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高价卖画! - 极品透视

第十章 高价卖画!

不愧是鉴宝协会会长的办公室,玲琅满目的古玩,字画,陆沉一眼看去,很多古玩字画都是珍品。 “这就是我说的鉴宝天才陆沉,这两位是我的徒弟,他叫刘铭,他叫吴欣,是我的孙子。”吴天林介绍这两个男子。 “你好。”吴欣还好,刘铭的名声他也听过,不单是一名鉴宝高手,手下更是利用鉴宝的资金,创办了一所公司,公司的规模之大,涉及各个方面。 云海市可以不知道市长是谁,都不能不能知道刘铭是谁! 这是云海市广为流传的一句话,足以看出刘铭在云海市的地位。 “你好。”陆沉伸手分别握向两人。 刘铭也打量着陆沉,这就是吴老所说的那个鉴宝天才?刘铭多年的眼光看去,这个少年稚气未去,也就是个大学生,怎么可能与吴老所说的天才相提并论? 刘铭混迹社会多年,也知道不能以貌取人, “你别跟他客气,听说你将那副钱塘观潮带来了?”吴老笑着拍了拍陆沉的肩膀。 “这就是钱塘观潮。”陆沉将钱塘观潮铺开。 看到钱塘观潮,吴欣和刘铭眼前一亮,连吴老也是摸了摸下巴的白胡须,这钱塘观潮波澜壮阔,磅礴大气,手法老道,图上提写的袁文涛三个大字浑厚有力。 刘铭和吴欣仔细观察着钱塘观潮,五分钟过去后。 “吴老,这……这真是袁江袁文涛的钱塘观潮。” “那当然,我吴天林的眼光哪有错过,我就知道刘铭你这小子喜欢山水画,所以才叫他给你拿来。”吴天林笑着说道。 “陆沉,这幅钱塘观潮我给你开九十万,如何?”刘铭面露诚意的说道。 九十万?这种价格连陆沉都有些咂舌,钱塘观潮的价格陆沉也在网上查过,这种清代山水画家的作品远远不如两宋时候的贵重。 六十万的价格已经顶破天,刘铭竟然出了九十万,这也代表了刘铭的诚意。 “九十万……是不是有点太多了?”吴天林皱眉说道。 “不多,六十万是成本价,去掉各种费用也就几万块钱,剩下的钱就当我交陆沉这个朋友,二来我确实喜欢钱塘观潮这幅作品。”刘铭说道。 对刘铭的诚意,陆沉不好拒绝,九十万也超出了陆沉的预计价格,何况自己现在也需要钱,陆沉可不承认自己是什么圣人,价高者得。 “没问题,这幅画九十万给你!”陆沉点头说道。 “我通过支付宝转给你吧。”刘铭的手机号就是支付宝帐号,通过支付宝钱包,陆沉很快就收到了九十万。 “如果是些山水画,你以后都可以找我,我给你的价格绝对不会低,我的支付宝帐号就是我的手机号。”刘铭点头说道。 咚咚咚! 正在众人聊天的开心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高跟鞋踏步的声音,门被推开,陆沉首先看见的是一双白洁如玉的藕臂,接着是一副熟悉的面庞。 “爷爷,哥哥,你们都在啊,刘铭哥哥你也在啊。”那少女明显跟场中的几人很熟络。 眼前的女子正是那天英姿飒爽的女警花吴玉儿,吴玉儿没有了警服的限制,在衣服的包裹下,身材显得更加诱人。 “是你?”吴玉儿转眼看向陆沉,对陆沉这个调戏他的流氓记忆犹新,语气渐渐寒冷下来。 “玉儿?你们认识?”吴天林指了指陆沉,他想不出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两人会有交际? “哥,记得那天我给你说的那个流氓么?就是他。”吴玉儿指着陆沉说道。 “这……妹妹,哥哥也不清楚。”吴欣平时很宠吴玉儿,可陆沉现在是爷爷的客人。 “玉儿,不可胡言乱语,陆沉今天是爷爷的客人,你们两个肯定是有误会。”吴天林皱着眉头说道。 吴玉儿始终盯着陆沉,爷爷是云海市的鉴宝专家,陆沉这种流氓靠近爷爷肯定有什么企图!想到这里,吴玉儿警惕的盯着陆沉。 陆沉被吴玉儿盯得浑身不自在,在吴老面前,他可不敢调戏吴玉儿这个睚眦必报的女警察。 “咳咳,玉儿,你今天不是要让吴老看看一副唐朝古画么?”还是刘铭为人处事老道,打破了几人的僵局。 “哼,就是这幅图,凭借着我多年的经验,能感觉出这捣炼图是真迹。”吴玉儿撇着嘴,铺开了那张唐朝古画。 那张唐朝古画上几个仕女栩栩如生,颇有神韵的拿着药捣,一举一动放佛充满了灵性。 就连吴玉儿这种不经常鉴宝的人也能看出这幅是真迹。 嗡嗡! 陆沉眼中闪现出一道红芒组成的信息,“民国时期作品,仿唐朝张萱捣炼图。” 这出现的信息让陆沉吓了一跳,前面得了透视眼,难道现在这透视眼进化了?如果这道红芒组成的信息无误,那他以后也不用辛苦学习了。 “没想到是张萱的捣炼图,这幅图不是失传已久么?”刘铭舔了舔嘴唇说道。 “刘铭哥哥,难道这幅捣炼图是真迹?”吴玉儿的脸色更加兴奋了。 “小陆,你来看看这幅捣炼图,作为一个鉴宝家,要多看多学。”吴老闻言,一把拉过陆沉。 陆沉摇摇头,可刘铭和吴欣两人都是鉴宝界赫赫有名的人物,连他俩都觉得这作品不会是假,陆沉提出来会不会有些太突兀了? 心里一番挣扎后,陆沉还是选择相信这个莫名的声音,“吴老,我倒是觉得这作品是假货,不过是临摹技术太高。” 陆沉的声音引起了全场炸锅,不单单连刘铭和吴欣,就连吴天林脸色有些难看,他们几人坚定后都认为这确实是唐朝张萱的作品。 “陆沉,你不要在这哗众取宠,你以为你是谁?最多也就是江湖骗子,别让我抓住你的证据。”吴玉儿恶狠狠的说道。 “爷爷,我觉得这幅图是真迹,可能是陆沉看走了眼。”仔细研究片刻后,吴欣说道。 吴欣在古玩中最擅长的就是鉴别古画,当时柳公权的一副“玄秘塔碑”就是吴欣力排众议,鉴别出是唐朝名画,那一副玄秘塔碑让吴欣的响声响彻云海市鉴宝界。 吴天林摸了摸胡子,点头看向吴欣,吴欣鉴别字画的功力比他还要高,对吴欣鉴别字画的本领,他十分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