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灭杀辛远! - 极品透视

第一百零五章 灭杀辛远!

辛远除了不可置信外,还有深深的忌惮。 刚觉醒异能之后,陆沉就有如此可怕的威力,那若是在放任陆沉修炼一段时间后,他怎么可能是陆沉的对手? 一念至此,辛远的手中的飓风凝聚出一把弓箭,辛远左手拿弓,右手拿箭,一剑射向那百道雷光。 令辛远惊诧的是,百道紫色雷光,如天雷一般,将那射出的箭全部湮灭。 “这,这怎么可能?”看着那气势汹汹的百道雷光,辛远有些惧怕了,他所能够使出的手段,都使用了出来。 为什么陆沉的这百道雷光会如这么难缠? 就在辛远迟疑间,那百道雷光眨眼即到。 一片片雷光瞬间轰炸在辛远的身上,方圆数里内,遭到了百道雷光的恐怖袭击。 辛远架起风之屏障,想要保护住自己,免受雷光打击,可他始终小瞧了这雷光的威力。 这可是天雷,连地阶武者都惧怕的东西。 这也是陆沉在读完雷文后才得知的消息,雷文之中除了讲述天雷的名称后,还提到了一个功法:万雷心经! 这才是万雷心经的第一重:百雷闪! 被天雷轰炸在身上的辛远,相当狼狈,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风之屏障,被天雷轰散了。 辛远全身都被天雷烤焦。 “陆沉,住……住手,我错了,不要在轰炸我了。”辛远连连求饶。 但陆沉却没有住手的想法,毕竟这辛远可是心生过杀意的人,对这种人,陆沉从来没有想过将他放过。 轰轰轰! 在百雷闪不停的轰击下,辛远整个人都被烤焦过去。 直到陆沉感觉到辛远没有生命气息后,这才停止了百雷闪的轰炸。 此时的陆沉,不断大口喘着气,将这身体中的天雷,作为紫色雷电攻势后,所花费的灵力极为巨大。 看着那被轰死的辛远后,陆沉拖着疲惫的身躯,朝云海市里面走去。 云海市半空中所发生的异象,被许多好事的人拍了照片。 萧雅丽,萧雅梦和孙四娘等人也不例外,她们在逛街的时候,就看见这边出现了一道道闪电般的奇异景象。 等到三人到达这里的时候,那异象早就消失了,只不过手机里还存着一张张照片。 “陆沉,你回来啦?刚才这附近出现了特别壮观的异象,你看见了么?”萧雅梦一看见陆沉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过来,立刻叽叽喳喳的说道。 陆沉身体内的灵力消耗巨大,需要不断的慢慢去补给。 陆沉也就坐在沙发上,听着萧雅梦不停的给他讲着一切。 “陆沉,你到底看见了没有?”萧雅梦催促道。 “当然没有,出现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没事我上楼去了。”陆沉打了个呵欠说道。 “真能睡,睡死你。”萧雅梦在陆沉背后说道。 走入房间中的陆沉,立刻坐在床上,运转那一道道天雷,周身呼啸紫色天雷的陆沉,吸收着空气中的灵力,感受到体内力量的澎湃。 今天听完辛远嘴中一番话之后,才了解到这世界,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宽广。 实力要想有所进步,就要吸收足够的灵力,灵力在地球上的空气中很稀薄,这也是为什么地球上众多异能者,实力无法快速前进的原因。 “好歹我也是异能者,在天雷的帮助下,吸收空气中的灵力,并不算慢。”陆沉喃喃自语道。 “接下来想要实力有所提升,恐怕不容易。”陆沉低叹一声。 修炼全部都要靠陆沉自己一个人摸索,那雷海中充斥的雷文,只是交给了陆沉一种修炼的功法。 这种功法能够让陆沉很简单的越阶挑战。 就像那辛远,实力虽然比陆沉强,但也只是操纵空气中的灵力,打出一些最简单的招式。 跟陆沉比起来,就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可惜,唉。”就在陆沉叹气之间,陆沉的电话响了,陆沉一看是苏雄的电话,马上接了起来。 “喂,陆先生,李正那边出大事情了。”苏雄急急忙忙的说道。 “什么事情?你慢慢说道。”一听苏雄这么着急,陆沉立刻不敢大意。 能够让苏雄这么着急的,绝对不是小事。 “我听说啊,李正的儿子李月得了绝症,再过几个月就要去世了,你看?”苏雄颇为试探的问道。 这个消息,也是苏雄一个手下,告诉给苏雄的,苏雄知道陆沉与李正的关系不错,才将这消息告诉给陆沉。 “李月?”陆沉的脑海中猛然出现一个可爱的小孩,第一见到李月的时候,陆沉就透过那天雷,看到李月身体中的死气。 这种死气能够蚕食李月身体中的生机,所以陆沉也就将这灰色的气息称作死气。 这些时日,李正与陆沉的合作关系也不少,想起那个可爱的小孩,陆沉心中有些发痛。 这么可爱的孩子,以陆沉的能力,应该能够解决李月身体中的内疾。 “多谢苏帮主,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会亲自和李正商量的。”说着,陆沉将电话挂了下去。 考虑片刻之后,陆沉还是拨通了李正的电话。 医院之中,李正和邢梅两人低沉着脸。 此刻李正恨得咬牙切齿,儿子李月前不久刚被查出身怀绝症,然而究竟是什么样的绝症,李正还不清楚。 依照现在这么高科技的医学水平,仍然查不清楚李月所怀的疾病,就让李正相当恼火了。 旁边邢梅一直在哭哭啼啼,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最伤心的就是她这个当妈妈的。 自从李月出事之后,邢梅一直没有去公司,都在陪伴着李月。 “李正啊,我们的儿子疾病,还能不能够好了?”邢梅哭着脸说道。 “哼,这群医生要是不把我儿子的疾病治好,我就把他们统统罢免了。”李正哼声说道。 站在李正和邢梅旁边的几名医生,闻听此言身体嗖的浑身发颤。 叮铃铃! “谁的电话?”李正拿起电话一看,脸上闪过一抹惊讶之色,“是陆沉的电话,他这会打过来电话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