭,你要穷上一年,要不要我让服务员给你搬一把椅子,坐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吃饭?”江奥脸上的肥肉笑的四抖乱颤。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不少食客们的注意,连服务员也频频望向这边,可江奥是风月楼中的至尊会员,每年在风月楼中都要消费几百万,是以他们也只是看笑话。 “哎呀,老公别生气,你跟他生什么气。”曾如喜一双纤纤玉手不停的抚摸着江奥的大肚皮。 江奥被曾如喜这一摸反而来了脾气:“我说你一个穷学生,跟曾如喜谈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吃过曾如喜,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陆沉双手拳头越握越紧,青筋如一条条青龙浮现在拳头上,这是他最柔软的地方,即便曾如喜背叛了他,他也知道这是曾如喜的选择,他想拦却拦不住,可他不允许有人侮辱两人纯洁真挚的感情。 “啪!”陆沉一巴掌猛然扇向江奥,江奥被陆沉这一巴掌扇懵了,他没想到陆沉会当众扇他一巴掌。 江奥是谁?云海市著名的导演,在云海市都是响当当的名人,谁看见不尊敬的叫一声江导?现在竟然被一个穷小子当众扇了一巴掌。 “那好像是著名导演江奥……” “江奥抢了这个大学生的女朋友,看来人有钱就变坏。” 有不少人认出了江奥的身份,这也让江奥对陆沉咬牙切齿。 “陆沉……”曾如喜一双眼睛担忧的看向的陆沉,心底里始终有些与陆沉割舍不掉的感情,可这种感情却比不过钱。 “来人,来人……”江奥按响了桌上的铃铛,不一会,一个经理莫样的人冲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三个虎背熊腰的保镖。 “小兔崽子,今天就算曾如喜给你求情,老子也让你躺着出去。”江奥恶狠狠的说道。 “江导,请问有什么事情?”那个经理模样的人跑过来问了起来。 “这小子……竟然当众扇了我一巴掌,李经理,你看着办。”江奥的语气不言而喻,一定要让陆沉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眼前这个穷小子在风月楼打人?打的还是每年在风月楼有着至尊会员消费的江总?李经理右手一挥,三个保镖朝着陆沉围了过来。 风月楼招的保镖并不是那种混吃等死的混混,而是身上有身手的真正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