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女友背叛 - 极品透视

第一章 女友背叛

“呲啦!”陆沉推开老板娘二楼卧室的房门,素来以年轻漂亮著称的老板娘正在换衣服。 见到他进来,萧雅丽慌忙拿起衣服将上身遮掩起来,洁白如玉的腿一脚踢向陆沉:“臭小子,给老娘滚出去。” “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陆沉转头朝着门外走去。 五分钟过后,一个身穿短袖,腿上穿着牛仔裤的美人儿站在陆沉面前,眼前的美人儿丝毫不像少妇,更像是邻家大姐姐清新脱俗。 萧雅丽站在陆沉面前,右手狠狠捏了一把陆沉的脸颊:“可以呀,臭小子,现在胆子变大了,居然敢偷看老娘换衣服了。” 老板娘萧雅丽是个纯正的女汉子,做事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对待陆沉也像是亲弟弟一样,陆沉刚毕业是个穷小子,所以萧雅丽特意给陆沉安排了一间住处,平时也管着午饭和晚饭,让陆沉节约了不少钱。 陆沉是个刚刚大四毕业的本科狗,本来凭借着本科证,陆沉去哪个公司都能谋求一份算是不错的工作,可陆沉偏偏喜爱古玩字画这一行,索性他就在古董行找了个事干。 与丈夫分居后,萧雅丽一直单独看着这家凌云轩,看着陆沉憨厚老实,萧雅丽也就让陆沉留了下来,不过萧雅丽平时对陆沉也异常照顾。 “丽丽姐,我可是胆小如鼠,我只敢正大光明的看,哪敢偷看呀。”陆沉赔笑起来。 “好呀,现在都敢正大光明的看我换衣服了,还要调戏我,你那个如花似玉的小女朋友知道了这个消息还不得吃醋?”萧雅丽依旧不放过陆沉。 陆沉听到萧雅丽说到那个小女朋友,脸上露出幸福的神色。 “别,那我昨天跟你说的事情……”陆沉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觉得老娘会反悔么?今天去别太寒酸了,有需要钱的地方可以跟老娘提前说。”萧雅丽善解人意的看着陆沉。 “谢谢丽丽姐……” “不过是提前预支你的工资。”萧雅丽捂着嘴笑道。 “丽丽姐,那我先去了。”陆沉一脸僵硬跑出凌云轩,朝着不远处的商场跑去。 今天是女友曾如喜的生日,陆沉特地买了曾如喜最爱的抱抱熊,作为苦逼的大学毕业狗,陆沉刚毕业就找了古董行的工作,他天生就对赌石有着狂热的爱好。 这份行当在曾如喜看来完全是不务正业,不过看着陆沉喜欢,曾如喜也没有多说什么。 在古董行的工作,工资一个月不高,住宿和伙食都是由老板娘来提供,每个月的工资足够陆沉和女友的日常花销了。 曾如喜是云海省艺术学校的学生,为人和气,人又漂亮,陆沉的铁哥们都说陆沉上辈子烧高香,才能找到这么好的女朋友。 “亲爱的,生日快乐,我快到你们学校门口了。”陆沉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拿着抱抱熊朝着云艺门口走去,看着各式各样浓妆淡抹的艺校女生,陆沉感觉自己十分幸福。 曾如喜对他的要求不高,又不拜金,来自生活的压力就要小许多,按照曾如喜的话说,两人在一起开心就好,那些物质条件显得不会那么重要。 “嗯,我知道了,你来月明咖啡厅,我在月明咖啡厅一楼。”曾如喜的声音冷淡。 曾如喜的声音让陆沉直皱眉头,不过今天是曾如喜的生日,他也不计较那么多,月明咖啡厅的消费水准很高,一顿下来就有几百块钱,连陆沉也只是路过几次月明咖啡厅而已。 不过今天是曾如喜的生日,幸好身上带足了钱,陆沉想着拍了拍兜里的钱,露出满意的笑容。 时至下午,月明咖啡厅中的顾客不多,陆沉一眼望去,看到曾如喜那熟悉的身影,不过曾如喜身旁坐着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 今天的曾如喜穿的颇为性感露骨,一个深v短裙,短到能看到下面的事业线,那肥头大耳的男人趁着曾如喜不注意,大手在曾如喜白嫩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曾如喜不避嫌,反而脸上露出很享受的样子。 平时陆沉不舍得碰一根手指头的曾如喜,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别的男人摸来摸去,看的陆沉心头烧着一把无名火,这还是那个清纯的曾如喜么? “咳咳,曾如喜,他是……”陆沉装作没有看到,走上前咳嗽两声。 “陆沉,我们不合适,我们分手吧,他就是我新的男朋友江奥。”曾如喜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叹了一口气说道。 陆沉伸在半空中的手臂忽然僵住了。 “如喜,我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陆沉静静看着曾如喜说道。 曾如喜说的每一句话,不断撕扯着陆沉的心脏。 陆沉希望这只是一个谎言编织的梦,陆沉不停的咬着舌尖,希望这个梦能醒来,但舌尖传来惊人的刺痛告诉他这是一场血淋琳的现实! “江奥能让我成为整个华夏最好的编剧,他能给我房子,给我一个家,你呢?你对我的承诺遥遥无期,女人最宝贵的就是这几年,你要让我拿这最宝贵的这几年陪你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不好意思,我做不到。”原本憋着一口气的曾如喜,全部说完后,整个人放佛感觉心里通畅了许多。 “别给自己找借口,说的那么高尚,说到底不还是我没钱,不就是要钱么?这么多年感情,我就送你一句话,莫欺少年穷!”出奇的陆沉没有伤心,只有一种淡淡的难过感觉,这股感觉始终盘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我陆沉,这么多年的感情,自问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陆沉双目赤红,可心里滴血,如同一颗内心被挖出来似的,整整三年的感情说分手就分手。 “你是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但我想要的东西,你也给不起,你永远是那么幼稚,你进入不了我的圈子,所以今天就此分手吧。”曾如喜摇头说道。 坐在曾如喜身旁那个大腹便便,头发油光锃亮,穿着范思哲衣服的男子抬头看向陆沉说道:“怎么还没完了?跟这个穷鬼有什么可说的。” “哦?你就是那个喜欢曾如喜的穷鬼?我劝你还是别痴想妄想了,曾如喜可是要成为整个华夏最有名的编剧,你什么都给不了他,你能给她的就是一个狗屁承诺,而这一切我江奥都能给她。”江奥着看煞笔一样的目光,看向陆沉。 陆沉幻想过有一天曾如喜离开他身边,却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而作为吊丝的自己,居然没有丝毫愤怒,他以为在曾如喜离开他的时候,他会吞服安眠药,会跪下求曾如喜,但陆沉突然发现他的内心很平静。 陆沉将手中的抱抱熊扔在曾如喜脚边:“我从此以后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陆沉头也不回的离开月明咖啡厅。 “走吧,老婆,今天我们去格林餐厅吃饭。”江奥揽起曾如喜的手走进奥迪中。 曾如喜却在一刹那间,感受到心里空荡荡的,仿佛失去了某些最重要的东西,随即曾如喜猛然摇着头,她从此跟这个穷小子再无瓜葛!