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逃脱的杜宇! - 极品透视

第一百章 逃脱的杜宇!

前事未完,又起一波。 杜宇逃脱了! 当知道这个消息时,整个云海市都沸腾了,一名逃脱的前任局长会去哪里? 陆沉还在睡梦中的时候,被李正的电话惊醒了。 “陆沉啊,你小心些,逃脱的杜宇手中还有枪,小心他找你报复。”李正郑重其事的说道。 当得知这个消息后,李正不停的破口大骂,这样一个重要的犯人,就警备森严的监牢中逃脱。 不单是对李正,对所有系统的干警,都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可逃脱的杜宇会去了哪里?李正率先想到了陆沉,陆沉提供了最关键的证据。 杜宇肯定会找上陆沉,然而听到陆沉那睡意朦胧的声音,李正就舒了一口气,看来杜宇还是没有找上陆沉。 当李正说完之后,陆沉一下就清醒了,这杜宇逃脱出了监牢? “好,我知道了,多谢李市长提醒。”陆沉挂了电话,匆匆起来扫了一眼。 萧雅丽,萧雅梦和孙四娘三人,还在安然入睡当中,这陆沉就放心了。 嗖! 就在这时,一发子弹从远处呼啸而至,围绕着陆沉身体旁的那紫色能量,有了一阵阵异动。 将那子弹弹射而出,导致陆沉没有被那发子弹射中。 “是狙击手?”陆沉对于这种情况在熟悉不过。 当初青龙帮的帮助胡枭,就曾经派遣他手下一名狙击手射杀他,这子弹是从对楼打过来的。 陆沉飞身走上二楼,朝着对面望去,杜宇那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陆沉的眼中。 “妈的,陆沉这小子怎么会这么怪异?”从狙击目镜中,杜宇看到那颗子弹没有命中。 身为局长,杜宇的枪法也是数一数二的好,尤其是面对陆沉这种站在原地不动的靶子,对杜宇来说,完全就是百发百中。 要不是在辛无暇的帮助下,他还不可能从监牢中脱逃。 可杜宇不敢拖延时间,对杜宇来说时间就是生命,这时候全城戒严,搜寻他的队伍,肯定马上就到了。 从监牢里面逃出来的杜宇,答应了辛无暇的条件,射杀陆沉,这把远程狙击枪,就是辛无暇提供的。 而杜宇也对陆沉充满了怨恨,这次他被罢官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陆沉提供的那些资料。 所以对于杜宇来说,猎杀陆沉这个要求不算过分,等到真正审判结束后,以杜宇贪污受贿的金额来说,至少也是无期徒刑。 这辈子想要从监牢里面逃出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嗖!” 第二枚子弹从狙击步枪中射出,其目标的方位,正是陆沉的头部。 以陆沉的视觉,看见了那颗随风而来的子弹,在周围紫色能量的防护下,那子弹被紫色能量改变了行动轨迹,射在了地板上。 “谁?”睡觉最轻的孙四娘,听到了这一声枪响,赶忙就要跳出来,却听到陆沉喊道:“不要出来,对面有狙击手。” 孙四娘只好站在房屋中,任由陆沉去应付。 杜宇见到这一幕睁大了眼睛,“不可能,一定是我眼花了,他怎么可能改变我子弹运动的轨迹?” 不信邪的杜宇,拿起手中的狙击步枪,接二连三的对陆沉进行了射击。 嗖嗖嗖嗖! 每一枚子弹都打在了陆沉的身旁,丝毫接近不了陆沉的身体。 “孙四娘,看好萧雅丽和萧雅梦,我去去就来,打电话报警,就说杜宇在对面的楼上。”陆沉直接翻窗而下,跑向对面的二楼。 见到陆沉直接翻窗而下,杜宇又举起狙击步枪,对陆沉进行了射击。 嗖嗖嗖! 见到每一颗子弹都打不中陆沉,杜宇有些心惊,继而心头泛起了波澜。 “难道他是修真者还是异能者?”杜宇想起了一个传言,那传言在杜宇看起来很可笑。 但在这时候看来,却十分符合陆沉的情况。 一枚子弹都近不了身,也只有这种说法能够解释了。 修真者和异能者,是这个世间最恐怖的存在,即使是实力最低弱的修真者和异能者,都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战胜的。 自己面对的居然是这样一尊恐怖的存在,如果杜宇当初知道陆沉是修真者。 给杜宇十个胆子,都不敢对陆沉下手,甚至杜宇都会去巴结陆沉。 这样的存在,就是国家机器也会去拉拢,区区一个杜宇,怎么能够有实力与陆沉抗衡? “完了,怪不得他的实力这么强,不该招惹他啊。”杜宇脸色苍白,身体晃晃悠悠的看着陆沉。 杜宇很清楚,即便是继续反抗下去,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面对这种可怕的对手,除了死就是投降,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 陆沉从二楼跳下来,径直朝着对面跑了过去,身手敏捷的陆沉,从阳台的栏杆上翻了过去,这种举动让不少人惊讶。 “哇塞,那是不是在拍电影,飞檐走壁的,好牛逼啊。” “可能就是吧,看看导演在哪,演员在哪?” “怎么没有导演和演员?不合乎常理啊。” 众多行人纷纷停下脚步,被陆沉矫健的身手所吸引。 为了防止杜宇的逃脱,陆沉只能这样大张旗鼓的翻进二楼。 二楼之中,杜宇还在目瞪口呆的看着陆沉,他丝毫想不出任何办法去对付陆沉。 连手枪都不管用了,杜宇还能够有什么手段去对付陆沉? “杜宇,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是在这种地方。”陆沉笑道。 “是啊,没想到又见面了,更没想到你是个异能者,或者称之为修真者才对吧。”杜宇苦笑不已。 陆沉点了点头,“你也发现了,可惜已经晚了,今天你不能不死。” 陆沉可不想让杜宇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其他人,这样下去,陆沉怕自己被当成小白鼠抓起来,那时候可就不妙了。 “对,我明白,但是请你不要难为我的儿子。”杜宇悄然举起手枪,放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只要他不来招惹我,我就不会去招惹他。”陆沉点头说道。 “多谢。” 砰! 一声枪响,杜宇倒在血泊之中,陆沉微微叹了口气,警笛之声响起,逐渐包围了这栋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